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子霖:我想向大家說幾句心裡話

2016年10月27日

久違了,朋友們。

2015年9月27日(也即農曆中秋節那一天)14時53分,我的丈夫蔣培坤突發心梗,與世長辭。這突如其來的厄運一下子將我墜入深淵。蔣的後事已嚴格按照2013年我倆共同擬定的遺囑——喪事從簡辦理。我先走,他照辦;他先走,我照辦。

我不會用電腦、不會打字、不會使用電郵、微博、微信。長期以來,我與外界的聯繫都依靠蔣。他這一走,使我在痛失親人的同時,也失去了這根與外界聯繫的重要紐帶。

這20多年來,我與蔣都處在當局有關部門的嚴密監控之下。為了不連累他人,他走後,我取消了他生前在京、錫三地所使用的寬帶,並把他心愛的電腦與IPAD都收藏和封存起來。因此這一年來,親友們給我發來的所有郵件、微信,我都沒有看到,更談不上回復了。我只得在此懇請大家原諒與理解我的無禮與無奈,並向大家衷心道一聲謝謝。

鑑於我的處境與身體的每況愈下,我在蔣離世後,不得不向天安門母親群體的服務團隊請了長假。在本人請假期間,無法參與群體的各項事務。今後,朋友們如有需要,請直接與母親群體的服務團隊聯繫。

在這片國土上,天安門母親群體得以自然形成,並不畏強權的高壓,能堅持到今天,除了母親們自身的努力之外,離不開海內外友人們的關愛與相助,在此,請朋友們接受我衷心的感謝。

我雖體力不濟,但頭腦清楚,記憶力也尚可。只要一息尚存,就不會停止努力,就不會放棄天安門母親群體關於公正解決六四的三項訴求以及堅持群體獨立性原則。

願我們親人的在天之靈護佑天安門母親群體!

丁子霖寫於2016年9月27日

 

中國人權雙周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