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許志永

2013年08月14日

文章表達了一位普通人對許志永的讚揚和推崇。文章說,當局抓捕許志永是愚蠢的,因為抓捕他讓更多人知道了他和新公民運動。


公民許志永

我是工人,沒讀過大學,博齡不過1年,不懂高深的理論,也沒有很多的見識。按理說,許志永涉及民主自由之類的話題,更適合公知們評說,而無需我議論;但是公知們大都三緘其口,而我沒有公知的羽毛可以愛惜,雖沒有理論,但還有常識,雖沒有知識,但還有良知,所以我對人對事的認知更多都是以基於常識和良知來做判斷。

我沒見過許志永,更不敢自詡為他的朋友,知道許志永,是源於他的《這十年》,讀了之後心中充滿崇敬。之後又陸續讀了一些他的文章,了解一些關於許志永的事,所以我對許志永的認知更多的只是自己的一些解讀。對我來說,許先生是個需要仰視的人,連長期和他打交道的國保都評價他是個純粹的人、一個理想主義者。他自小成績優秀,家庭也從未受過政府打壓,工作順利,本可以過上優裕的生活(此為和許志永對話國保所言),但許志永卻偏偏有一顆悲憫之心,為孫志剛呼,為身陷黑磚窯的人呼,為上訪者呼,為結石​​寶寶呼,為高鐵遇難者呼,為民工子女的教育權呼,為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呼……在他所有的挨打和被關押經歷中,沒有一次是因為他自己的事情。他是一位溫和的改良者,又是北大法學博士,所作所為無不嚴守法律,就這樣的一個溫和又充滿善意的人竟然先被軟禁,後被抓捕,豈不悲哉?

許志永不是一個政治人物,他所做的一切均出自內心對人性的關愛,對弱者的悲憫,和對自由公正的追求,他始終溫和而理性,他所做的事超越左右。許志永曾經和國寶說:我絕不是為權力私慾不擇手段的人,我們是理性的建設者,前進的每一步都不會給國家帶來災難,而只會帶來光明和希望。災​​難正在醞釀,是你們製造的,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減少不公、憤怒和災難,減輕人民在必然到來的社會變革中的代價。從這個意義上說,許志永其實是在幫助當局維穩,這應該也是有些民主人士對許志永有看法之處。在他們看來,爭取民主就要有犧牲,就要有捨棄,就要有代價。而許志永卻不願意任何人成為這代價之一,所以他倡導新公民運動來推動這個國家改變,結束專制。

許志永不是坐牢最多的,也不是民意代表,但他做過的實實在在的事情應該是最多之一,而且這些事情關乎很多人,譬如收容審查制度的受害者們,譬如異地高考的家長和孩子們,譬如結石寶寶的家庭。他做的這些事情都充滿了人性的光輝,理性而不激進,潤物細無聲。在他做的所有事情上,我們完全看不出功利的影子,他是個大愛之人。抓捕這樣的人,如果不是出自愚蠢,就是出自內心的恐懼,對公民社會的恐懼,對民眾覺醒的恐懼;其目的則是卑鄙的,出於一黨之私、一政之私,而罔顧民眾福祉,社會進步。

許志永是個真誠的人,在他的文中看不到絲毫虛偽和謊言,他甚至不會為求自己的生存空間與慣於撒謊者的當政者虛與委蛇,抓捕者斥責他不愛黨時,他明確的回答:“我的祖國五千年了,來自西方的黨還不到百年,將來共產黨不會千秋萬世永遠統治,怎麼可能三位一體?我愛中國,我愛13億同胞,但我不愛黨。一個原因是歷史上它給我的祖國帶來的太殘酷的傷害,數千萬人餓死,文化大革命徹底摧殘了中華民族的精神文化,還有就是今天這個黨太骯髒,大量貪官污吏,從申請書到入黨宣誓都是在公然撒謊——有幾個真的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我厭惡謊言,我厭惡為了私慾不擇手段,我厭惡一個人在宣誓的時刻也撒謊。 ”他是如此真誠而堅定,他高高地站在那,為我們這些怯懦者撐起了一片天。許志永如果受審,我們整個民族的良知都應該受到拷問和審判。

抓捕許志永是愚蠢的,抓捕許志永之前,很多人不知道許志永是何許人,抓捕許志永之後,不但更多的人知道了許志永,了解了許志永,同時有了更多的人知道了新公民運動,也將會有更多的人選擇做公民,克服恐懼站立起來的公民。許博士求仁得仁則有幸於抓捕者成全。

後記:相對於許志永被刑拘,宋澤的被秘密抓捕更是讓人匪夷所思。自從7月12日宋澤失踪,多日來沒人知道其去向,一個活生生的人如同在人間蒸發,直到許志永的律師去探望許志永時才意外發現宋澤亦被關押在第三看守所。一個大活人被秘密抓捕蒸發,找到後至今已18天仍然不允許律師會見,這個法制國家只是劉志軍、薄熙來們的法制國家,對我們卻仍充滿恐怖,好在我們已經慢慢學著去戰勝這恐懼,起碼是自己內心的恐懼。最後,我想說:自由、公義、愛,於黨無關,於政府亦無關,一個做人的理念而已,何須懼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