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峭岭:我见到了江天勇律师(二)

2019年03月07日

(我刚端起热乎乎的面条吃了两口,呼啦啦,江天勇的父母家冲进了五六个彪型大汉,手拿记录仪,领队的是个瘦矮的中年人,人称刘队。)

这时候,江律师正站在一楼大门口拿着手机接朋友的电话。

闯进来的刘队,一把抢走了江律师手中的手机。我站在江律师父母家的二楼挑空的走廊上,看着楼下。

我这个庆幸啊!幸亏一进门就拨视频给野大姐,让江律师跟野大姐通上了话。现在看这个局面,我恐怕又得进一次派出所。

我下了楼,坐在靠墙放的八仙桌角上的凳子上,把第一碗面吃完了。江妹妹赶紧给我盛来第二碗面。江爸爸被他们打怕了,吓怕了,看着江律师跟刘队吵架,一会儿扯一把江天勇的袖子。

江律师气愤地说:“刘队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在密谋?我们在密谋什么?你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我在门口接电话,她(大姑姐)在这里吃饭,那个(指着我)在那里吃饭。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个刘队紧张兮兮地看了一眼我,说:“王峭岭……”江律师截过他的话头,接着说;“她们上门来看我爸妈,被你们抓到派出所。来家里探望我,你们恨不得又冲进来撵人走!罗山人不是这么待客的!”

刘队长语气颇为无奈,说:“我这已经是失职了……”

江律师放缓语气,说:“我知道你们工作不容易,那这样,你们也坐下。看你们把我家人吓成这样!我们聊我们的家常,你们可以听。撵走朋友,不可能!”

国保刘队想了一想,无奈,坐下了。

我以为还要再进一次派出所呢!这么说来不用了!?

江爸爸正好坐在刘队旁边,赶紧抱歉似地跟刘队说:“我们一直很配合。”我听了,心酸起来。一个70多岁的老人家,老实巴交一辈子,儿子是个正直的好律师,被政府冤枉不说,自己还被国保打、被国保骗、被邻里白眼……现在自己家被国保无手续如狼似虎般地闯进来,还得陪笑脸。典型的中国式生存。

江律师不管国保,走到我旁边。继续问:“苏楠好不好?审我的时候一直问苏楠,我担心她被抓。”我愣了一下,答:“苏楠很好,没事啊!”

江律又问:“你跟野大姐被抓过吗?”

我哈哈笑了起来,答:“没有!”

这时刘队长喊了一嗓子:“不要谈案情!”

江律师回头撂了一句:“这不是案情。这是家常!”

“张凯怎么样?任全牛怎么样?”

“都很好啊。张凯在北京。任全牛在郑州,执照保住了。”

“他们审我的时候,骗我说你跟野大姐被抓了,又把张凯、任全牛抓了起来!这群混账没一句真话!”

江律师问:“蔡瑛被抓了吗呢?”

“很好。他的律所得了个处分。”

“马律师呢?”

“执照被闷了。还有程海律师的执照,也被他们给‘闷了’。”

“长沙那个很壮的,叫什么东的?”

“文东海律师。执照被吊了,长沙还有杨金柱被吊了照。”

“这帮坏蛋!他们审我的时候说都被抓了!709辩护律师一个不剩!”

我笑了起来:“没有,当时只抓了你一个!”

“后来,后来大批抓律师了吗?”江律赶紧问。

“后来,也没有大批抓律师。倒是大批地给律师吊照!”

“山东的律师呢?”江律歪了歪脑袋,张了张口,一个名字都记不起来了。我知道他想问李金星刘书庆他们。

我笑着说:“金星他们挺好!”江律问:“金星?”我说:“李金星律师,洗冤网的。”江律恍然大悟,连连说:“我的记忆力真的是……金星好吗?”我安慰江律师,说:“金星好得很,没被抓。刘书庆律师也没被抓。不过刘荣生律师心脏病突发,在办案的路上去世了。”

江律师震惊地连连摇头,连连问了很多刘荣生律师的事。

他一直站着跟我说话,我说:“你站着干嘛?坐下说呗。”江律师在我对面坐了下来,说:“我的腰被他们搞坏了。审讯时一直都让坐着,坐在一个……”他比划了一下,又解释了一下,但我始终没搞明白让他坐在什么……上面,“结果,腰就开始疼的不行。现在不能笔直坐着,只能向左歪,向右歪坐着。”

这个时候,国保的记录仪上面有那个红点,射出的红外线光,在我们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江律师站起来,生气地对那个刘队说:“你让他们把记录仪关了。这扫来扫去,让人烦!”那个刘队颇无奈对手下人说:“去外面站吧。”两个五大三粗的国保就站到院子里去了。

我问江律师:“出狱那天他们把你带到哪里了?”江律笑着说:“他们非要把我跟我爸扯开!他们推倒我爸。我气坏了,坚决不走。结果他们把我抬上车的。挣扎中鞋都给扯掉了……”说着,我俩都看向他的鞋子,是江妹妹给他买的新鞋。

江律师这待遇……抬上车。

江律师接着说:“后来是他们把我的鞋子捡回来的。”我忍住笑,听江律继续说:“他们把我带到郑州新密一个叫轩辕什么的度假村,把我看起来,说要给我在郑州租房子。我一听,打死我都不同意。我就开始不吃饭。”

我赶紧问:“你绝食?”

江律点点头。那是3月1日中午,江律开始绝食。

后来,江律在3月2日中午12点多,被送回罗山县城。正是我被派出所带走的那个时间。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从郑州到信阳罗山,开车要三个小时。我说他们恨不得立即把我送走,原来他们是知道江律要回罗山了,唯恐我见到。

我这叫因祸得福。我可没有想到,能在江律回父母家的第一时间见到他。可是上帝就给了我这么一个好机会,让我见到为帮助良善者而被判入狱的江律师。

我还记得江律师开庭时官方公布的视频,公诉人说:“江天勇为709家属修改文章……”当时听得我一口茶喷了出来。这,也叫罪证?

未完待续

709王峭岭
2019年3月6日

 

——转自民生观察(2019-03-07)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6期,2019年3月1日—2019年3月14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