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强烈谴责江西新余警察胡平、何亮等人凶暴殴打独立参选人刘萍、魏忠平的反人道、反法律行为!!!(公开签名信)

2012年09月20日

【刘萍、魏忠平】公开信说,9月19日,江西新余市维权人士、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和魏忠平,到渝水公安分局递交《游行申请书》时,遭拘押、脱衣检查、没收手机,两名警官对其谩骂、殴打,折磨长达11个小时。整个拘押过程,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系非法拘禁。

公开信强烈谴责江西新余渝水警方的暴行,要求当地政府立即纠正错误,严惩施暴者,并向两位受害者公开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同时提供医疗救助。

知情人在9月20日写的叙述事件经过的文章(附后)中,解释了警方对两位独立参选人施暴是出于对他们的报复:刘萍、魏忠平和另一位独立参选人李思华,在9月16日和9月18日新余的反日保钓游行中,拍摄到了游行队伍中有大量便衣警察,而且政法委书记亲临现场指挥,各种“维稳”人员参与其中,“足可证明所谓自发的爱国游行纯属谎言”,而且,刘萍在镜头中还认出了“两会”期间给她戴黑头套、将她从北京押回新余关进黑监狱、对她行凶抢劫的黑衣凶手。刘萍当日就将此照片贴到网上。

北京的肖国珍和广州的隋牧青律师准备担任刘萍女士的法律代理人,起诉新余市政府和公安局。

公开信签名邮箱:shengyuanliuping@gmail.com


强烈谴责江西新余警察胡平、何亮等人凶暴殴打独立参选人刘萍、魏忠平的反人道、反法律行为!!!(公开签名信)

知悉江西省新余市著名维权人士、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女士和魏忠平先生,9月19日因当地法院不受理行政诉讼而向渝水公安分局递交《游行申请书》时,遭到公安机关干警脱衣检查、关门暴打、折磨11余小时的消息,我们非常愤怒、非常震惊!

刘萍女士是江西新余“新钢”钢铁厂内退职工,自2009年起一直为本厂工人争取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2011年春,她依照《选举法》,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公开参选当地人大代表。消息传开后,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新华网发展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中新网博客等媒体上掀起了层层热浪,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老师在微博转帖时,公开表示:“愿为刘萍助选。”一时间,刘萍勇敢参选的事迹广为国内国际传诵。

由于当地维稳机关的干扰,刘萍未能成为初步代表候选人,反被非法软禁在仙女湖边,她的参选以失败告终。但2011年的独立参选运动,作为普通女工的刘萍堪称首倡,并以完全独立的公民姿态,彻底的宪政民主立场,而独领风骚。她和魏忠平、李思华三人一道,开创了中国城镇工矿地区参选-动员的新模式。她以一个基督徒的崇高信仰、对民主自由的执着追求、坚韧的践行精神,激励了全国众多的底层抗争者走向推动人权、法治、自由、民主、宪政的道路。

刘萍为参选和坚持不懈地推进维权,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从2011年2月始,无数次维稳机关的无理拘押、传唤、约谈、软禁、被旅游,都降临到她身上。她更多次遭到身份不明的黑恶势力袭击、殴打与损毁财物。在声援陈光诚进军临沂和前往北京打工的途中,她多次遭到拦截,被脱光衣服,遭受女警和男警的公开殴打,身心屡受摧残,数次住院治疗。而全国各地前来新余声援参选三杰的维权人士也遭受残酷的暴力袭击,杭州王成律师在帮助参选三杰进行选举申述时,就被受操纵的黑势力殴打至昏死。贵州网友黄鸿林在今年二月到新余探望、声援刘萍时,在所住宾馆被受指使的黑势力打手用刀狂砍,一个手指被砍伤,几乎致残。

随着薄熙来事件发生、王立军的倒台,全国维稳机关大多有所收敛,但江西新余的强权者依然故我。据《维权网》9月20日报道,9月19日当日,刘萍、魏忠平向渝水公安分局递交《游行申请书》时,一进公安大门,警察们就关门大喊“一个都不能走”!而后,刘萍被强行推进审讯室,被警号为050529的女警官脱光衣服进行搜身检查,强迫交出手机。警官何亮谩骂刘萍流氓婆、反革命,并不时殴打她,副大队长胡平冲进去殴打并辱骂刘萍,见刘萍强嘴说“我要做公民、不做猪民”,胡平拳脚相加,捶她的头、扇她的耳光,跺她的脚骨。刘萍一天未吃未喝,被打得口吐黄胆水。她有气无力地向两位警察申明“我有严重的胆囊炎、胆结石,随时可能穿孔”。两警官继续边打边说:“你死不掉的,医院就在旁边。”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下来,当晚19点40分钟,刘萍“进去”后被折磨了11个多小时,才拖着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身躯被轰出了警局大门。她的手机被胡平以作案工具为由所“没收”,不出具任何手续,其实质就是抢劫。整个拘押过程,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系非法拘禁。

参选三杰之一的魏忠平今年3月份曾被关在黑监狱里,打断了三根肋骨、一根横突骨。9月19日当日,他也同样被搜身、暴殴、辱骂11个多小时;也同样没吃没喝,不让解小便,从头到尾没向他出示警官证件和任何强制措施的法律手续。尽管他反复强调自己曾经被打断的骨头尚未痊愈,却丝毫不能令警察停止对他的拳击。另一位著名的参选者李思华仅仅因为忙于为女儿看病而幸免于皮肉之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三十七条、四十八条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方面权利应受优先保护。

江西新余渝水公安分局在无法律与事实根据情况下,违背法律程序拘押刘萍、魏忠平二人,显系滥用公权。干警胡平、何亮对作为公民、妇女和母亲的刘萍女士和作为公民、伤残者的魏忠平先生的残暴殴打,严重违反并践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刑法》,严重侵害了两位公民的人身权利、人格尊严和基本自由,是一种反人类、反人道、反法治的暴行,更是故意渎职的犯罪行为!

在此,我等崇尚人权法治的各界人士,联合署名,强烈地谴责江西新余渝水公安分局少数干警殴打民主参选先行者刘萍女士、魏忠平先生的暴行!

我们强烈要求当地政府和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立即纠正错误,严惩打人者,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应有的法律处置,向公众及社会界公开事件详细经过,向刘萍女士和魏忠萍先生公开书面道歉并赔偿全部经济损失,同时为其二人提供紧急医疗救助。

我们敦促新余有关当局顺应法治要求,惩恶扬善,切勿官官相护、拖延塞责,走向一条与崇尚民主法治的公民永远对抗、永不和解、错上加错、自掘陷阱的危险之路!

2012年9月22日

签名邮箱:shengyuanliuping@gmail.com

签    名:

 

隋牧青(广东律师,手机号码:13711124956)

肖国珍(北京律师,手机号码:15210442636)

郭飞雄(广州维权推动者,手机号码:18664641933)

郭春平(广州维权人士,手机号码:15814819686)

朱日坤(北京独立制片人)

王  我(北京独立纪录片作者)

刘卫国(山东律师,手机号码:13518610665)

丁家喜(北京律师,手机号码:13701134609)

王全平(广东律师,手机号码:13189886111)

杨子立(北京公民)

吴  淦(超级低俗屠夫,厦门公民)

黄鸿林(贵州作家)

白  涛(公司职员,手机号码:13060894064)

金光鸿(北京律师,手机号码:18611206032)


附件:

触目惊心——独立参选人刘萍女士申请游行遭到警察暴打!

两位勇敢的维权律师,北京的肖国珍,广州的隋牧青,已承诺出面担任刘萍女士的法律代理人,准备起诉新余市政府和公安局。

并非偶然的是,这两位律师都是基督徒。

肖国珍律师手机,15210442636   电子邮件,"肖国珍律师" <bjlawoffice@gmail.com>,

隋牧青律师手机,13711124956   电子邮件,"smq" <suimuqing5@163.com>,

以下是事情经过。

在新余渝水公安分局治安大队经历的暴行

江西新余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去渝水区公安分局申请游行被“关起门来打狗”

江西三位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相约昨天(2012年9月19日)上午,去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递交刘萍抗议新余市和渝水区两级法院对其5起行政诉讼不签收、不受理、不回复的《游行申请书》。因李思华要带女儿去看病并要送其上学,临时改由刘、魏先去,李随后再去。

但是,在刘萍、魏忠平约8点半钟到达渝水公安分局之后,直至19点40分钟左右,他们先后拖着伤痕累累的疲惫身躯离开这个恐怖魔窟的11个多小时里,却发生了一场公安机关将申请人“关起门来打狗”的无法无天的惨剧。这是一场在现代文明时代所谓“法治社会”里罪不容赦的野蛮暴行。

在9•16和9•18新余反日保钓游行中,江西这三位独立参选人拍摄到了游行队伍中大量便衣警察等“维稳”人员的镜头,足可证明两个事实。一是足可证明所谓自发的爱国游行纯属谎言。政法委书记亲临现场指挥,国保警察、武装保卫、治安巡逻等各种“维稳”队伍倾巢出动,游行队伍中神秘的“便衣”随处可见。

三位独立参选人的拍照足可证明的另一个事实,就是一次次对他们非法拘禁并行凶施暴的便衣警察也一个个在游行队伍中“闪亮登场”。刘萍在镜头里认出“两会”期间给她戴黑头套、将她从北京押回新余关进黑监狱、对她行凶抢劫的黑衣凶手后欣喜若狂,当日就将其挂网曝晒,呼吁人肉搜索。

魏忠平也在镜头里找到了“两会”期间把他关在黑监狱里,打断他三根肋骨、一根横突骨的恶魔凶手。这些镜头,为下一步清算罪恶提供了证据基础的同时,也急剧加大了这几位独立参选人人身安全的危险。昨天,刘萍、魏忠平在公安机关被“关起门来打狗”的暴行惨剧,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9•18当晚,新余市公安局袁河分局铁山派出所就有一位舒姓警官找刘萍“谈话”,被刘萍拒之门外。9•19一大早,刘萍单位的“维稳”人员又上门,要带她去仙女湖住几天,实际就是要软禁几天。刘萍说明她要和魏忠平一起去递交游行申请书,单位“维稳”人员就要求陪同他们去递交申请后再去仙女湖。

9•19约8点半钟,刘萍和魏忠平在“维稳”人员陪同下来到渝水公安分局门前,魏忠平帮刘萍拍了张照片后,刘萍将其发到腾讯微博上,说自己来递交游行申请,抗议法院剥夺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行为,目的是捍卫法律和公民的诉讼权利。但就因为她这一拍照发微博的合法行为,却成了渝水警方对她行凶施暴的借口。

这时,魏忠平单位的“维稳”人员也闻讯赶到了渝水公安分局,想来劝走魏忠平。他们进公安大门后,警察们就关门大喊“一个都不能走”!再次形成了去年9月底杭州王成律师在新余被“关起门来打狗”的架势。“维稳”人员也被误认为是来申请游行的,一起被强行滞留在大厅,被抢夺手机,被强拉硬扯,其情其景好不狼狈。

刘萍被带离大厅“进去”后不久,魏忠平也被带“进去”了。“进去”这一公安机关的专用词语,有过“进去”经历的人,就会对其血腥恐怖的内涵而毛骨悚然。刘萍和魏忠平两家单位的“维稳”人员既被“自家人”所误会造成了尴尬不悦,又见证了刘萍、魏忠平只因依法申请游行就被治安大队强行带“进去”的事实。

治安大队是原来拘留所的四合院改造的,只有一个进出口,四周极端封闭。刘萍“进去”后反复强调是来交游行申请的,单位领导在大厅等,希望尽快交了就走。但是,约9时许,她被强行推进最里间审讯室,一名警号为050529的女警官要她脱光衣服进行搜身检查后,强迫要她交出手机。刘萍问凭什么?有法律依据吗?

在她们争执时,还没等刘萍穿好裤子,警号为051110的胡平副大队长就冲进来抢夺她的手机。刘萍要求他出具物品扣押单,并在手掌上记录了胡平051110、何亮051247和女警官050529的警号,何亮和女警官就野蛮粗暴地反扭刘萍双手并殴打,扳开其手掌强行擦掉记录的警号。何亮谩骂刘萍流氓婆,反革命,还搞什么民主,凭你们几个人就想推翻共产党吗?

两名警官围殴刘萍,刘萍挣扎,何亮便大喊刘萍袭警。一名便衣警察便用DV对着刘萍拍摄,刘萍要求他们出具法律手续,他们强制刘萍坐下来做讯问笔录。刘萍要求他出示警官证,他每问一句,刘萍就回敬一句“请出示你的警官证”。何亮就自言自语地按其所需做虚假笔录。约9点20分钟,抢夺刘萍手机出去后的胡平副大队长又冲进去殴打并辱骂刘萍:对杀人犯我都尊重他,唯独不能容忍你这种死皮赖脸的贱货,对你要见一次打一次,看你还敢不敢再来这里。

何亮抢掉魏忠平佩戴的“公民”胸章,胡平见刘萍胸前也挂着一枚“公民”胸章就质问刘萍:昨天游行时,你喊了中华民国万岁吗?打倒腐败是你喊的吗?你的本事就是跨腿卖屄,你这个反革命竟然敢搞非法游行,你只配去做鸡卖屄。见刘萍强嘴说“我要做公民、不做猪民”,凶残胡平就拳脚相加,捶她的头、扇其耳光,跺其脚骨。

刘萍一天未吃未喝,被打得口吐黄胆水。她有气无力地向两位警察申明“我有严重的胆囊炎、胆结石,随时可能穿孔”。两警官继续边打边说“你死不掉的,医院就在旁边”。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下来给刘萍做DNA,拍照,留指印、掌印等等,建所谓“犯罪嫌疑人”数据库。刘萍质问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但她就无力抗拒。

直至19点40分钟,刘萍“进去”后被折腾了11个多小时,才拖着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身躯被轰出了警局大门。刘萍的手机被胡平以作案工具为由所“没收”,不出具任何手续,其实质就是抢劫。在警局门口,刘萍哀求摆地摊卖香瓜的老板借手机打了李思华电话。李思华赶去后,他们向110报警。一辆赣-K011B号警车载着6名警员来到后,只一名X00090号协警问了刘萍几句话,其余警察进警局出来后,只见一人一挥手,就都上车扬长而去了。

魏忠平只比刘萍早几分钟出来。他也同样被搜身、被暴殴、被辱骂了11个多小时;也同样没吃没喝,不让解小便;也同样被强迫在“犯罪嫌疑人”讯问笔录上签字画押;也同样被扎针按印建“犯罪嫌疑人”数据库;也同样从头到尾没向他出示警官证件和任何强制措施的法律手续。

魏忠平说“我们是来递交游行申请的,我们没有涉嫌犯罪的任何事实和证据,在犯罪的是你们,你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拘禁并暴力殴打我们,是恶性刑事犯罪”。魏忠平义正词严的据理力争,招来了一顿更加狠毒的恶打。尽管他反复强调自己曾经被打断的骨头尚未痊愈,却丝毫不能阻止人民警察那罪恶的铁拳。

李思华带女儿看完病送其上学后,就联系不上刘萍、魏忠平。直至下午4时许,他判断他们可能出事了。自从独立参选人民代表后,他们三人就成了新余市的高敏维稳对象,不断被抓被关被打被抢。而他们坚持从区里到市里到省里到京城,一步步依法维权,一步步申请信息公开、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甚至刑事报案。

他们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大胆与官方叫板的公民行动,已经把一些“维稳”官员逼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尤其是在9•16和9•18游行队伍中拍到了那几个便衣警察凶手并挂网曝晒、人肉搜索后,这实际上就给他们的人身安全埋下了危险的伏笔。所以,李思华判断刘萍、魏忠平去公安局递交游行申请恐怕是“自投罗网”了!

治安大队长电话预约李思华下午4点左右回复其游行申请。为寻找刘萍、魏忠平的下落,李思华只好单刀赴会。与9•11那天刘萍陪他去交游行申请相比较,他感到了一种特殊的紧张气氛。他接受了特别的盘查后被带进一个小房间搜身检查,被搜出手机和微型摄像机后,被“劝说”回去,不要纠缠惹祸。

李思华坚持认为自己的游行申请是合法的,并强烈要求警方出具书面回复意见。他说我申请游行是抗议法院不依法回复我的诉讼请求,而你们以同样不书面回复的方式对待当事人,我将同样抗议你们。我之所以带微型摄像机,就是要取证证实我走过的法定程序。但是,不管李思华说一千道一万,他都得不到任何书面回复。

李思华没被允许“进去”,既免遭了皮肉之苦,也没能找到刘萍、魏忠平的下落。但他更坚信了“他们已被警方控制”的判断。正当他准备上网扩散这一消息时,他接到了刘萍的求助电话。当晚,这三位江西独立参选人汇聚到一位李姓女维权人士家中后,对于警方所谓“关起门来打狗”的阴谋和暴行,他们四对泪眼相视无语……难道寄希望于体制内的政改,助推民主法治进程,真的就是与虎谋皮吗?

2012年9月20日

附:

刘萍13879013098

魏忠平13507902465

李思华13320001271

施暴行凶恶警胡平副大队长手机13907903015

渝水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队电话0790-620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