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董廣平被泰國警方抓捕,妻子呼救

2015年10月31日

河南鄭州民運人士董廣平不堪國內警方對他及家人的迫害和騷擾,攜妻女逃亡到泰國,並獲得聯合國難民保護身份,但10月28日在曼谷被移民局警察抓捕。董廣平的妻子撰文講述丈夫的經歷及家人的遭遇,呼籲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的救援,呼籲泰國政府不要聯合中共作惡遣返其夫。


董廣平妻子谷書花的呼籲

董廣平,中國在押政治犯(CPPC號00156),是我的丈夫,1958年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河南省鄭州市人,曾為警察,民主公益人士,2001年曾因參與民主政治活動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入獄三年,2004年出獄後仍恪守民主理念,要求當局平反“六四”,走民主憲政之路;2014年2月2日,因其親赴在趙紫陽故里河南滑縣舉行的“六四公祭”活動,遂於2014年5月26日—27日在河南省洛陽市遭警方傳喚、抄家,並被鄭州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關押在鄭州第三看守所,2014年7月2日,又被鄭州市警方羅織莫須有罪名,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非法關押8個半月,在所有非法手段用盡以後,於2015年2月11日被迫放人,但董廣平繼續身背中共魔咒“取保候審”,同時我成為他的擔保人。他取保以後,鄭州警方多次對我家進行騷擾恐嚇,威逼利誘,阻止董廣平再發聲,不准從事警方所謂不允許的活動。有關部門多次帶話,說董廣平有那麼好的家庭背景,不走正道,不去多掙錢過自己的安樂日子,成天胡亂搞事情,給一家老小惹麻煩等等。

我們一家整天在這樣的狀態下驚恐過活,我15歲女兒董雪睿原本是一個健康開朗優秀的孩子,從小學一年級至七年級一直堅持練習打網球,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在河南及全國青少年網球比賽中,多次獲得單雙打的冠亞軍。女兒也因親眼目睹父親董廣平被抓、我家被抄,我們未成年的女兒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出現一系列的症狀,學習成績下降,性格變得孤僻,害怕去學校,飯吃不下,一吃就想嘔吐,沒有精氣神,為此生了一場大病,嚴重時血液血紅蛋白指標到75g/L,只有正常人的一半,成了中度貧血。從2014年的10月份開始到那個學期期末2/3的時間都不能到校正常學習,不得已在2015年新學期開學以後在朋友的幫助下經過艱難的爭取給我女兒辦理了休學手續,然後就全力給女兒治療,前後吃了近百帖的傳統中藥,孩子的身體和精神狀態才得到了非常好的恢復。孩子現在正處在長身體接受學習教育的階段,在今年的九月新學期開學以後,我女兒想去學校上學,我就帶她到醫院複查,醫師檢查後給開出證明:身體狀況未見異常,可恢復上學。我就到孩子的學校鄭州市26中學教務處找老師,請學校能讓我女兒復學,教務處老師當場拒絕,不給辦理復學,因為沒有休學期滿1年,我就拿出《河南省義務教育條例實施細則》告訴老師,按規定我女兒完全符合復學條件,回到學校接受義務教育,因孩子身體已經恢復正常,監護人寫有復學申請,還持有市級三甲以上醫院的健康診斷證明,老師堅持說不行,讓我去找鄭州市教育局,我到了市教育局,他們又說這事去找學校,來回踢皮球不作為,我四處奔波,筋疲力盡,女兒也沒能複學。女兒看到我辛苦奔走也不能要回她讀書的權利,傷心落淚,極度沮喪。這樣的教育體制害了多少個無辜的孩子!我們家庭長期受到中共當局的迫害,連小孩也不能倖免,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董廣平才被迫逃離中共魔掌,流亡到泰國曼谷。在這裡正式申請政治庇護,我們得到了UN發的保護信。

董廣平10月28號在曼谷被移民局警察抓捕,從朋友那裡得到消息說董廣平30號上午開庭,30號早上一大早我們家屬趕到法院,等了一上午,撲了個空,得到消息說董廣平29號已在曼谷法院開庭。我丈夫董廣平語言不通,我們家屬事先沒有得到法庭的任何信息,無法聘請律師。我沒有丈夫董文廣的任何信息,包括法庭文書、拘捕原因、關押地點、審理結果等,讓我不得​​不為我丈夫擔心,是不是中共背後指使泰國移民局抓人,說我丈夫是偷渡,擔心他被遣返。近期中共當局無底線的抓捕律師,維權人士,連未成年的孩子都不放過,我擔心董廣平包括人身方面的危險,會被失踪,被酷刑,擔心害怕我和女兒再一次地陷入更困難的境地。我和女兒追隨董廣平來到曼谷,十月中旬在曼谷街頭被搶劫,背包及包裡所有證件,卡片,手機等物品被搶,董廣平打電話給家裡告訴姐姐,要我的戶口本補一下手機卡,能挽回一些損失。姐姐說兩句話就被姐夫罵,電話被中斷了。董廣平微信告訴姐姐不要怕,我們不是壞人,沒有做壞事,是中共做了違背人倫道德的壞事,姐姐就把董廣平的微信刪除了,不得已我讓弟媳去家裡看看發生了什麼,她去了以後告訴我,說我婆婆告訴她我們出來後,警察多次去董廣平媽媽家警告恐嚇,嚇得他們不敢接電話,也不敢和我們有任何联係了。中共當局就這樣割斷了我們一家三口的親情!中共對待我們的手段是何等的無恥,我要強烈譴責中共這種反人類、反普世價值的行為!我和女兒在曼谷生活很窘迫,無依無靠,內心又極其恐懼。我是董廣平的擔保人,如果被誅連,未成年的女兒就孤身一人了。我和女兒強烈呼籲泰國政府不要聯合中共作惡,放任中共遣返董廣平,中共獨裁必有滅亡的一天,泰國政府的行為要經得起歷史的檢驗。董廣平是UN的難民申請人,董廣平一申請政治庇護,UN應盡義務保護他不被遣返,在中國人民心中樹立一個應有的形象,不希望UN和泰國政府失去公正形象,失去公信力和影響力。我和女兒呼籲懇請國際社會的關注,請求聯合國和各界媒體關注我們,關注董廣平,解救董廣平,解救我們一家人,關注更多在曼谷中國難民的處境。感恩!

谷書花
2015年10月3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