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郭飛雄妻子張青致習近平公開信

2013年08月19日

在公開信中,張青強烈抗議中國政府第四次拘捕她丈夫郭飛雄,呼籲立即無罪釋放他。她說這樣做將對中國的和平轉型和改善人權有幫助。


郭飛雄妻子張青致習近平公開信

要求中國政府立即無罪釋放郭飛雄。

同時向國際社會緊急呼籲:請關注郭飛雄。您們的關注對中國的和平轉型尤其對中國的人權事業會有很大幫助!我以郭飛雄妻子的身份,即一個受難者的妻子的身份,感謝您們!

習近平先生:

我是郭飛雄(本名楊茂東)的妻子:張青。昨天獲知郭飛雄又一次被以莫須有的“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刑拘,我非常震驚和憤怒。首先必須向你本人以及你領導下的中國政府表達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的強烈抗議!

這是郭飛雄第四次被中國政府關進監獄。在這個不眠之夜,痛苦的回憶要把我淹沒。我必須掙扎,必須提起筆寫這封公開信。我要告訴你、告訴全世界,過去十年,中國良心犯郭飛雄曾經遭受怎樣殘酷的折磨;作為他的妻子及他的兒女,受到了怎樣的牽連和迫害,經歷了怎樣的痛苦和悲傷。

自2003年投入維權運動以來,郭飛雄四次被非法拘捕。非法毆打和酷刑,於他更是家常便飯。包括:

  1. 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被疲勞審訊13個日夜,不許他睡覺。
  2. 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戴上腳鐐100多天。
  3. 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手腳穿插固定銬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彎曲。
  4. 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被警察拔頭髮、搔癢侮辱達20多天。
  5. 在被轉押瀋陽後,被辦案人員戴上死刑犯的黑頭套,押到秘密關押地點進行暴打。
  6. 在瀋陽警方辦案人帶到秘密關押地點,坐老虎凳4小時。
  7. 在瀋陽秘密關押地點,被辦案警察兇殘地反吊雙手懸空,靠雙手肩關節支撐全身重量。
  8. 在瀋陽秘密關押地點,被辦案警察用高壓電警棍電擊生殖器。郭飛雄不堪其辱,憤而沖向玻璃窗自殺未遂。
  9. 瀋陽警方把郭飛雄與死刑犯關押在一起,絕望的死刑犯威脅要挖他的眼睛。郭飛雄不得已奮力砸破窗戶玻璃與之抗爭。

在郭飛雄受到迫害的同時,我也因為警方的干預失去了工作,而且被跟踪。警方甚至跟踪我的孩子。還記得9歲的女兒被跟的太近,感到恐懼,想快快走開拉遠距離,可是警察反而跟的更緊。她回家後給我說:“我要是會變魔術把他們都變沒有就好了!

對我們一家的迫害,後來更升級到不讓我的兩個孩子上學。警方曾威脅郭飛雄:“我們不會讓你的兒子上小學的。我們不會讓你的女兒升初中的。 ”他們的確說到做到。兒子失學一年。在女兒升學時,同班同學都有初中上,我女兒沒有。記得那段時間,我每天焦慮地為我女兒升學的事寫公開信,出門為她找學校。每次回家,女兒給我開門,都用怯怯的聲音問我:“找到學校了嗎? ” 我總是難以啟齒地說:“沒有”。不僅用監獄、用酷刑折磨大人,更折磨孩子、更不惜毀掉孩子的前程,這樣殘忍的連坐,古往今來應該都屬罕見吧。這對我來說是最大壓力,也是我們在朋友幫助下輾轉來到美國的最重要的原因。

我們多麼的希望所有這些噩夢儘早結束,多麼希望人權和法治在中國受到起碼的尊重。所以,習近平先生,當你上任之初宣誓要全面實施憲法,宣誓要在每一個案件中體現公平正義,雖然我們早已經絕望,但那些話確實說到我們心坎上,我們又不免泛起一絲絲希翼,哪怕那些宣誓只兌現百分之一呢?對良心犯和良心犯家屬也是大旱中的甘霖啊。

但是,打擊猝然來臨,我們又一次陷於絕望之中。 8月17日,女兒先我獲知郭飛雄早在8月8號被廣州國保密捕,她告訴我:“看到這消息的瞬間,就感覺有一種從體內散發出來的發涼發麻的感覺,大腦暈眩。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想哭,想喊:又被抓了?他才出來幾天? ”習近平先生,你也有女兒,你告訴我,在那樣的場合,我該怎樣面對、怎樣寬慰我的女兒?

我為我的丈夫而驕傲。他是一個寬容、良善、有責任感、有悲憫心的人,一個理想主義者,一個不懈的奮鬥者。我們全家人都尊敬他,愛他。 2008年他還在梅州監獄時,女兒給他寫信,畫了一張他的卡通像,在那張畫上她寫道:“我是英雄”。她說爸爸了不起,為堅持信念吃了那麼多的苦,而且一直保守他的心靈平和。我很佩服他。他不可能犯罪,不可能是罪犯。恰恰是那些把無辜公民當罪犯投入大牢的人,才是真正的罪犯。

習近平先生,今天寫這封公開信,是我給國家最高領導人的第九封公開信。以前的信統統石沉大海,這封信的命運會怎麼樣?我不敢想。但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能放棄努力。我要通過這封信告語天下,向天下人訴說我的衷曲,向上蒼祈求我的丈夫平安。

在此,我謹以郭飛雄妻子的身份,嚴正要求中國政府立即無罪釋放郭飛雄。

我同時向國際社會緊急呼籲:請關注郭飛雄。您們的關注對中國的和平轉型尤其對中國的人權事業會有很大幫助!我以郭飛雄妻子的身份,即一個受難者的妻子的身份,感謝您們!

順祝

平安!

郭飛雄(楊茂東)太太、中國公民:張青

2013年8月19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