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人權

11月6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日內瓦對中國進行了普遍定期審議。許多國家關注的焦點仍然是中國持續鎮壓新疆和西藏地區少數民族、以及公然違反受國際法保護的宗教和文化權利和自由。雖然只有24個國家的政府表達了嚴重關注——在總共153個發言的成員國中只佔15%——但他們卻在發言和建議中明確而有力地表達了這一點,其中包括了美國、德國和日本。 「這些發言發出了一個令人抱有希望的信號,顯示了至少一些政府確實很認真看待這個聯合國程序,而且利用這個高階層平台公開地要求中國停止明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但對於各國是否有政治勇氣堅守原則底線,以及能否在中國不斷用虛假的事實和‘另類現實’...
11月6日,中國將在日內瓦接受聯合國對其人權狀況進行的 普遍定期審議 。這次審議是在這樣一個時刻進行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維吾爾族穆斯林被大規模拘禁的報導不斷增加;中國官方加強了對人權的普世性和對人的尊嚴的尊重這一國際人權體系核心原則的攻擊。 中國當局於2016年開始了一項針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運動,自2017年以來一直不斷升級。新疆自治區政府發布了一個“反極端主義”的條例,將「非正常」蓄須、穿戴蒙面罩袍,不僅把在食品而且在其他方​​面也保持清真的行為都歸入到“極端化的主要表現”(《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第9條)。據報導,...
中國人權注:在聯合國定於2018年11月6日(星期二)在日內瓦舉行對中國的人權記錄進行第三次普遍定期審議之前,23個聯合國成員國預先提交了將對中國的提問。本文是中國人權擇要翻譯成中文的若干問題。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於今年11月對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普遍定期審議”, 中國人權 就此向人權理事會提交了一份 報告 。 中國人權 在報告中警告說,中國一直在聯合國進行處心積慮的活動,以破壞現有的人權體系;這一舉動不僅對中國人民、而且對保護所有人的基本權利造成影響。中國在人權問題上主張“以國家為中心”和“治理”的方針,拒絕人權的“普世性”——所有人都有權享有一系列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這是國際人權體制的基本原則。相反,它贊成將權利“本土化”,將其等同於並代替國際標準。這一觀點已在最近的中國官方講話中明確地闡述,包括中國大使 俞建華 2018年2月在人權理事會的發言,以及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的發言:...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在四月六日至七日中美兩個世界大國的領導人舉行首腦會議前夕, 中國人權 敦促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嚴重侵犯人權、詆毀法治和鎮壓民間社會的行為。 習近平政府試圖迴避中國人權問題,打著“主權平等”的旗號攻擊其批評者,拒絕人權的普世性。特朗普政府必須堅定地把國際人權標準作為處理美中關係的核心原則。當中國聲稱自己為全球政治領袖,其無視本國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行為已經產生了區域和全球性的影響,包括對美國經濟和美國人民。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特朗普總統上台時承諾糾正美國嚴重的對華貿易逆差和創造就業機會,他不應忽視這個事實:中國的‘競爭優勢’...
(2017年3月15日發表,中文由 中國人權 翻譯) 主席先生: 本聲明由 國際人權聯盟 與聯盟成員“ 中國人權 ”組織一起發表。中國政府繼續對維權人士和律師採取抹黑宣傳、強迫失踪和認罪、延長審前拘留、酷刑等手段。它還試圖根據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限制國際社會對中國獨立民間社會團體的支持。 中國政府還以“國家安全”為名,正在進一步收緊對互聯網上和網下言論的控制,而且繼續從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加劇對其少數民族、特別是對藏族和維吾爾族人民的壓制。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必須堅定地支持國際人權標準,抵制中國竭力使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說辭合法化的企圖。
我們必須盡我們的全部能力行動。在我們單獨的行動不夠的地方,我們必須敲響警鐘。我們必須支持每個人的權利,包括她或他批評當局的權利。馬丁∙恩納爾斯獎是為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行動者進行宣傳的強有力的榜樣。它提醒我們,雖然我們誰也不能單獨拯救世界,但我們所有人在一起能夠服務於世界,在一起我們就有影響。
國際人權問題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織、相互依賴並相輔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價值應該成為我們設定目標的出發點和審視問責的歸結點。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普·奧爾斯頓今日在北京發表聲明。聲明中說:雖然中國近年來在減緩赤貧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績,但取得進步的同時,也存在“嚴重不平等現象”,“十分薄弱的……承認經濟和社會權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場精心設計的在法律秩序的名義下進行的箝制運動……顯著減少了尋求補救或通過任何法律或行政機制疏導壓力的選擇”。 這項聲明是奧爾斯頓在對中國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訪問結束後發表的。這是他對中國的首次正式訪問,旨在評估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國際人權義務的 ”。 奧爾斯頓強調,如果各國政府不把經濟和社會權利視作 人權 ,...

頁面

訂閱 國際人權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