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当局应杜绝酷刑

2008年09月10日

虽然国际法和国内法的规定均禁止酷刑,但在中国,许多证据显示,警察、国安人员和监狱官员仍使用酷刑进行逼供,并作为政治压迫的工具。2007年8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承认说:“近几年发现的若干重大错案,几乎都与刑讯逼供有密切关系。”

中国人权“共同尽责2008”奥运活动本月份的代表性个案是维权人士郭飞雄一案。郭飞雄因出版一本书被判5年徒刑,目前在广东省的梅州监狱服刑。法院对郭飞雄定罪的证据,就是在他被刑讯逼供下所作出的供述。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在中国,许多犯罪嫌疑人,以及那些为了维护他人权利、大胆抗议不公不义的律师、环保人士、访民,都成为酷刑的受害者。中国政府未能根据国际法和国内法的有关规定,杜绝刑讯逼供的现象,这不但侵犯了公民的权利,也有损中国政府声称的对实行法治的承诺。”

郭飞雄在审判前被关押了15个月。在关押期间,他曾被连续审讯13个昼夜、手脚被铐在木板床上长达42天及被反吊双手长时间悬在空中。警方甚至用高压电棒电击他的生殖器,他因不堪此种非人道的酷刑而曾经企图自杀。

郭飞雄在2006年9月被拘禁之前,曾为许多维权案例提供法律援助,包括2005年帮助广东省太石村村民罢免涉嫌贪污的村干部。2007年11月,他被以“非法经营罪”受审并定罪,理由是他於2001年出版了一本揭露沈阳市政治丑闻的书。他在梅州监狱关押期间同样遭受许多虐待,包括殴打和关禁闭,他曾为抗议这些虐待而数次绝食。在其中一次绝食期间,他被强制灌注一种液体,这使他呕吐了一个多星期并尿血。郭飞雄目前健康状况极差。此外,当局也不放过其家庭成员:妻子失去了工作、儿子入学被拖延了一年、女儿无法就近入学。除了郭飞雄之外,还有其他许多维权人士和活跃人士都曾在关押期间遭受酷刑,如杨春林、胡石根、李和平等。

过去两年里,中国政府的许多部门,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均发布了禁止刑讯逼供的规定。作出这些规定虽是向前迈进了一步,但中国当局必须深化法制改革,采取有效措施,认真落实各项法律规定,使之行之有效。

欲了解更多有关郭飞雄案的情况、酷刑在中国的现况,以及你可以采取什么行动,请参阅中国人权的共同尽责2008人权奥运活动。

过去9个月来,中国人权为下列个案重点进行了呼吁,并探讨了与这些个案相关的人权议题: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