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常瑋平律師被拘前視頻陳述筆錄

New!
2020年10月16日

2020年10月22日,陝西維權律師常瑋平在發出講述其遭遇的視頻聲明僅僅6天后,就被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人員帶走;當晚,其妻接到寶雞市國保電話,被告知常瑋平因違反法律被監視居住。

常瑋平律師因參加2019年12月在廈門舉行的討論律師職業困境和社會熱點事件等問題的聚會,而於2020年1月12日被監視居住,其間曾遭受連續10天坐老虎凳的酷刑,後於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處以為期1年的取保候審。在過去近10個月中,常瑋平以「趣寶日誌」為題將自己取保候審的生活日誌做成短視頻發在YouTube上。以下是常瑋平律師于10月16日發佈的《趣寶日誌211》視頻陳述的筆錄。


常瑋平律師被拘前視頻陳述筆錄

大家好,我是常瑋平。今天是2020年10月16日,我想做一個聲明。

2020年1月23日,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我取保候審。此後,他們以不許可我離開取保候審地為由,將我控在寶雞。到現在為止,已經馬上10個月了。

我首先聲明,我當然是無罪的,因為我肯定沒有做中國刑法當中規定的符合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要件的行為。

其次,我2019年12月8日去廈門,純粹就是去討論一些律師職業的困境、社會熱點事件和公益法律的經驗交流,完全是在踐行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根本不存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

我們這些人所做的這些事,包括自2013年以來,雖然我自己很慚愧,但是被別人稱之為所謂人權律師做的這些工作,雖然都是點滴、微小的事情,但是自豪地講,我認為我們是在推動社會的進步,或者,作為一個公民盡到了對身邊同胞和社會的義務。我們如果不是被獎勵的話,也不應當被如此對待。

我們根本沒有犯任何的罪過,所以,目前對我採取的取保候審,當然就是錯的。此前對我啟動的刑事偵查手段和程序,應當立即撤銷和廢止。但是,我也沒有辦法自行決定這個事情。在過往的這段時間,我大多數情況下,只能是希望以時間換空間。我因為沒有槍,沒有辦法像鳥一樣飛翔,飛離這個國土,所以我只能接受這樣一種安排,儘量避免衝突。

我希望在2021年1月23日,一年的取保候審期滿的時候,我能真正恢復自由。但是,我雖然抱著這樣一個目的,而且我認為它實現的可能性很大,因為真的沒有做什麼事,但我認為依然存在一些其它的可能性,比如繼續延長取保候審,或者將我重新收押,或者判處我相應的罪名和徒刑。這些可能性雖然很小,但依然是存在的。尤其是最近的一些情況,讓我對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又多了一絲顧慮。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對我過往所錄的200多期記錄我取保之後生活的日誌做一個總結,以及對我後面相關的情況做一個聲明。

第一點當然是,我無罪。

第二點,我在被追訴的過程中,受到了寶雞市公安局嚴酷的酷刑。我被鎖在寶鈦賓館招待所的房間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時,10天的時間,這是一種極端的酷刑。對我造成的傷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到現在依然是麻木的、沒有知覺或者知覺不正常。

此後呢,他們結束了對我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但是在取保候審期間,他們不斷地派警察來騷擾我,每天早上給我打電話,每週都要跟我見面,還刑事和行政傳喚過我一次。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對我所做的筆錄一共有16次。這些事情將我所有的社會關係、網絡言論,所辦的案件、出入境,全部搜羅了一遍,但是並沒有找到我涉嫌犯罪的任何證據。但對我的生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讓我所有的這些朋友圈,和我法律單位中的這些員工,讓他們受到的極大的傷害和騷擾,也影響了我正常的生活。

這10個多月我沒有辦法出去,讓我沒有辦法和家人團聚,也深深傷害了我現在的身體和精神。我現在是處於一個經常失眠、特別無法集中注意力的狀態。雖然我很努力去調整,但是很難根除。一旦出現重新失去自由的狀態,我想聲明的是,我不會去自殺,我也不會去自殘。我目前雖然說很焦躁,但是我沒有致命性的重大疾病。我也不接受官派的律師,我已經自行委託了律師。

那麼,我也希望看到視頻的,我的家人、朋友能夠理解我。我從來不是以一個反抗者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我所辦的案件,我是希望儘量達到當事人滿意,和儘量不出衝突的效果。我所做的這些事情,不管是希望受冤屈的人能夠得到清白,還是涉及到公共利益的這些案件中,能夠通過判例去反對歧視,真正實現機會平等。總之,我盡到了作為法律人、公民的義務。

我現在受到的對待,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我如果因此失去自由,失去生命,我當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你們也會因此受到波及,我很抱歉。我也覺得有一定的悔恨,但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在我。我希望你們都好好的,我過往沒有實現的,能讓你們生命裡有我而更快樂的願望,我希望,在我重獲自由之後,能繼續實現。

希望大家都能多保重,為了不這麼悲情,今天就先到這裡。

  • Chang Weiping
常瑋平律師被拘前視頻陳述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