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高文谦:习近平是武汉疫情肆虐的祸首

2020年02月24日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前爆发的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演成一场世纪性灾难,蔓延整个中国,扩散到全球。当局先是掩盖疫情,营造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错失防控时机;后又惊慌失措,实施极端防疫模式,野蛮封城封户,无所不用其极。武汉现在已经成了一座危城,生灵涂炭,饱受瘟疫和暴力维稳的双重碾压,各种人间惨剧每天都在上演。

武汉肺炎疫情为什么发展得如此迅猛,成为一场世纪瘟疫、人间浩劫?最大的肇因是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最大的责任者是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是他顽固坚持一党天下的底线思维所造成的人祸。习上台八年来,全面开历史倒车,实行“高科技极权主义”,大搞个人崇拜,取消任期制,打压民间社会,封杀一切不同声音,强硬应对内外危机。这种所谓“新时代”的倒行逆施,党内外的有识之士都觉得要出事,而且要出大事。不承想这只灰犀牛竟是武汉肺炎疫情,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引发了多年来积累的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的总爆发。

在巨大的内外压力下,习近平苦心打造的“定于一尊”的地位开始动摇,他本人也乱了方寸,应对一错再错。习先是把李克强推出来担任中央应对武汉疫情领导小组组长,舆论哗然,为李鸣不平,直指身兼多个小组长的习胆怯自私,不敢去武汉;不少网民怀念江泽民、胡锦涛当年去抗灾第一线的往事。弄得习非常尴尬,既不愿被李抢了风头,又怕被江、胡比下去,急忙出来宣布自己对武汉疫情“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遭到网民的嘲笑后,官方又改来改去,闹出新华社和央视两家官媒打架的笑话。

不仅如此,已经被习近平反腐整怕的中共官场也不再那么驯服,开始“甩锅”。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地方政府只有授权,才能披露疫情。周做得很聪明,不明指习,而是让国务院背黑锅。可这么大的事,国务院岂敢做主?大家心里都明白“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习才是最后拍板者。尽管人们只敢腹诽耳语,但武汉疫情来势凶猛,已经失控,党内外舆论汹汹,反习势力又趁机煽风点火,给习造成很大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官方《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在2月3日在常委会议上的讲话,一开始便自我辩白,这是习上台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因为闯了这么大的祸,总要对党内高层有个交待。结果反而欲盖弥彰,越抹越黑。习在讲话中提及的四个时间点恰恰做实了他本人是下令捂盖子,延误时机的祸首。习在讲话中说他1月7日就提出要求,但没有具体内容,是“无字天书”。即便是在1月23日春节团拜会上,习也只字没提武汉疫情,还举办了盛大晚会。这期间,官方宣传的调子是“坚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确保人民群众度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新春佳节”。正是根据习的指示,从1月7日到20日整整两个星期,当局迟迟没有在武汉启动应急响应,错过了控制疫情发展的黄金时期。

习近平的讲话效果适得其反,不仅没有洗刷自己,反而惹火烧身,人们议论纷纷,更加确信习应对武汉疫情的扩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习急于开脱自己,找下面当替罪羊。他撤换了湖北省、武汉市的领导人,还准备拿医学界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开刀,让他背黑锅。国家监察委网站本来已经发了双规的消息,但高也不是省油的灯,被抓前通过香港媒体发表紧急声明:疾控中心1月初就上报了,不公布疫情是中央的责任。不仅如此,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丈夫、经济学家华生出来为高打抱不平,发表文章《如果群殴高福是搞错了对象》,爆出国家卫健委和地方政府对疫情的反应“不算晚”,矛头指向中央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由于担心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国家监察委网站才不得不把这条消息撤下来。已经跟进报道的贵州等地方媒体只好道歉,为这个“乌龙事件”背黑锅。

眼看武汉疫情失去控制,习近平才慌了神,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又亲自拍板,下令武汉封城。他完全不知道中国早已不是毛时代的自然经济,也完全没有管理现代经济的常识和治理现代国家的能力,只知一味蛮干,不知道野蛮封城的后果,从根本上违背了经济规律,会造成整个中国物流中断,经济活动停摆,而产业链一旦转移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而且将引爆本已经危如累卵的债务危机,这是中共不可承受之重。在习近平反腐立威形成的“一尊体制”下,没有人敢讲真话,任由他一味胡来。而且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各地政府拿着鸡毛当令箭,封城封路封户,花样翻新,彰显应对危机模式的“中国特色”。

草率封城导致经济停摆的后果马上显现出来,失去正常的物资供应,中国社会开始陷入混乱,国计民生全面吃紧,百姓叫苦不迭,武汉首当其冲。习近平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与民众的生命和疾苦相比,他更关心的是经济不能崩盘,因为事关中共政权的安危。用官方的说法是政治安全第一,经济安全第二,第三才是民众的生命安全。对习来说,死多少人他并不在乎,只是一个数字,甚至连数字都不是,官方的拿手本领就是统计数据作假。

当局可以对疫情统计数字造假,却无法让经济运行不受影响。尝到经济停摆的苦果后,习近平非常着急,从一个极端又到另一个极端,铤而走险,下令各地尽快复工,要各地封城适可而止,别太过分,强调现在是考验各级政府执政能力的时候了。复工与疫情的交叉感染扩散是两难选择。为此,习进行了一场豪赌,把赌注押在全面复工而又不发生大的疫情扩散,以避免经济崩盘。他如意算盘是:赌赢了,凸显自己指挥若定;赌输了,责任在地方政府,是他们“执政能力”不行。而他本人左右逢源,稳赢不输。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地政府官员采取的办法是阳奉阴违。在“一尊体制”下,官员必须绝对服从习近平的意志,否则轻则丢乌纱帽,重则锒铛入狱。他们知道经济停摆的压力在中央,即使经济崩盘,法不责众,板子也打不到自己身上;而本地疫情一旦恶化,他们就会被问罪。于是,他们按兵不动,以保本地安全为优先考虑,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有个别官员认为习的要求太脱离实际,公开表示不满。比如,全国第一个发布战时管制令的湖北十堰市张湾区副区长就公开表示:“坚决抵制急于复工复市利益冲动。”自强令复工以来,全国多省已经发生企业员工聚集性感染,不得不封闭工厂,隔离员工。民众也对中央推迟两会,却让老百姓复工表示不满。这给了强令复工的习近平当头一棒。

当前,习近平被武汉疫情弄得焦头烂额,面临上台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他的对策是牺牲武汉,保住全国。一方面在武汉封街封楼封户,严防死守,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任其自生自灭;另一方面刻意释放抗疫利好消息,力争达到世界卫生组织28天无新增病例的标准,说服其只把湖北省定为疫区而给中国“摘帽”,从而启动国际航线全面复航。习很清楚,目前经济停摆加上国际封锁的局面如果持续下去,势必对中美贸易战后已经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雪上加霜,最终将导致整个经济崩盘,中共政权陷入灭顶之灾。

为此,习近平派出自己的嫡系、具有公安、政法背景的应勇坐镇湖北,控制局势。应勇上任伊始,全力贯彻习的旨意,铁腕治鄂,不是把重心放在防疫上,而是以防民变为主,确保政治安全。用应勇自己的话说是:决不能让真相还在穿鞋时,谣言已满世界跑。在封网禁言的同时,实施暴力维稳,下令强征民产,封闭所有小区,不许出门,把老百姓折腾得生不如死,被逼得上吊跳楼以及全家灭门的惨案屡有发生,整个武汉已经成了人间地狱。网上热传一段武汉某大学校园内学生们高喊“应勇滚蛋!”的视频,正反映了湖北武汉民众愤怒的心声。

一个多月来,习近平“亲自指挥”的抗疫斗争一误再误,给中国乃至全球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但他仍然嘴硬,在日前召开的全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宣布:党中央是正确的!然而,病毒并不听党的指挥,最新的发展是连首都北京也沦陷了,成为“疫都”,弄得人心惶惶,如临大敌,直接威胁到中南海政要包括习本人的安危,不得不把北京升级为武汉的处置级别,重新启动和扩建当年集中萨斯病人的小汤山医院。事态的最新发展弄得习焦头烂额,在政治局会议上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危机,疫情还没到拐点。

武汉疫情对中国政局造成重大冲击,大规模的人道灾难更是激化了内外各种矛盾,民众要求结束一党暴政的呼声越来越高。原来一潭死水的政局暗潮汹涌,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权威受到严重挑战,阵脚大乱。中共的铁板一块也开始出现裂痕,中央与地方的明争暗斗越来越激烈,重现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中共党内的各派势力蠢蠢欲动,重新选边站,一场血雨腥风的权斗即将上演,习近平能否过得了这个坎?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