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強烈譴責江西新余警察胡平、何亮等人兇暴毆打獨立參選人劉萍、魏忠平的反人道、反法律行為! ! ! (公開簽名信)

2012年09月20日

【劉萍、魏忠平】公開信說,9月19日,江西新余市維權人士、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劉萍和魏忠平,到渝水公安分局遞交《遊行申請書》時,遭拘押、脫衣檢查、沒收手機,兩名警官對其謾罵、毆打,折磨長達11個小時。整個拘押過程,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系非法拘禁。

公開信強烈譴責江西新余渝水警方的暴行,要求當地政府立即糾正錯誤,嚴懲施暴者,並向兩位受害者公開道歉、賠償經濟損失,同時提供醫療救助。

知情人在9月20日寫的敘述事件經過的文章(附後)中,解釋了警方對兩位獨立參選人施暴是出於對他們的報復:劉萍、魏忠平和另一位獨立參選人李思華,在9月16日和9月18日新余的反日保釣遊行中,拍攝到了遊行隊伍中有大量便衣警察,而且政法委書記親臨現場指揮,各種“維穩”人員參與其中,“足可證明所謂自發的愛國遊行純屬謊言”,而且,劉萍在鏡頭中還認出了“兩會”期間給她戴黑頭套、將她從北京押回新余關進黑監獄、對她行凶搶劫的黑衣兇手。劉萍當日就將此照片貼到網上。

北京的肖國珍和廣州的隋牧青律師準備擔任劉萍女士的法律代理人,起訴新余市政府和公安局。

公開信簽名郵箱:shengyuanliuping@gmail.com


強烈譴責江西新余警察胡平、何亮等人兇暴毆打獨立參選人劉萍、魏忠平的反人道、反法律行為! ! ! (公開簽名信)

知悉江西省新余市著名維權人士、人大代表獨立參選人劉萍女士和魏忠平先生,9月19日因當地法院不受理行政訴訟而向渝水公安分局遞交《遊行申請書》時,遭到公安機關幹警脫衣檢查、關門暴打、折磨11余小時的消息,我們非常憤怒、非常震驚!

劉萍女士是江西新余“新鋼”鋼鐵廠內退職工,自2009年起一直為本廠工人爭取合法權益,提供法律諮詢和援助。 2011年春,她依照《選舉法》,以獨立參選人的身份公開參選當地人大代表。消息傳開後,在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新華網發展論壇、人民網強國論壇、中新網博客等媒體上掀起了層層熱浪,著名學者、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教授於建嶸老師在微博轉帖時,公開表示:“願為劉萍助選。 ”一時間,劉萍勇敢參選的事蹟廣為國內國際傳誦。

由於當地維穩機關的干擾,劉萍未能成為初步代表候選人,反被非法軟禁在仙女湖邊,她的參選以失敗告終。但2011年的獨立參選運動,作為普通女工的劉萍堪稱首倡,並以完全獨立的公民姿態,徹底的憲政民主立場,而獨領風騷。她和魏忠平、李思華三人一道,開創了中國城鎮工礦地區參選-動員的新模式。她以一個基督徒的崇高信仰、對民主自由的執著追求、堅韌的踐行精神,激勵了全國眾多的底層抗爭者走向推動人權、法治、自由、民主、憲政的道路。

劉萍為參选和堅持不懈地推進維權,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從2011年2月始,無數次維穩機關的無理拘押、傳喚、約談、軟禁、被旅遊,都降臨到她身上。她更多次遭到身份不明的黑惡勢力襲擊、毆打與損毀財物。在聲援陳光誠進軍臨沂和前往北京打工的途中,她多次遭到攔截,被脫光衣服,遭受女警和男警的公開毆打,身心屢受摧殘,數次住院治療。而全國各地前來新余聲援參選三傑的維權人士也遭受殘酷的暴力襲擊,杭州王成律師在幫助參選三傑進行選舉申述時,就被受操縱的黑勢力毆打至昏死。貴州網友黃鴻林在今年二月到新余探望、聲援劉萍時,在所住賓館被受指使的黑勢力打手用刀狂砍,一個手指被砍傷,幾乎致殘。

隨著薄熙來事件發生、王立軍的倒台,全國維穩機關大多有所收斂,但江西新余的強權者依然故我。據《維權網》9月20日報導,9月19日當日,劉萍、魏忠平向渝水公安分局遞交《遊行申請書》時,一進公安大門,警察們就關門大喊“一個都不能走”!而後,劉萍被強行推進審訊室,被警號為050529的女警官脫光衣服進行搜身檢查,強迫交出手機。警官何亮謾罵劉萍流氓婆、反革命,並不時毆打她,副大隊長胡平衝進去毆打並辱罵劉萍,見劉萍強嘴說“我要做公民、不做豬民”,胡平拳腳相加,捶她的頭、扇她的耳光,跺她的腳骨。劉萍一天未吃未喝,被打得口吐黃膽水。她有氣無力地向兩位警察申明“我有嚴重的膽囊炎、膽結石,隨時可能穿孔”。兩警官繼續邊打邊說:“你死不掉的,醫院就在旁邊。 ”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當晚19點40分鐘,劉萍“進去”後被折磨了11個多小時,才拖著傷痕累累、疲憊不堪的身軀被轟出了警局大門。她的手機被胡平以作案工具為由所“沒收”,不出具任何手續,其實質就是搶劫。整個拘押過程,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系非法拘禁。

參選三傑之一的魏忠平今年3月份曾被關在黑監獄裡,打斷了三根肋骨、一根橫突骨。 9月19日當日,他也同樣被搜身、暴毆、辱罵11個多小時;也同樣沒吃沒喝,不讓解小便,從頭到尾沒向他出示警官證件和任何強制措施的法律手續。儘管他反復強調自己曾經被打斷的骨頭尚未痊癒,卻絲毫不能令警察停止對他的拳擊。另一位著名的參選者李思華僅僅因為忙於為女兒看病而倖免於皮肉之苦。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三十七條、四十八條之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婦女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方面權利應受優先保護。

江西新余渝水公安分局在無法律與事實根據情況下,違背法律程序拘押劉萍、魏忠平二人,顯係濫用公權。幹警胡平、何亮對作為公民、婦女和母親的劉萍女士和作為公民、傷殘者的魏忠平先生的殘暴毆打,嚴重違反並踐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刑法》,嚴重侵害了兩位公民的人身權利、人格尊嚴和基本自由,是一種反人類、反人道、反法治的暴行,更是故意瀆職的犯罪行為!

在此,我等崇尚人權法治的各界人士,聯合署名,強烈地譴責江西新余渝水公安分局少數幹警毆打民主參選先行者劉萍女士、魏忠平先生的暴行!

我們強烈要求當地政府和監察機關、司法機關,立即糾正錯誤,嚴懲打人者,對相關責任人作出應有的法律處置,向公眾及社會界公開事件詳細經過,向劉萍女士和魏忠萍先生公開書面道歉並賠償全部經濟損失,同時為其二人提供緊急醫療救助。

我們敦促新余有關當局順應法治要求,懲惡揚善,切勿官官相護、拖延塞責,走向一條與崇尚民主法治的公民永遠對抗、永不和解、錯上加錯、自掘陷阱的危險之路!

2012年9月22日

簽名郵箱:shengyuanliuping@gmail.com

簽    名:

 

隋牧青(廣東律師,手機號碼:13711124956)

肖國珍(北京律師,手機號碼:15210442636)

郭飛雄(廣州維權推動者,手機號碼:18664641933)

郭春平(廣州維權人士,手機號碼:15814819686)

朱日坤(北京獨立製片人)

王  我(北京獨立紀錄片作者)

劉衛國(山東律師,手機號碼:13518610665)

丁家喜(北京律師,手機號碼:13701134609)

王全平(廣東律師,手機號碼:13189886111)

楊子立(北京公民)

吳  淦(超級低俗屠夫,廈門公民)

黃鴻林(貴州作家)

白  濤(公司職員,手機號碼:13060894064)

金光鴻(北京律師,手機號碼:18611206032)


附件:

觸目驚心——獨立參選人劉萍女士申請遊行遭到警察暴打!

兩位勇敢的維權律師,北京的肖國珍,廣州的隋牧青,已承諾出面擔任劉萍女士的法律代理人,準備起訴新余市政府和公安局。

並非偶然的是,這兩位律師都是基督徒。

肖國珍律師手機,15210442636   電子郵件,"肖國珍律師" <bjlawoffice@gmail.com>,

隋牧青律師手機,13711124956   電子郵件,"smq" <suimuqing5@163.com>,

以下是事情經過。

在新余渝水公安分局治安大隊經歷的暴行

江西新余獨立參選人、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去渝水區公安分局申請遊行被“關起門來打狗”

江西三位獨立參選人、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相約昨天(2012年9月19日)上午,去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遞交劉萍抗議新余市和渝水區兩級法院對其5起行政訴訟不簽收、不受理、不回复的《遊行申請書》。因李思華要帶女兒去看病並要送其上學,臨時改由劉、魏先去,李隨後再去。

但是,在劉萍、魏忠平約8點半鐘到達渝水公安分局之後,直至19點40分鐘左右,他們先後拖著傷痕累累的疲憊身軀離開這個恐怖魔窟的11個多小時裡,卻發生了一場公安機關將申請人“關起門來打狗”的無法無天的慘劇。這是一場在現代文明時代所謂“法治社會”裡罪不容赦的野蠻暴行。

在9•16和9•18新余反日保釣遊行中,江西這三位獨立參選人拍攝到了遊行隊伍中大量便衣警察等“維穩”人員的鏡頭,足可證明兩個事實。一是足可證明所謂自發的愛國遊行純屬謊言。政法委書記親臨現場指揮,國保警察、武裝保衛、治安巡邏等各種“維穩”隊伍傾巢出動,遊行隊伍中神秘的“便衣”隨處可見。

三位獨立參選人的拍照足可證明的另一個事實,就是一次次對他們非法拘禁並行凶施暴的便衣警察也一個個在遊行隊伍中“閃亮登場”。劉萍在鏡頭里認出“兩會”期間給她戴黑頭套、將她從北京押回新余關進黑監獄、對她行凶搶劫的黑衣兇手後欣喜若狂,當日就將其掛網曝曬,呼籲人肉搜索。

魏忠平也在鏡頭里找到了“兩會”期間把他關在黑監獄裡,打斷他三根肋骨、一根橫突骨的惡魔兇手。這些鏡頭,為下一步清算罪惡提供了證據基礎的同時,也急劇加大了這幾位獨立參選人人身安全的危險。昨天,劉萍、​​魏忠平在公安機關被“關起門來打狗”的暴行慘劇,就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

9•18當晚,新余市公安局袁河分局鐵山派出所就有一位舒姓警官找劉萍“談話”,被劉萍拒之門外。 9•19一大早,劉萍單位的“維穩”人員又上門,要帶她去仙女湖住幾天,實際就是要軟禁幾天。劉萍說明她要和魏忠平一起去遞交遊行申請書,單位“維穩”人員就要求陪同他們去遞交申請後再去仙女湖。

9•19約8點半鐘,劉萍和魏忠平在“維穩”人員陪同下來到渝水公安分局門前,魏忠平幫劉萍拍了張照片後,劉萍將其發到騰訊微博上,說自己來遞交遊行申請,抗議法院剝奪當事人訴訟權利的行為,目的是捍衛法律和公民的訴訟權利。但就因為她這一拍照發微博的合法行為,卻成了渝水警方對她行凶施暴的藉口。

這時,魏忠平單位的“維穩”人員也聞訊趕到了渝水公安分局,想來勸走魏忠平。他們進公安大門後,警察們就關門大喊“一個都不能走”!再次形成了去年9月底杭州王成律師在新余被“關起門來打狗”的架勢。 “維穩”人員也被誤認為是來申請遊行的,一起被強行滯留在大廳,被搶奪手機,被強拉硬扯,其情其景好不狼狽。

劉萍被帶離大廳“進去”後不久,魏忠平也被帶“進去”了。 “進去”這一公安機關的專用詞語,有過“進去”經歷的人,就會對其血腥恐怖的內涵而毛骨悚然。劉萍和魏忠平兩家單位的“維穩”人員既被“自家人”所誤會造成了尷尬不悅,又見證了劉萍、魏忠平只因依法申請遊行就被治安大隊強行帶“進去”的事實。

治安大隊是原來拘留所的四合院改造的,只有一個進出口,四周極端封閉。劉萍“進去”後反復強調是來交遊行申請的,單位領導在大廳等,希望盡快交了就走。但是,約9時許,她被強行推進最里間審訊室,一名警號為050529的女警官要她脫光衣服進行搜身檢查後,強迫要她交出手機。劉萍問憑什麼?有法律依據嗎?

在她們爭執時,還沒等劉萍穿好褲子,警號為051110的胡平副大隊長就衝進來搶奪她的手機。劉萍要求他出具物品扣押單,並在手掌上記錄了胡平051110、何亮051247和女警官050529的警號,何亮和女警官就野蠻粗暴地反扭劉萍雙手並毆打,扳開其手掌強行擦掉記錄的警號。何亮謾罵劉萍流氓婆,反革命,還搞什麼民主,憑你們幾個人就想推翻共產黨嗎?

兩名警官圍毆劉萍,劉萍掙扎,何亮便大喊劉萍襲警。一名便衣警察便用DV對著劉萍拍攝,劉萍要求他們出具法律手續,他們強制劉萍坐下來做訊問筆錄。劉萍要求他出示警官證,他每問一句,劉萍就回敬一句“請出示你的警官證”。何亮就自言自語地按其所需做虛假筆錄。約9點20分鐘,搶奪劉萍手機出去後的胡平副大隊長又衝進去毆打並辱罵劉萍:對殺人犯我都尊重他,唯獨不能容忍你這種死皮賴臉的賤貨,對你要見一次打一次,看你還敢不敢再來這裡。

何亮搶掉魏忠平佩戴的“公民”胸章,胡平見劉萍胸前也掛著一枚“公民”胸章就質問劉萍:昨天遊行時,你喊了中華民國萬歲嗎?打倒腐敗是你喊的嗎?你的本事就是跨腿賣屄,你這個反革命竟然敢搞非法遊行,你只配去做雞賣屄。見劉萍強嘴說“我要做公民、不做豬民”,兇殘胡平就拳腳相加,捶她的頭、扇其耳光,跺其腳骨。

劉萍一天未吃未喝,被打得口吐黃膽水。她有氣無力地向兩位警察申明“我有嚴重的膽囊炎、膽結石,隨時可能穿孔”。兩警官繼續邊打邊說“你死不掉的,醫院就在旁邊”。直到他們打累了才停下來給劉萍做DNA,拍照,留指印、掌印等等,建所謂“犯罪嫌疑人”數據庫。劉萍質問你們憑什麼這麼做?但她就無力抗拒。

直至19點40分鐘,劉萍“進去”後被折騰了11個多小時,才拖著傷痕累累、疲憊不堪的身軀被轟出了警局大門。劉萍的手機被胡平以作案工具為由所“沒收”,不出具任何手續,其實質就是搶劫。在警局門口,劉萍哀求擺地攤賣香瓜的老​​闆借手機打了李思華電話。李思華趕去後,他們向110報警。一輛贛-K011B號警車載著6名警員來到後,只一名X00090號協警問了劉萍幾句話,其餘警察進警局出來後,只見一人一揮手,就都上車揚長而去了。

魏忠平只比劉萍早幾分鐘出來。他也同樣被搜身、被暴毆、被辱罵了11個多小時;也同樣沒吃沒喝,不讓解小便;也同樣被強迫在“犯罪嫌疑人”訊問筆錄上簽字畫押;也同樣被扎針按印建“犯罪嫌疑人”數據庫;也同樣從頭到尾沒向他出示警官證件和任何強制措施的法律手續。

魏忠平說“我們是來遞交遊行申請的,我們沒有涉嫌犯罪的任何事實和證據,在犯罪的是你們,你們沒有任何法律手續非法拘禁並暴力毆打我們,是惡性刑事犯罪” 。魏忠平義正詞嚴的據理力爭,招來了一頓更加狠毒的惡打。儘管他反復強調自己曾經被打斷的骨頭尚未痊癒,卻絲毫不能阻止人民警察那罪惡的鐵拳。

李思華帶女兒看完病送其上學後,就聯繫不上劉萍、魏忠平。直至下午4時許,他判斷他們可能出事了。自從獨立參選人民代表後,他們三人就成了新余市的高敏維穩對象,不斷被抓被關被打被搶。而他們堅持從區裡到市裡到省裡到京城,一步步依法維權,一步步申請信息公開、行政復議、行政訴訟,甚至刑事報案。

他們拿起法律武器維權,大膽與官方叫板的公民行動,已經把一些“維穩”官員逼到了狗急跳牆的地步。尤其是在9•16和9•18遊行隊伍中拍到了那幾個便衣警察兇手並掛網曝曬、人肉搜索後,這實際上就​​給他們的人身安全埋下了危險的伏筆。所以,李思華判斷劉萍、魏忠平去公安局遞交遊行申請恐怕是“自投羅網”了!

治安大隊長電話預約李思華下午4點左右回復其遊行申請。為尋找劉萍、魏忠平的下落,李思華只好單刀赴會。與9•11那天劉萍陪他去交遊行申請相比較,他感到了一種特殊的緊張氣氛。他接受了特別的盤查後被帶進一個小房間搜身檢查,被搜出手機和微型攝像機後,被“勸說”回去,不要糾纏惹禍。

李思華堅持認為自己的遊行申請是合法的,並強烈要求警方出具書面回复意見。他說我申請遊行是抗議法院不依法回复我的訴訟請求,而你們以同樣不書面回复的方式對待當事人,我將同樣抗議你們。我之所以帶微型攝像機,就是要取證證實我走過的法定程序。但是,不管李思華說一千道一萬,他都得不到任何書面回复。

李思華沒被允許“進去”,既免遭了皮肉之苦,也沒能找到劉萍、魏忠平的下落。但他更堅信了“他們已被警方控制”的判斷。正當他準備上網擴散這一消息時,他接到了劉萍的求助電話。當晚,這三位江西獨立參選人匯聚到一位李姓女維權人士家中後,對於警方所謂“關起門來打狗”的陰謀和暴行,他們四對淚眼相視無語… …難道寄希望於體制內的政改,助推民主法治進程,真的就是與虎謀皮嗎?

2012年9月20日

附:

劉萍13879013098

魏忠平13507902465

李思華13320001271

施暴行凶惡警胡平副大隊長手機13907903015

渝水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隊電話0790-6200301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