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伊利夏提:习近平的滑铁卢——始于维吾尔人集中营

New!
2020年05月14日

记得几十年前在一本书上读到过一位历史学家的话:“拿破仑在滑铁卢的最后失败,实际上始自莫斯科。”

拿破仑,自法国大革命的血雨腥风中脱颖而出;在欧洲战场上率领法军打败一连串反对者之后,气势如日中天的他,自立为皇帝,成为左右法国乃至欧洲大陆政局巨星;当时的欧洲,除了英国以外,其他各国都小心翼翼,看他的眼色行事。

雄心勃勃的拿破仑,为了降伏英国,要各国和他一起围堵英国;但偏偏俄国亚历山大二世不买他的帐,还拒绝了其要求娶亚历山大二世妹妹的要求;恼羞成怒的拿破仑,带着欧洲各国贡献军队,气势汹汹侵入俄国,决心要给予亚历山大二世一个教训。

后来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拿破仑不仅未能让亚历山大二世的俄国屈服,而且其军队也损失大半,灰头土脸返回巴黎,使其在风云变幻欧洲政局的威势一路江河日下;我猜想,这大概就是所谓:“拿破仑在滑铁卢的失败,始于莫斯科”一说之由来。

习近平也如拿破仑,从‘改革开放’后的江泽民、胡锦涛忽左忽右闷声发大财的乱世中,异军突起,坐稳了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宝座;但习近平绝不是如拿破仑,靠军事天才升上宝座的,习近平是靠伪装的平庸和左右逢源而上来的。

当上总书记后,习近平撕下其平庸外表,露出了其残暴无情,要一统天下、唯我独尊的政治野心;他先是以反腐之名斩杀异己、除掉政敌;权力稳固之后,开始造神运动;最后以咄咄逼人之势挑战世界已有秩序。

习近平在其一帮智囊指点下,提出了所谓的“一带一路”和“中国梦”;习近平试图通过‘一带一路’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长袖善舞,实现万国来朝的盛世;通过‘中国梦’煽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使中国老百姓配合他挑战美国为首西方、指点江山。

但要实现‘一带一路’陆上部分,东突厥斯坦就必须是万无一失的桥头堡;因而,这块儿土地上的主人,拒绝汉化,并自豪的保持了其独特中亚突厥-伊斯兰文化的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就成了习近平为一尊中国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

要除掉这块儿土地的主人维吾尔等突厥民族,最好的利器是其伊斯兰信仰。

当时的世界政治格局;自9.11之后,伊斯兰极端主义方兴未艾,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无政府状态,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陷入内战不能自拔,尤其是连成一片的叙利亚、伊拉克内战,为伊斯兰极端主义创造了绝好的一个发展真空。

奥巴马政府对叙利亚民主要求采取的不干涉政策,使得不到援助的叙利亚反抗军无力很快推翻阿萨德独裁政权;流离失所的民众在失望中被极端主义裹胁,抗议极权、要求自由的一场民主运动,很快被伊斯兰极端主义绑架,极端主义样板伊斯兰国横空出世,伊斯兰极端分子在欧洲制造的几次大规模恐怖袭击;使伊斯兰温和力量底气不足,和平之声被淹没,伊斯兰大众的声音完全被极端主义的甚嚣尘上所覆盖,伊斯兰世界成了仇恨的靶子。

习近平和他的智囊们经过反复研究国际形势,得出了如果以‘反恐’名义对维吾尔、哈萨克等信仰伊斯兰民族进行文化和种族灭绝,应该不会引起美国为首西方世界太大反应。至于其他亚非拉各穷国可以通过贷款、投资完全搞定。

突厥世界和阿拉伯世界,尽管是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民族的兄弟、或教胞;但大多数政权要么是独裁极权统治,要么是腐败黑暗,本来就是和中国一样,是联合国政治舞台上文明西方指摘的众矢之的,再加上长期存在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和东方伊斯兰世界的明争暗斗,很容易通过煽动反西方口号拉拢。

这样,正确评估了国际形势;然而,不太了解西方民主世界文明道德底线的习近平,于2016年8月,自西藏调来了以强硬、铁腕而臭名昭著的陈全国。

陈全国自2011年调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之后,以其高压政策引发图伯特历史上最多人抗议自焚;习近平调陈全国担任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首先是肯定其在西藏的高压手段,其次是以进入政治局为诱饵,要陈全国毫无顾忌的负责最后解决维吾尔人问题。

上任伊始,陈全国即是为了向习近平表忠诚,不辜负其希望,也是为了冲刺政治局;很快开始复制其在西藏使用过的百米一个警察局做法,街头路口摄像头全面覆盖,是东突厥斯坦很快就变成了高科技监控全面覆盖的警察治国占领区。

到2016年底,对维吾尔等突厥民族监控基本实现全面覆盖,监狱、集中营改扩建准备就绪之后,就开始了对维吾尔人等突厥民族的最后解决——文化种族灭绝;首先是抓捕传承维吾尔信仰文化传统的民族精英,包括厅局级干部、大学校长、专家、作家诗人、记者、编辑、大学老师、艺人等。

接着,第二步,大规模抓捕无业青年、街头商贩、普通百姓,山村农民等;大部分被抓捕者被关进集中营被迫进行无限期、无休止的洗脑教育,学习汉语、唱红歌、升旗、背诵习近平讲话、无神论教育内容等等;当然,对不听话、不服从者,还有各种酷刑折磨,如坐老虎凳,长时间罚站、剥夺睡眠、饥饿、强制服药等等。

对另一部分被认为是不服从洗脑改造,坚持自己信仰和民族身份的,所谓‘死硬分子’的维吾尔人,将他们判重刑入狱,送到遥远的中国各省监狱秘密服刑;最终目的是通过各种残暴的非人道待遇,将他们弄死在中国各省监狱。

然而,完全出乎习近平当局预料,他们认为手无寸铁,且无力反抗其崛起大国泰山压顶之势民族清洗的维吾尔人,自2016年年底起,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各种渠道,持续大规模的,自东突厥斯坦传出了无可辩驳的针对维吾尔人镇压证据,这些包括被抓捕者的视频、音频、图片、判决文件等、集中营死亡者的名单、被抓捕知识精英名单等,向世界揭露了正在东突厥斯坦发生的文化和种族灭绝惨剧。

更有勇敢者,包括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自集中营逃到哈萨克斯坦、土耳其、欧洲、美国之后,不顾中国威胁利诱、冒着家乡亲人被抓捕报复的危险,挺身而出,以自身在集中营的悲惨遭遇,在世界政治舞台上诉说习近平政权的残暴,如米娜、沙伊拉古丽、欧玛尔﹒白克力,哈萨克斯坦的阿塔朱组织及其领导人赛里克江等。

而且,更让习近平没有料到的是,西方媒体迅速动员起来集体发声,如美国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外交杂志》、《华尔街日报》、《外交政策》,媒体如半岛电视台、CNN、Fox、NPR、CNBC等;欧洲的《卫报》、《寒冬》,BBC、法广等,都竞相刊登大篇幅调查报道、编者按、社论、评论等。

紧接着,各种非政府组织加入为维吾尔人发声行列,“大赦国际”、“人权观察”纷纷发表重量级分析报告,调查报告等。

最后是美国各界高举宗教自由、新闻自由和基本人权的旗帜,领头谴责中国政府的文化和种族灭绝做法;政府方面有副总统麦克﹒潘斯、国务卿庞培奥领头,白宫、国防部各级官员密集跟进,以演讲、新闻发布等形式,表达对维吾尔人的支持和对中国的谴责。

国会则有共和党卢比奥参议员、民主党史密斯议员以国会中国事务执行委员会牵头,已两党共同发布调查报告、举行听证、通过维吾尔人权法案等的形式,紧锣密鼓的施压中国政府,要求起停止对维吾尔人的文化种族灭绝反人类罪。

欧洲各国更是高举人权大旗站出来,通过各种形式施压谴责中国集中营,并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直面中国霸权。

土耳其尽管时强时弱、反反复复,但作为突厥世界龙头老大,还是从兄弟情谊出发,持续谴责中国做法,并大量接受世界各地逃亡维吾尔难民,给予世界各地走投无路、面临险境维吾尔人一个庇护所;马来西亚也不甘示弱,发动非政府组织,跟土耳其一起共同发声,谴责中国对维吾尔等穆斯林的文化种族灭绝。

总之,自2017年年初开始,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有所影响力的各国,都选择站在了人类正义的立场上,或公开、或隐性,对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等突厥民族的文化种族灭绝,进行了严厉的谴责,并要求中国立即停止针对维吾尔等突厥穆斯林的文化和种族灭局。

在文明世界集体谴责、施压下,咄咄逼人的习近平政权开始进入防御阶段,从一开始的否认集中营存在,到狡辩,到不停的改换名字,如由一开始的“再教育中心”、“职业培训中心”到“寄宿学校”等,到最后,被迫召开新闻发布会,由自治区主席宣布集中营全体学员毕业,可以说是习近平政权失败的开始。

更令习近平措手不及的是由“引渡条例”引发的香港民众的大规模抗议浪潮。

本来港人对中国政府不落实早已承诺的行政长官直选而长期不满,突然又来个“逃犯引渡条例”,加上西方媒体连篇累牍的有关维吾尔集中营的报道,使港人认识到最原始‘一国两制’实验品的5大自治区都已名存实亡;拼死挣扎两个自治民族:维吾尔人和图伯特人面临文化和种族灭绝,挂名的自治已将进入历史博物馆,这使一度相信‘一国两制’的港人义无反顾走上街头要求民主和自由。

港人大规模持续的大游行,青年人以生命的抗争,使习近平政权又一次,在勇敢的港人面前,不得不低头后退;先是暂停在立法会通过“逃犯引渡条例”,然后是被迫取消;和在东突厥斯坦一样,也处于了被迫的守势。

祸不单行,正当西方世界有识之士步步紧逼,第三世界还犹豫不决之时;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由于习近平中国当局的刻意隐瞒和最初的不作为,使得本来可以控制的病毒很快蔓延全世界,祸害各国,使中国政府成了众矢之的!。

过去维吾尔人、或其他认清了中国政府邪恶本质的人,指摘中国有称霸世界之野心,习近平中国对世界构成威胁时,总有人质疑维吾尔人或指摘中国政府者;今天,由于中国政府隐瞒拖延疫情真实情况,以及野蛮霸道的要求世界各国感恩中国政府的做法,使本来就对中国做法义愤填膺的世界各国,更加看清了中国政府的邪恶和丑陋。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政府还是不择手段的威胁利诱各国,甩锅美国,试图逃避中国政府未能在第一时间向世界通报病毒情况,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扩散之罪恶;但事与愿违,越是咄咄逼人的进行战狼式宣传,越不得人心;世界各国都在准备起诉中国政府,要求赔偿;可以说,现在的习近平政权,已经是四面楚歌、疲于应付。

如果说自2016年年底开始,维吾尔人单枪匹马挑战习近平政权,使他步步后退,处于守势的话,2019年香港民众的加入,更使习近平政权节节败退,进退失据;2020年由武汉开始的冠状病毒爆发,及其因习近平中国政权的隐瞒不作为而蔓延世界,可以说是及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此,习近平政权垮台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能不能推翻,或会不会垮台的问题;习近平的独断专行、倒行逆施,残酷暴君形象已经臭名昭彰,甚至中国政府内部的反对之声也已是此伏彼起、如青青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当港人喊出“如果今天不反抗,明天香港就是新疆”的口号时,维吾尔人知道华语世界已醒悟;当武汉因冠状病毒爆发被封城,武汉人被全面监控隔离而呼吁关注时,维吾尔人知道中国人开始醒悟;当遭遇冠状病毒袭击各国,不顾中国威胁利诱高调强调一定要调查病毒来源时,维吾尔人知道世界醒悟了。

每天级数级增长的冠状病毒死亡者数字,使醒悟了的世界不敢忘记,是谁将这一天灾变成了人祸!不作为、沉默,将使任何政治家断送其政治前程;可以说,习近平最后败北的滑铁卢已然在眼前,但习近平的失败,始自维吾尔集中营;没有维吾尔人以生命和自由为代价的揭露和控诉,世界很难认清习近平中国的黑帮真面目。

 

——转自北京之春(2020-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