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许志永:非暴力

2019年07月19日

暴力无力

反思1989是痛苦的。专制者以坦克机枪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可至少有一点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杀人的士兵不是愧疚而是愤怒?他们有被欺骗。还有一点不可回避,一路上砖头和诅咒激发了他们的愤怒,祛除了羞耻感,使暴力更张狂。

难道就放弃抵抗听任军队横行?不,绝不放弃抵抗,但也绝不靠砖头木棍抵抗。如果历史重来,如果我们民族团结一心,不扔砖头,不堵道路,没有仇恨,没有恐惧,坚守信仰,绝不屈服,即使军队占据天安门占据每一条街道,又有什么用?

这不是责备挺身而出的市民。这是痛心我们民族专制文化根深蒂固,痛心民主自由力量太弱小,不只武器只有石头砖块,更在于思想的武器仍是原始的。

如果思想武器仍是原始的,内心充斥恐惧、嗔恨和暴力,我们不可能真正结束专制。必须以最强大的思想武器,彻底粉碎三千年专制的根基,才有美好中国。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

我们以爱的信仰,洁净一个民族的灵魂。

清末革命,每次至少有几十人几十条枪。而如今暴力革命论者四十年来只是停留在口头上,美国到处有枪,为什么没有组建武装呢?时代变了。国内,有组织的暴力没有成长空间。国外,暴力组织会作为恐怖主义被全球通缉。

政治行为应适当。行为激烈程度与受压迫程度相适应。秦始皇坑杀儒生,清末改良者也被杀,暴虐催生暴力革命之正当性。后极权体制有罪恶,可是和斯大林希特勒比,还是文明多了。且是弥散的平庸之恶。真要刺杀某个官员,人们还是觉得过了。除非自卫,暴力行为不适当了,得不到国民和世界潮流支持。

寄望军队政变实现民主,不切实际。后极权军队忠于抽象的党,不忠于任何将官。没有哪个军官能拉出一支部队发动政变。转型时也不会有一支部队对抗潮流。和平运动声势浩大得到人民支持,军队就会站过来。专制者“打江山”,先有党卫军然后有驯服的人民。我们的道路刚好相反,有了自由的人民自然有国家的军队。

现代社会不同于冷兵器时代,民间暴力对抗强权,无异以卵击石。专制擅长暴力。即使灭亡前夜,受到暴力攻击,它依然强大。暴力激发野蛮性,减少使用暴力的羞耻感,给暴力正当理由,使本已裂痕重重的体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使他们更强大。我们和专制比暴力,是小巫见大巫,只会失败。

拿起砖头棍棒对抗强权,是布衣之怒。是心灵的弱者。我们不要成为弱者。我们难道不是弱者吗?不。比暴力,我们当然是弱者。可是,暴力永远不可能征服坚定的信仰者。我们顺应历史潮流,背后是渴望正义的人民。我们是真正的强者,内心满满的爱,强大无边,救赎这古老的民族。

暴力不是通往民主自由之路。能结束专制的暴力,一定是更强大的暴力,往往产生更强大的专制。俄国十月革命带来了苏联极权帝国。中国辛亥革命最终的果实是动荡和极权。

我们能实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如果还是改朝换代,如果不能带来一个更好的中国,我们又何必付出一生的努力?恐惧仇恨救不了中国。二十世纪,我们民族已有太多恐惧仇恨。我们的使命,永别恐惧仇恨的专制,民主宪政,美好政治,一个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非暴力强大

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使印度从大英帝国独立。南非持续多年的非暴力抗争结束了种族隔离制度。菲律宾“人民力量”革命结束了马科斯独裁政权。这些都是二十世纪非暴力运动成功的先例。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开始,各国基本都是和平革命实现民主。

有朋友说,我们面对的是共产专制,无底线,非暴力不行。

可事实上,苏联东欧共产专制结束无一例外是非暴力运动的结果。强大的军队强大的党为什么失败了呢?它们比威权政体结束更干脆,没有叙利亚的战乱,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一夜之间,几千万党员只剩几万,还不是原来的共产党了。

旧体制没有捍卫者。抱怨“无一男儿”没有意义。

人心丧尽,结束,只是一个告别仪式而已。没有改朝换代的动荡杀戮。人们失去的只是锁链,微笑着迎接朗朗乾坤。

苏联没有六四镇压。可斯大林国内屠杀不亚于毛。1991年苏军还在立陶宛开枪。直到819坦克开进莫斯科,苏共国家暴力依然强大,无人预测苏联崩溃。中国与苏联有区别,但也有最大的相同——共产专制。都有数千万党员,强大的国家机器,军队绝对忠于党。直到结束前,苏共看起来都比中共更强大。

可它结束了。共产专制结束的基本模式是,大规模社会运动,唤醒部分公务员、军警拒绝执行专制命令,军队犹豫观望;或者,统治上层分裂,开明派占上风,与反对派达成妥协;专制结束。

苏联保守势力发动“819”政变,软禁戈尔巴乔夫,宣布紧急状态。他们有克格勃、军队、内务部,强大的国家暴力。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叶利钦登上坦克号召人民抵抗政变,市民聚集白宫,保守势力动摇了,特种部队拒绝执行命令,军队犹豫了,三天后失败。专制暴力强大无比,可人心变了,它脆弱不堪。

非暴力需要条件。不是任何对象任何时候都适合非暴力。一个正在杀人的疯子,暴力制止、正当防卫都是必要的。极权巅峰期,统治集团一个头脑,铁板一块,整个社会充斥仇恨敌意,几乎没有空间唤醒人性良心。如希特勒的德国,结束巅峰的极权,更强大的暴力是必要的。

极权统治的边缘,比如纳粹德国统治下的挪威,或极权统治的后期,当下中国,1980年代的波兰,权力已经松动,良心有了觉醒的空间,非暴力有机会。

策略上,非暴力运动适用于民主国家,以及后极权、威权政体、半民主国家。权力有一定国际国内制约,公民社会有了一定空间。后极权国家具备非暴力行动的社会条件。已有很多因素制约暴力机器。

专制高墙不是石头墙,而是人墙。专制暴力的确强大,能毁灭地球几十次。可他们并不能时时处处使用它。暴力掌握在人手中,权力运行最终取决于人,每一个人。党、军队不是抽象的,而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人心在变。极权意识形态烟消云散了。人,不再是阶级斗争的螺丝钉。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有价值观,有利益算计,有良心。专制缺乏正当性,人心离散。当暴力执行者不再基于阶级仇恨,只是完成上级的任务,扮演一个角色,暴力已经打折扣了。玫瑰是柔弱的,可玫瑰确曾在很多国家使枪炮退却。

不把对方想象成不食人间烟火的魔鬼。不为自己打造一个魔鬼吓唬自己。把对方当人看。爱,是结束专制最强大武器。微笑,是融化冰原的春风。

时代在变。战争屠杀平民曾是常态,而今是战争罪行。人类文明在提升,心理底线在抬高,集中营、野蛮暴力受到全人类指责。影响统治者,也影响具体执行的人。互联网时代,信息很难封锁,大规模野蛮暴力躲不过人类的目光。这制约统治者的暴力,也激励我们非暴力运动更加和平理性。

极权依赖强有力的领袖。面对民主运动,有邓式强人,将军们毫不怀疑他会赢,会执行镇压命令。后极权统治集团没有领袖,裂痕重重。非暴力社会运动得到公众广泛支持,统治阶层必然分化。军队忠于党,可党是谁?将军们会算计,我该听谁的?当军队犹豫观望,专制也就结束了。

权力的本质是信用。邓不在位,却左右大局。表面效忠没意义。真强人不用修宪。稍大点事就让将军签承诺书,不是真集权。历史时刻,工资小恩小惠没有意义。袁世凯真有私家军还纷纷倒戈,何况平庸二代?和平时期已离心离德,危机时谁相信他真强大一定能赢?相信才会听命,怀疑就会犹豫,犹豫就结束。

后极权只能依靠精细管理,所谓网格化。他们很清楚,一旦人群聚集社会运动起来,他们没有能力调动军队镇压。专制集团暴力很强大,但也注定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非暴力原理

人性有动物性一面,无知,野蛮。有神性一面,大爱,文明。动物性支撑专制暴力,根基是恐惧、敌意、仇恨和物理意义的强力。神性支撑非暴力信仰,根基是爱、慈悲、友善和美好心灵的力量。

暴力源自心灵。能克服暴力的,一是更大的暴力,摧毁或压制其暴力的能力。二是改变心灵,使其放弃仇恨和暴力。终极意义上,克服最大暴力的,克服人性中动物性一面的,不是暴力,是神性,是博大的爱。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如果没有神性制约,不择手段为所欲为,地球将是人间地狱。

比暴力,比动物性的一面,小动物比不过大动物。我们和专制比暴力,是小巫见大巫,是以己之短比对方之长,注定失败。

而在另一个平台上,心灵世界,更强大的是我们。对方没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坚如磐石。对方为自己的饭碗,我们为美好中国。

面对专制军警,很多人本能想到小的暴力,比如拿起木棍、石块。殊不知,这是运动走向失败的开端。这只会激发对手更多的暴力。老兵维权,非暴力运动持续多年,也取得了一定成绩,可当他们拿起木棍和灭火器,就失败了。

什么是我们的力量?人性的两端,我们选择神性一端。走到极端去。这就是极致的纯粹、良心、爱,绝对的彻底的非暴力,唤醒良心,凝聚良心,才是我们的力量。正如阴阳相克,一个极端才能克服另一个极端。折中的首鼠两端的选择只会失败。

玫瑰为什么能逼退枪炮?非暴力运动的成功,在于唤醒良心。人,都是有良心的。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也爱自己的母亲、孩子。警察士兵受命镇压游行,面对手持玫瑰的少女,和面对手持棍棒的愤怒男子,心态会不一样。美好场景会唤醒他们内心柔弱的一面。

也许,我们不能唤醒最顽固者,不能改变警察士兵作为工具的角色。但我们能唤醒越来越多人,唤醒大多数,唤醒更强大的正义的力量。非暴力运动也是一种力量对决。一面统治者有枪,但悖逆人心,人越来越少。另一面我们没有枪,但顺应良心,人越来越多。最终,持枪的手颤抖了,放下了。

非暴力运动之成功,取决于人性中两种力量对比。当我们至善的力量凝聚起来,而对手,信仰缺失,人心纷乱,注定失败。

人类社会变革,最终极的力量,不是枪炮,而是思想,是良心。良心,是我们的力量。它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人类文明进步的战场,最终在属灵世界。正义最终战胜邪恶,不只是文学艺术,它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渴望,是文明进步之源泉。

围观黑监狱,我们一次次被殴打。最终逃跑的是它们。太黑暗了,专制体制也不愿替他们背书,即使后极权体制中,也是孤立的。而我们,网络传播,有强大的民意支持。心灵世界的战斗,最终胜出的是我们。

因着上天恩典的信仰、智慧和担当,民主运动中,我们不孤单。中华民族良心的力量,人类文明正义的力量,远远超过专制的武器。他们有暴力,可我们有人心。最终他们也必然失去暴力。置身于人类文明潮流,置身于13亿中国人良心的汪洋大海,专制者是孤立的。

良心,是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力量。背弃它,我们只有失败。顺应它,也许我们仍会一次次失败,可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我们。美好中国,是每一个中国人内心的盼望。心灵世界的战斗,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我们。

爱,是非暴力的灵魂

非暴力行动需要技术策略,选择目标,设计符号,规划路线,分工协作,等等。食盐行军有周密的思考策划。技术策略是非暴力思想体系的一部分。是枝叶。下面还有树干,信仰根基。

越具体的权利运动,相对易实现的权利,非暴力行动越凸显其策略和技术的一面。民主国家的很多权利运动,阻力本来不大。借助非暴力的策略技术足以实现目标。在此意义上,有专家说,非暴力不需要信仰甚至道德,也是有道理的。

更艰难的改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更深的根基,更坚定的信念。

美国民权运动,面对两百年的种族隔离文化,需要信仰支撑,人,在上帝面前是平等的。当集会人群面对持水枪的警察,祈祷,然后继续前行。美国当时有成熟的民主,独立的司法,自由的媒体,行动策略加上基督教信仰,就成功了。

我们面对远比美国民权运动更艰难的改变。我们的使命,结束专制,民主宪政,文明重生。对手有深刻的制度、文化、人性根基。他们相信丛林政治、人性本恶。必须在人性深处把恶的信仰连根拔除。灵魂深处的决战,我们的力量必须极其强大,必须有深厚的信仰根基。在此意义上,说非暴力只是策略,太肤浅了。

如果只把非暴力作为策略,没有在信仰和人格上超越对手,我们很容易产生仇恨和恐惧。仍和对手在一个平台上战斗,不可能取得胜利。更不可能重建文明。

非暴力是绝对的。不是暂时的局部的,不是隐藏暴力,不是有限暴力。整个政治文明转型过程我们坚守非暴力。我们追求最少暴力仇恨的社会。彻底的非暴力是我们的信仰,且成为社会的主流信仰,中华文明摆脱野蛮政治的暴力轮回,才有民主宪政,文明重生。

非暴力绝不是软弱,被动,屈服,祈求。而是主动的抗争,最有尊严的抗争,是坚定的更为强大的力量。非暴力不合作,甘地用的词是Satyagraha,常被翻译为“灵魂的力量”。非暴力不是消极的懦弱的逃避战斗,而是以另一种力量,坚持真理的信仰,赢得胜利。

历史学家 B﹒R﹒南达所说:“事实上,非暴力不合作并不是为了达到特定的目标,也不是为了摧毁对手,而是为了进行一种最终能够带来新生活的力量;在这一战略中,它可能会输掉所有的战役,但仍然以赢得战争。”

甘地领导的食盐运动中,2000 人前往盐厂,一拨又一拨手无寸铁的志愿者走进工厂大门,被军警打倒,甚至不举起胳膊保护自己。那天320 名志愿者受伤,2 人被打死。看起来没有达到目标,盐税没有取消。看起来战役输掉了。可是,一场有准备的牺牲,不是带来恐惧,而是彰显荣耀,使一个民族更有力量。

爱,是非暴力的灵魂。

爱是信仰。是美好灵魂映射上帝的光芒。生命同根,同一精神家园。经历此世,体验不同的角色。没有魔鬼,恶,是因无知。人性本善,每个人都是人,我们的同类,内心都有阳光,美好的渴望。

沉入角色悲欢,有时也在高处回望,地上的尘世和自己。所以慈悲。告别恐惧仇恨,在历史尘烟和上帝祝福中,抚慰焦灼渴慕的灵魂。

所以给人尊严,而不是羞辱,唤醒压迫者的良心,也使他们免于自己的压迫。甘地说,清算敌对思想,而不是敌人本身。即使对手心怀仇恨,即使暴力伤害我们,我们应是同情而不是嗔恨和愤怒。

爱是神奇的恩典,当你认识了它,就会浑身充满能量。这场文明征战中,我们相信人类良心,相信美好中国。也许99%的战役都输了,只要爱的能量不断成长,就是成功。直到融化敌意仇恨,再造国民性,一个现代文明中国,古老文明重生。

关于以暴制暴

甘地没能阻止希特勒,非暴力没用吗?

以更强大的武力结束纳粹是必要的。制止一个正在杀人的疯子,暴力是必要的。文明国家法律秩序是必要的。但非暴力是信仰。如果更强大的暴力,其根基是恐惧和仇恨,只会给更多人带来奴役而不是自由。苏联制止了希特勒,奴役了大半个欧洲。

幸运的是,人类最强大的暴力,其根基是神的爱。支撑必要暴力的,不是恐惧,而是爱。法律是必要的,可文明的法律不为复仇,而为救赎。越来越少恐惧仇恨,越来越少暴力,越来越多爱,是文明的方向。

社会转型中,个别极端的暴力不可避免。它震撼麻木的社会,也映衬非暴力之和平理性。可力量极端不对等,是自杀式袭击。我们理解愤怒与绝望,尊重个体付出的牺牲。可我们没有资格倡导,没有理由让别人付出生命。

有组织的暴力不可能,个体暴力不可能打败专制。我们只能选择非暴力,这是唯一的路。是策略,更是信仰。改变心灵是制止暴力更好的也是唯一的方法。

非暴力干涉,比如人群静坐阻拦军警前行的道路,占据广场。不是出击,不是争夺,是坚守。更重要的,我们心中不是敌意,而是爱。

非暴力强制,是在非暴力运动已经声势浩大,成功阻遏了暴力镇压的可能性,权力运行已经瘫痪,强迫当权者改变意愿。不是指局部的物理强制,比如占领电台、立法会,即使没有使用武器棍棒,只要有物理的强制力,其实是暴力行动。

我们倡导非暴力,它应当是社会运动的主流。但宽容不可避免的个别极端暴力。

不合作与合作

反抗专制,不合作是重要的抗争方式。权力依赖服从。足够多的公民不服从,专制无法运行。

有很多不合作的行动,学生罢课抵制校园里的警察暴力、意识形态教化、校长书记不称职,出租司机罢运抵制管理方克扣收入、过高的份子钱、高油价,网民联合抗议抵制网络管制,公民拒绝投票抵制不自由不公正的选举,公民在地铁站拒绝任意检查个人手机,网站消极抵制网络言论审查,公务员、警察、军人公开反抗或消极抵制非正义的命令,等等。

非暴力公民运动不便称之为不合作运动。有时不排斥合作。

后极权和英国统治的印度有很多差异。一个人口大国被少数异族人统治,不合作足以使统治瘫痪。而我们面对的专制者也是中国人,不可能把八千万共产党员逐出中国。

甘地的不合作运动,有一个重要理念,不认同现代文明,印度要退回大农村,超越现代文明。这在以后几十年影响了印度的经济发展。今天中国,扭转物质消费理念倡导苦行不现实。

后极权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挂在墙上。名义上,我们有选举权。面对潜规则,一个选择是抵制,不去投票。另一个选择是,给我民主,我就要,真的要。我要竞选,号召大家认真投票,激发大家的民主热情,把假的变真的。把权利当真,积极争取,比消极抵制,更有力量,更易唤醒大众。

公民维权,借助体制,借助现有法律,把法律当真,公众才能免于恐惧地参与。后极权渗入社会每个角落。我们日常用的货币、交通、衣食住行都与体制息息相关。不可能有彻底的不合作。

我们不刻意区分体制内外。这是一场良心运动,体制内外都是中国人,都有良心。唤醒国民良心,张扬人性之善,抑制专制之恶,才有美好未来。任何时候,不把个人作为对立面,而是作为可争取的同胞。

维护公民权利,行动兼有体制内外。教育平权行动,主要是体制内诉求。起诉北京市政府不作为,虽然没有立案,也是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也为媒体带来新闻点。申请信息公开,约谈人大代表,研讨会都算是体制内。每月征集签名,请愿,算是半体制内。民主政治运动,以体制外行动为主。

公民运动的核心是做真公民,把公民的身份、权利、责任当真。践行权利,服务社会。有不合作,也有积极争取权利。

非暴力行动法则

真爱法则。非暴力行动者是一个能量场,由内而外满满的爱。爱,及于每个中国人,及于人类,及于众生。

即使他们仇恨敌意(后极权社会这种人很少了),我们没有仇恨。我们不是恐惧焦躁的失败者,历史长河中,我们代表正义,是胜利者。这伟大时代,他们扮演失败者的角色。

爱亲人、朋友,爱陌生人,也爱恶人。青年宾馆黑监狱门口那个光膀子手持铁链子冲过来的家伙,中国有千千万万。强拆、截访、抓捕正义公民的,包括幕后指使者。爱他们作为一个人,有软弱,有哭泣,有对光明美好的渴慕。

是真的爱。不是欺骗自己,不是懦弱,不是乞求。真正的强者,内心浩然光明,强大无边,救赎这古老民族。

因着爱,我们恒久忍耐,担当苦痛。因着爱,我们不说谎,不做害羞的事,不计算人的恶。因者爱,我们忠于良心,慈悲众生。因着爱,我们告别恐惧,无畏前行。

非暴力法则。任何时候不使用暴力,内心深处完全放弃暴力冲动。

不攻击他人。不以任何东西做任何形式的攻击。不扔石头,不打耳光,不用肢体抵触。面对攻击,不被激怒,不还击。不破坏财产,不摔东西发泄愤怒。不可有愤怒,有愤怒,就失败了。

不语言暴力。内心没有仇恨。不冷嘲热讽。以在上帝面前谦卑的心面对尘世的恶。批评没用,互相对峙不是批评的时候,咒骂没用,徒激怒对方。不指责,不骂对方是狗。面对野蛮专制,最好沉默,或者,快乐歌唱。

受苦法则。听任野蛮暴力,完全放下自我,承受苦难。

不躲闪,不防守,不逃走。难道就听任暴力白白牺牲?不是的。我们的受苦不是白白牺牲。我们是在唤醒国民的良心,人类的良心,最终战胜暴力。受苦不是失败,而是荣耀。受苦比理性说教更能唤醒良心。

甘地所说:“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只用理性就能得到的,必须用受苦为代价……如果你想做成某些真正重要的事,就不能只让理性满意,你还必须打动心灵。”这就是“受苦法则”。

和暴力抗争相比,这是最小的牺牲,但牺牲还是难以避免。甘愿受苦牺牲到底。做好最坏的打算。无论我们多么温和善良,都有可能遭遇没有底线的黑恶势力。非暴力社会运动中,我们随时可能付出巨大代价,甚至牺牲生命。

当拳头棍棒袭来时,内心平静如水。如果心存侥幸,当更大更恐怖的暴力袭来我们害怕了,那就失败了,暴力就会更加猖狂。这不是不尊重生命,不是无谓的牺牲。而是尊重生命的最高体现。只有内心彻底放下自我,才有超越恐惧与苦难的能量。

尊严法则。捍卫自己的尊严,也维护对手的尊严。

非暴力是尊严的行动。捍卫自己的尊严。他们围堵我们,辱骂我们。绝不还口。相反,展现自己良好的教养。内心没有仇恨,没有恐惧。即使被打倒在地,依然有尊严地坚守。人是有良心的。也许有无知的灵魂不可撼动,我们感动国民。

也维护对方的尊严。不羞辱对方。批评对方做的恶,但不羞辱对方作为一个人。这世界没有恶人,只有做了恶事的人。

不傲慢。胜利时绝不自鸣得意。这不是胜利和失败,而是共同的进步。美国内战北方胜利后,林肯没有羞辱对方,没有惩罚对方,而是共建家园。所以创伤很快愈合了。这是我们的榜样。

非暴力进攻

历史长河中,极权在退潮,我们在前行。他们是防守者,我们是进攻者。最终,他们是失败者,我们是胜利者。

围观黑监狱,教育平权,养老平权等,主动发起的社会运动,我们是进攻者。非暴力社会运动需要策略,选择议题,设定目标,科学规划,分工协作,纪律培训等。

选择议题。发起一场非暴力社会运动,首先要发现社会普遍关心的议题。议题攸关民众利益。反户籍隔离教育平权,两亿多新移民是户籍隔离的受害者。高油价,高税收,社保不平等,都涉及巨大的公共利益。也包括精神利益。突尼斯商贩之死,孙志刚之死,都是个人悲剧,可引发了全体国民的愤怒。

有主动发起议题,纪念很多个节日,召集受害者集体抗争长期存在的巨大社会不公。有突发公共事件,雷洋案,疫苗事件,及时介入,设定目标,引导舆论,合理诉求。

设定目标。目标应该现实可行。有不同层次的目标,消耗专制力量,实现个体正义,改变法律政策,结束专制实现民主宪政。要清楚目标定位在哪个层次。政治运动要考虑现实环境,可动员的力量和保守势力的对比。

公民维权,帮助受害者设定理性的可行的目标,是最重要的帮助。愤怒的疫苗受害者希望追责,赔偿。可现行体制下,追责太难。赔偿,法律因果认定也有难度。而设立补偿基金,给受害者治疗,给家庭以支撑,是急迫的,也是可行的目标。

有时注重结果,有时更在意过程。争取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是现实可行的。推动的力量强大,阻力不那么大。有些利益诉求难度很大,涉及特权体制。可能努力多年改善仍有限。但努力的过程中能凝聚公民力量。目标定位主要在公民社会成长。

我们的行动,不是所有事所有时都面对整个专制体制。体制是人组成的,后极权体制中,人有不同的思想、价值观。他们在某些事情上高度共识,另一些事情上,可能形不成共识。他们有共同利益,但具体利益各不相同。有时为把对手从体制内孤立出来,不得不“去政治化”。抗争者有先有后,但都走在同一条路上。

科学规划。行动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找到方法路径,做出战略规划,设定行动时限。教育平权,第一阶段争取小学升初中平等。6个月后实现了第一阶段目标。第二阶段,争取高考平等。每月最后一个周四去教育部请愿。每月围绕请愿展开工作,征集签名,研讨会,联系人大代表等。有了确定的日子和节奏,行动有长期的可持续性。

优秀的电视节目,通常分季,给自己设定时间节奏。不分季,容易虎头蛇尾。我们的行动也要分季,有战略,有战役,有时间节奏,按规划推进。社会运动常常不是一蹴而就。一场运动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不断成长。设定有节奏的时间点,比如,每月特定的日子,是一种仪式。凝聚团队,延伸行动。

动员公众免于恐惧地参与。后极权社会,恐惧仍广泛存在。诉求推翻、打倒,这些话语背后仍是恐惧和仇恨,公众因恐惧而不敢参与。即使民生问题,直接动员请愿、集会,也会恐惧。从征集签名开始,就是低切入点。一些人敢于签名表达意见。在签名人中,发现积极参与者,引领大家参与具体行动。

公开真相。真相是重要的力量。非暴力遭到打压,反而可能获得更多支持,前提是过程充分公开,唤醒公众。公民运动中,专制者打压公民,掩盖真相,拒绝公开录像,抹黑公民维权者。我们及时公开真相,放大维权行动。每一次行动,每一次受苦,都呈现于公众面前,就是进行社会动员。

我们借助媒体、网络公布真相,还可以直接诉诸民众,比如,公开演讲,向公众陈情;在地铁站、商场或者街头穿文化衫;向公众散发传单;在山坡上或空地上写巨大的标语;印制小册子等;某些能引起公众共鸣的口号等等。这些行为还可以拍成照片或者视频发到网上。

集会、示威、游行,亦是爱的展现。不可有嗔恨,不能有任何破坏财产等暴力行为,不堵路,不挡门,尽可能不打扰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让公众对组织者有信心,让人看到,诉求合理,行动平和理性。

绝食是激烈的维权行为。是各种努力都无效的情况下万不得已的行动。以生命抗争,要考虑到自己可以承受的代价,不能虎头蛇尾。不可以有半点作假。政治行为要适当。不能给人以过激的印象,或者没事找事小题大做的感觉。

绝食者应当是做出这一牺牲的正确人选。包括道义形象,公众关注度。如果公众根本不关心,或者不理解牺牲的逻辑,绝食就是错误的手段。绝食的目标应当是具体的现实性可行的。绝食应当在非暴力社会运动中进行,监狱中不适合。最重要的,除非其他所有选择都已经用尽,否则不应进行绝食。

禁食,比如24小时不吃饭,是更可行的选择。对一个缺乏宗教传统的社会,倡导禁食有助于提升参与者的纯洁信念,提升运动的力量。某些特定的日子,禁食一天,是公民运动精神修行的一部分。

非暴力运动需要纪律。一旦因为个别人暴力冲动,或者,被挑拨时克制不了自己,就会给专制者暴力镇压的借口。对方可能想尽办法故意侮辱你,殴打你,激怒你,绝不上当,绝不还手。不挑衅,不自卫,不羞辱,不骄傲,不作任何攻击包括语言攻击,彬彬有礼,平和微笑。

也需要精神修炼。冥想,祈祷,纯洁信念,告别恐惧,无畏前行。

适当妥协。注重阶段胜利。有时退让。不合作是公民运动的一部分。是和恶行不合作,不是和统治者完全不合作。符合战略方向的,有时需要合作。

社会运动需要智慧,需要理性。该妥协的要妥协。不试图一步到位实现民主宪政。这也是1989的教训。有战略妥协,甘地在二战期间暂时停下不合作运动。有战术妥协,游行的路线、细节等。一定要积小胜。人民太需要信心了。

非暴力防守

完全没有阳光的黑暗之地,看守所、监狱、非法拘禁地,暴力反抗,只会激起他们的野蛮性。
检举控告,他不理会。大喊大叫,他蔑视。捂住要害部位,他嘲笑。一切策略都只会换来更野蛮的暴力。

有朋友说,打我时我大声叫喊。想想对手怎么想。他本来只是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象征性恐吓性殴打,可当他觉得你在装,心中不屑,激发其野蛮,只会换来更大的暴力。

最好的策略是完全沉静,坦然承受。绝不哭喊,绝不流泪,绝不躲闪,也绝不屈服。我们唯有的希望在于,对方是人,人类的一员,有良心,知羞恶。否则只有彻底绝望。

后极权国家,专制打手没有了阶级仇恨,打我们,只是扮演一种角色。他会想,这是我的饭碗,上级要求打,不得不打。拿饭碗为恶行辩解,是内心孱弱的表现,良心已开始觉醒。暴力的目的是恐吓。如果我们恐惧、仇恨,他们就达到目的了。我们坦荡、宁静、悲悯,专制的暴力会软化。

面对软暴力,准酷刑。比如长时间不能睡觉,武警贴身跟随等。这是信仰和意志的较量。当生命也可以放下,也就无所谓了。

漫长的文明之路上,我们的角色是推动者。对手的角色是阻碍者。如果没有阻碍,也就无所谓进步,没有恶,就没有善,历史就真的虚无了。阻碍者是注定的角色。历史因此变得丰厚,我们也更有力量。

我们都是造物主的工具,在此世扮演不同的角色。认真活出自己,坚守该坚守的,有时,也在高处回望尘世,看不同的角色。以超然的心看自己承受苦难,看对手的角色。没有嗔恨,没有恐惧。我们的荣耀,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历经磨难中完美这世界。这超然也是对专制的解构。

通往美好未来

这个国家有太多暴戾气息。截访打死上访者,城管殴打商贩,警察殴打P2P维权者,甚至校园也频发暴力。这背后是恐惧、敌意、以暴制暴的精神荒野。

很多人忧虑中国的未来。专制结束,会不会陷于叙利亚式的野蛮丛林?历史上无数次重复过的悲剧轮回?

我们也有同样的忧虑。这片土壤专制遗毒太深厚了。甚至一些民主志士还在幻想暴力革命,幻想着有朝一日大权在握生杀予夺。专制者也不断恐吓大众,没有他们天下大乱。

必须改变历史的方向,必须避免混乱和动荡,必须有人引领美好未来。我们听从现代文明召唤,永远告别野蛮专制,缔造民主宪政,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

我们能改变历史的方向。人性的光辉被压抑千年,却从不毁灭。黑暗之地,人们更加渴望光明。中国和一个世纪前不一样。更重要的,我们这一代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和“打江山坐江山”的不一样。我们有爱,有智慧,有担当。

非暴力是策略,暴力革命完全不可能。更是信仰,当我们被爱的能量充满,我们就能结束黑暗,创造历史。

于中华文明转型而言,技术策略层面的非暴力远远不够。这场文明之战,属灵之战。我们不是要杀死横行三千年的国家怪兽,而是要驯服它,要它守护人民的自由、安全和福利。

唯有爱,才能结束三千年专制传统。以爱为信,非暴力洁净一个民族的灵魂。

我们找到了中华文明重生之路。非暴力公民运动,再造国民性,宪政转型,文明重生。

许志永
写于2018年5月-2019年2月

 

——转自中国公民运动网(2019-07-1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6期,2019年7月19日—2019年8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