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六四難屬成立對話團望與領導人對話

1999年03月01日

“六四”血案將屆十週年﹐難屬和傷殘者代表丁子霖等 20 人﹐公開宣佈成立“六四”受難者對話團﹐要求與國家和政府領導人江澤民、 朱鎔基、田紀雲、李瑞環進行真誠平等的對話﹐重新調查“六四”血案公佈死者姓名和人數、制定專項“六四事件受難者賠償法案”、檢察機關立案偵察並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等。

中國人權從大陸獲得一封重要的公開信(全文見後)﹐宣佈“六四”難屬和傷殘者代表成立對話團﹐在“六四”十週年將要到來的時候﹐要求與國家和政府領導人江澤民、 朱鎔基、田紀雲、李瑞環對話﹐以解決“六四”的重新審查、賠償和追究法律責任等問題。為首簽署這封公開信的﹐是死難者家屬的代表性人物丁子霖﹐同時簽署的還有年過七十的死難者母親李雪文﹐以及都已超過六十歲的親屬張先玲、周淑莊等人。傷殘者參加這一與江澤民、 朱鎔基等對話團的﹐有“六四”中被坦克碾掉雙腿的方政﹐也是失去大腿的齊志勇等。對話團在公開信中強烈要求﹐成立委員會專門調查“六四”血案並公佈死者姓名和人數﹐制定法律賠償﹐並立案偵察追究法律責任。公開信同時嚴正指出﹐難屬和傷殘者始終以極大的克制﹐從大局出發尋求公正解決﹐卻得不到任何答覆﹐因此強烈呼籲“不要把“六四”問題的解決拖延到下一個世紀”。

這是“六四”血案發生十年來﹐死難者家屬和傷殘者首次成立自己的專案團體﹐公開站出來要求與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對話﹐並具體提出解決的內容和條件。從公開信可以看出﹐難屬和傷殘者們始終是在等待和期盼﹐也在不斷的爭取和呼籲﹐願意在保障社會穩定和發展的同時﹐能夠正視並真誠解決“六四”問題。難屬和傷殘者今天成立對話團﹐完全是因為中共當局無視他們的良好願望和要求﹐他們被迫不得已才組織起來﹐尋求集體談判爭取公正的道路。成立與國家和政府機構領導人對話的團體﹐在中國大陸是一件很強烈並有著風險的舉動﹐八九年最終發生“六四”血案的民主運動﹐其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就是成立對話團﹐與中國國家和政府的重要官員對話。在中國當局目前連續鎮壓異議人士製造社會恐怖氛圍之時﹐難屬和傷殘者對話團的成立﹐顯然有敢於挑戰高壓恐怖的勇氣﹐不但對難屬和傷殘者有鼓舞和振作﹐也會抵禦社會的壓抑和沉悶。中共當局將很難應付難屬和傷殘者對話團的出現﹐如也像對付異議人士一樣鎮壓迫害﹐不僅國際和國內輿論無法面對﹐就是中共內部恐怕也難以完全一致﹐而聽任發展﹐這樣深獲國內外同情支持的活動﹐中共可能又害怕形成有力的挑戰。

中國人權完全支持難屬和傷殘者對話團的要求﹐並且強烈呼籲中國當局不得對他們進行鎮壓迫害﹐呼籲國內國際各界關注對話團並給予支持幫助﹐促成“六四”血案在本世紀獲得糾正解決。中共當局對眾多的社會問題總是以高壓和拖延對待﹐終於像中國官方理論家胡鞍鋼所言﹐中國社會每十年進入一個不穩定的高峰期﹐而距“六四”十週年的今年就是不穩定的高峰期。中共當局也深深感到這點並指示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但鎮壓手段只會將社會推入更危險的漩渦﹐一旦鎮壓失靈後果難以想象。中共當局如果真正期望社會穩定和發展﹐不能對強烈的必須解決的社會問題視而不見﹐等形成力量和挑戰時就採用暴力壓制﹐而應該採取負責的化解衝突和矛盾的辦法。對於“六四”難屬和傷殘者這樣早晚必須解決的問題﹐更應該採取主動方式妥善處理。


>


>

“六四”受難者對話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公開信全文如下﹕

“六四”受難者對話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
要求就“六四”慘案進行真誠、平等的對話

江澤民主席
朱鎔基總理
田紀雲副委員長
李瑞環政協主席﹕

今年是“六四”慘案十週年﹐我們作為這場慘案的死難者親屬和致傷、致殘的幸存者﹐也已在痛苦的煎熬中度過了十個年頭。在以往的幾年裡﹐我們曾多次致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勸請人大常委會和政府當局改變漠視民意、對人民呼聲置若罔聞的態度﹐就“六四”事件及受難者親屬問題與受難者群體進行直接的、有誠意的對話。然而﹐我們至今沒有得到人大和政府方面的任何答覆。

十年前的“六四”大屠殺﹐給國家、民族造成了嚴重的傷害﹐數以千計的家庭失去了親人﹐數以萬計的民眾致傷、致殘。這是中國百年來和平時期發生的最殘忍的暴行﹐也是 20 世紀和平時期在世界範圍內發生的最慘絕人寰的殺戮之一。這場大屠殺現已成為歷史﹐但它留給一個時代的惡夢般的恐懼﹐仍然沉重地壓在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

十年來﹐海內外正義之士和各界民眾﹐包括我們受難群體在內﹐一再要求重新評價“六四”﹐要求推翻強加於八九天安門運動的一切不實之詞﹐還這場偉大民主運動以本來面目﹔呼籲今天的國家和政府領導人以此為契機﹐清算歷史﹐改弦更張﹐重新啟動政治改革﹐保障公民權利﹐實行民主憲章。

為求得政府方面的誠意回應﹐我們作為受難群體﹐保持了極大的克制﹐始終以國家的穩定大局為重﹐以億萬民眾的福祉為念﹐堅持主張通過民主、法制的軌道﹐以協商、對話的方式求得“六四”問題的公正解決﹔堅持在政府對“六四”事件作出妥善處理之前﹐通過自己的努力﹐互助互慰﹐醫療創傷﹔並以非政治性的民間方式﹐爭取海內外人道援助﹐在可能範圍內使老有所養﹐幼有所教﹐傷殘病弱者有所撫恤。

但是﹐十年過去了﹐政府當局在解決“六四”事件的問題上﹐非但沒有表現出絲毫誠意﹐反而一再宣稱﹐已經作出的結論不能改變。政府的這種立場絕不代表民意﹐我們斷然不能接受。我們期待今天的國家和政府領導人改變態度﹐果斷地放棄當年鄧小平、李鵬等人對八九民運和“六四”事件的定性﹐面對歷史的罪惡﹐果敢地承擔起後果和責任。

今年是本世紀最後一年。百年來中國人民遭受了無盡的磨難﹐在一代又一代的人們身上留下了深重的創傷﹐我們這個民族再也不能揹負著這種苦難和創傷進入新的世紀。在這繼往開來的時刻﹐我們強烈呼籲政府當局﹐不要把“六四”問題的解決拖延到下一個世紀。

為此﹐我們願意以“六四”受難者對話團的名義﹐勸請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國務院總理 朱鎔基先生、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田紀雲先生、政協主席李瑞環先生﹐就下列有關“六四”事件的各項事宜進行真誠、平等的對話﹕

(一)由社會各界有代表性的人士組成專門的“六四”事件調查委員會﹐對整個“六四”事件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並向全國人民公佈調查結果﹐包括公佈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單和人數﹔

(二)責成政府有關部門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對其親屬作出個案交代﹔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並通過專項的“六四事件受難者賠償法案”﹐依法給予“六四”受難者及受難親屬相應的賠償﹔

(三)責成有關檢察機關對“六四”慘案立案偵察﹐按法定程序追究事件責任者的法律責任。

值此“六四”慘案十週年紀念日即將來臨之際﹐我們以良好的願望﹐期待著諸位國家領導人的誠意回應﹐並就我們的對話要求做出具體安排。同時﹐我們呼籲社會各界關注受難群體的命運﹐促成“六四”問題的公正解決。

“六四”受難者對話團成員( 20 人)﹕

丁子霖、張先玲、李雪文、周淑莊、徐玉、鄺滌清、楊大榕、蘇冰嫻、張樹森、尹敏、尤維潔、黃金平、方政、馮友祥、孫承康、杜東旭、郭麗英、張艷秋、吳定富、齊志勇。

聯繫人﹕丁子霖(地址﹕100572﹐北京市中國人民大學靜園一樓四十三號﹔電話﹕62512951)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