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起来,不愿做奴隶的香港人!

New!
2020年06月18日

——《义勇军进行曲》创作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首抗争之歌,现在仍然是抗争之歌。应该体会这首歌每一句的含义,以反奴役的抗争精神去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香港人!


香港有宣扬爱的歌《愿荣光归香港》,也有被规定为国歌的宣扬对敌人恨的歌《义勇军进行曲》。爱与恨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奏唱时除了按《国歌法》须肃立庄重之外,也应该出自真情。如果只重形式,人人像丧尸那样斋唱其词而不想其意,就有负作词作曲者的初衷。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歌词简单,全文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开头和接下去多次重复的是“起来”,含义清晰,就是呼唤国民要从沉睡中醒来,从装睡中醒来,从中国梦的幻梦中醒来。沉睡、装睡、幻梦是甚么生命状态呢?接下来一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就说明是奴隶状态。第一句点出全首歌主旨,就是呼唤国民从奴隶状态中醒来!

奴隶,虽有当时的抗日背景,但从中国2,000多年的专制主义历史来看,不应只是指亡国奴,更应指专权政治下的中国奴。

甚么是奴隶状态?辛亥革命前20岁就死于狱中的革命先烈邹容在他的《革命军》一书中说:“曰奴隶也,则既无自治之力,亦无独立之心,……言主人之言,事主人之事,倚赖之外无思想,服从之外无性质,诌媚之外无笑语,奔走之外无事业,伺候之外无精神,……我中国人固擅奴隶之所长,父以教子,兄以勉弟,妻以谏夫,日日演其惯为奴隶之手段。呜呼!人何幸而为奴隶哉!亦何不幸而为奴隶哉!”中国人做奴隶的历史久远,鲁迅说:「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中国“治世”和“乱世”的区别,是国民“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下于奴隶”的“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而已。

不愿做奴隶就要“起来”抗争,“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意思是我们面对全副武装的统治者的武力,我们只能徒手以血肉之躯抗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和“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一样,不是过去式,而是现在进行式。中京剧作家沙叶新在2009年曾以这句话作题目,用二万字去描述中国的腐败。11年后则不仅腐败,而且专制更为严酷,没有“最危险的时候”,只有“更危险的时候”,而这个“危险时候”也大幅度伸展到香港来了。所幸香港人在英国殖民地管治下当了150多年的自由人,奴性经过洗涤,于是在“无声的中国”的边陲,在自由被压榨的处境下,“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敌人是谁呢?就是要剥夺我们的自由、要我们做奴隶的强权;敌人也包括本来是奴隶,却如鲁迅所说,“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的奴隶总管,即“万劫不复的奴才”。

《义勇军进行曲》创作出来的时候就是一首抗争之歌,现在仍然是抗争之歌。我们不能像那些奴才般念口黄地斋唱,也不能像奴隶般地人唱我唱,而是应该体会这首歌每一句的含义,以反奴役的抗争精神去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香港人!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