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叶鸣:“六四”前夕“709律师案”聚焦世界目光——中共在制造“敌人”的路上越走越远

2017年05月25日

今年“六四”惨案纪念日来临前夕,“709律师案”聚焦全世界目光的事实再一次力证:当中共把普世价值视为“敌人”的同时,自己便走向了全人类的反面。

709案”被定性为“重大犯罪团伙”

中国当局从2015年7月9日开始,对大陆“死磕派”律师群体和维权人士开展大规模围剿,共抓捕、拘留、约谈、限制出境等至少320人,受影响的维权律师及人士分别来自18个省区。此事件中三个律师事务所被查抄,包括锋锐律师事务所、李金星律师办公室及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

此后,中国大陆各地笼罩一片白色恐怖:被失踪、被酷刑、强制用药、被认罪、被上电视公示受辱等。“709律师案”在全国被无情制造了众多“敌人”。为此,中国官方媒体大肆诋毁和抹黑维权律师群体及访民,中共喉舌新华社刊登《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一文,宣称,“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中央电视台更有大幅度抹黑报道。不仅如此,官方还将迫害的锋芒延至他们的家属。芝加哥美国律师基金会研究员特伦斯∙哈利迪说,“我的天,她们吸引了那么大的注意力,不仅是因为他们的丈夫,也因为她们遭到政府的打压。”如今,“709案”7人被一审判决,湖南律师谢阳一审后取保,北京律师江天勇、王全璋以及公民吴淦等人仍被关押未审。

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

来自四川的人权律师卢思位5月14日发起公民联署,呼吁全国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就“709”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强迫服药等酷刑进行独立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的律师,日前也发表公开信,要求全国人大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广受国际社会关注的“709”系列案件,是否存在公安强迫在押人服用不明药物等酷刑。公开信表示,外界不时听闻有部分当事人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或变相酷刑等严重侵犯基本人权的消息,尤其是“709”案当事人李和平、李姝云等律师在羁押期间据说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导致肌肉疼痛、精神昏迷、视线模糊、浑身无力。这种强迫服用不明药物的作法是令人作呕的酷刑,是与现代文明背道而驰的一种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同时,“709案”目前唯一毫无音讯的王全璋律师的家人担忧他生命安全,敦促公安部门公布其下落,并呼吁各界关注。

继日前被缓刑的“709案”李和平律师曝光被关押期间被强迫灌药后,5月14日,“709”案又一当事律师李姝云打破沉默,再揭酷刑及强行灌药迫害。而李和平律师的助理、“709案”赵威女士也曝光了遭到接连的审讯和看守的严厉约束。其实,当局用酷刑折磨维权律师和维权公民,目的就是要从意志上让他们屈服,然后按照当局事先编造好的剧本认罪、指证、诬蔑他人。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说:“我们谴责那些对维权律师施以酷刑的行为,我们支持任何对那些施以酷刑的人进行追责,进行调查还有处罚。除非能够把他们绳之以法,否则的话,无论说法律上有那些措施是防止他们施以酷刑,那些法律都是空的,这样的酷刑的情况还会不断地发生。”

制造敌人,诛连广泛

709案”在押人士吴淦的律师曾透露,“709“办案人员一直希望吴淦上电视媒体认罪、接受指定官派律师,但吴淦都予以严拒。吴淦的父亲徐孝顺日前发出公开信指,当局将他关押两年多,将他当作要挟儿子认罪的人质,但他不认为儿子有罪,而为儿子感到骄傲,他呼吁外界继续关注“709案”。

此前,自从湖南律师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与刘正清在长沙第二看守所会见谢阳几次,并对外详尽披露谢阳曾遭酷刑的会见笔录后,两位律师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尤其是陈建刚。陈建刚近几个月来受到当局的严厉限制,被多次约谈,所在律所被整顿,代理过案件的所有具体情况均被查阅,更被禁止会见和强迫中止为谢阳辩护等等。在巨大压力之下,陈建刚被迫停止办案。陈建刚律师于3月3日发表声明,强调他所作的一切并没有犯罪,同时不会自杀,如果出现意外,绝对是他杀。

此外,陈建刚一家及其友人,5月3日下午在云南景洪旅游时被当地警方带走。陈建刚的妻子和孩子5月4日离开派出所搭机返回北京,陈建刚本人在3名北京警察“陪伴”下,多日后才返回北京。可见“709案”制造敌人,诛连广泛。

“709案”是近年中国具有重大影响、广泛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的政治性迫害案件。美国国会在当地时间周四(2017年5月18日)召开人权听证会,“709案”被捕律师和其他良心犯的6名家属获邀请出席作证。她们分别借助视频,详细揭露丈夫被非法羁押和所遭受酷刑的情况,甚至要求美国政府关切并与中方交涉,释放仍被拘禁的维权律师和公民,及停止株连他们的家人。

被“逼上梁山”故事的现实翻版

近年来,中国内地律师界涌现出不少护法维权,与公民维权运动合流的“死磕派”精英。他们抱团维权,借助体制渠道、通过“护法”行动,支持民告官诉讼。他们实质上是当今中国法治建设的行动派。然而,他们却为政府所不容,被统统制造成“敌人”。这些年来有郑恩宠(2003年入狱,判刑3年,现行动严格受限)、郭国汀(2005年流亡加拿大)、高智晟(2006、2009年两度遭抓捕判刑)、郭飞雄(2006被抓判刑,2013再度被抓并被判刑)、范亚峰(2006年之后人身自由一直受到严格限制)、许志永(2009被抓,2013被抓判刑)、滕彪(2011年被绑架失踪70天,现流亡国外)、李柏光(2005年被抓,行动受限)、张星水、陈光诚(2005年起被长期软禁家中,直至2012年流亡国外)、朱久虎(2006年被抓)、莫少平、浦志强(2014年被抓),等等。

众所周知,当年高智晟仅仅因为法轮功上书,并介入高度政治敏感案件的维权活动,便被打击报复,使他成为了一个从相信中共,到反叛中共的转变典型。高智晟曾说过:“我们所做的一切,仅仅是要求政府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于是他们就把你视为敌人。政府根本不把法律当回事,这是我们最痛心的。”之后,享受“高规格警卫”的高智晟,通过“希望之声”电台公开言“悔”说:“我唯一的后悔是做得太晚了,太少了!”。由此可见,这个一度是体制内的优秀律师,终于走上“政治异见人士”的道路了,最终写出了《2017年,起来中国》大著。这岂不是《水浒传》里的林冲,被“逼上梁山”故事的现实翻版吗?

毛泽东之后,所谓的改革者们仍然在用对抗性意识形态,把一切持不同立场和见解的人视为“政治敌人”,不仅“民主墙时期”把一大批提出不同政见的爱国青年视为叛逆大肆抓捕,之后又把方励之、刘宾雁等一大批主张改革的知识分子加工成“敌人”,而且清除了自己亲手培养的“接班人”——胡耀邦和赵紫阳,甚至将一场席卷全国的爱国学生运动,定为“反革命动乱”,血腥镇压,以至酿成举世震惊的“六四”惨案。

在当今中国“法院姓党”背景下

眼下正值“六四”惨案纪念日再次来临,而中国大陆制造“敌人”的气氛尤为浓烈,政治寒流频频来袭,言论审查变本加厉,异见人士被不断镇压,全社会政治生态日趋恶化。在当今“法院姓党”的背景下,这个政权在不断制造“敌人”的路上越走越远,将越来越多的公知、大V、演员、商人、律师等推向“敌对势力”。然而,每一个被“逼上梁山”的人,都影响和带动了周边的一个小社会,而这些小社会不断成长,致使今日中国政治反对派队伍正在潜移默化地不断发展壮大。 

如今,“709律师案”聚焦全世界目光的事实再一次力证:当中共把普世价值视为“敌人”的同时,自己便走向了全人类的反面。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0期,2017年5月26日—6月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