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耿和在美國國家新聞俱樂部舉行記者會,呼籲國際社會聲援高智晟(發言全文)

2014年09月09日

高智晟律師於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就在緩刑到期前,被收監服刑3年,於2014年8月7日釋放。在緩刑期間,高智晟被強制失踪多於6次,其中最長一次達20個月,其間受到殘酷折磨。

請參閱耿和的推特:https://twitter.com/Genghe1


高智晟妻子耿和2014年9月8日新聞發布會發言全文

(據其推特整理)

女士們,先生們,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為弱勢群體維護權益,盡其所能地為窮人免費服務。高智晟不畏強權,依靠律師職業的方便之處向大眾傳播公義和人權的理念。他以自己嫻熟的法律知識和雄辯的口才為受害人討回公道,因此而贏得很高的聲望和民意。

過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卻不得不一次次在媒體前回憶和講述他的遭遇。對我先生的日夜憂心,已經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來美國五年多了,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仍時時湧上心頭。我擔心高智晟遭極端酷刑、甚至虐待致傻致殘,更擔心國際社會關注不夠……

但是,這些擔心都變成可怕的事實。 8月7號高智晟終於回到家,但這個家卻變成了另外一個監獄。現在每天上、下午來兩批公安“拜訪”他,每次兩、三個小時都不走,家人都無法正常去工作。高智晟甚至對警察說​​:“你們天天拜訪我成為你們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無法休息,你們還是把我送回監獄吧。現在我可以打通他的電話,他在學說話,聲音斷斷續續,有些需家人幫助解釋,還有雜音。

我費勁周折了解到他過去和現在的情況,包括他進沙雅監獄前那失踪的20個月的情況,我覺得我別無選擇,只有把他的情況告知給各國政府、議會、媒體和關心高智晟的人,以請求你們的幫助。剛回到家的高智晟是這樣的,他身高5英尺10寸,他原本體重約175磅,但現體重只有137磅,走路深一腳、淺一腳,整個身體東搖西擺像是小兒麻痺病人;皮膚白的像鬼一樣沒有一點血色;說話正口齒不清,反應遲鈍.按兒子說法,爸爸應該向他學中文。他原本共有28顆牙(都是好牙),其中下牙12顆,上牙16顆。現下門牙6顆非常鬆動,手可拔掉。上右側最後兩顆牙掉在監中,相鄰一顆極度鬆動;左上側5顆極度鬆動,手可拔掉。每當他躺下時,這12顆牙也躺在舌頭上,一搖頭牙齒也搖得叮噹響。這些牙神經都暴露出來,牙疼天天手摀腮幫子,只能吃嬰兒食物。在過去5年裡,他一人關在黑暗封閉的房子裡,每天一個饅頭一碗菜(水煮白菜),吃饅頭需用手掰碎送到嘴裡。房子大小只有70平方尺,四周沒有窗戶,沒有任何通風及陽光,走兩步臉就碰到牆,沒有任何戶外放風。

現在高智晟嚴重缺乏營養,血糖低,膽上有小囊腫等,健康狀況十分令人憂慮。特別是獨處黑屋達五年之久,已經部分喪失了語言能力,我妹妹說:他身體需要2-3年的中藥調理,語言能力也許1年才能恢復。儘管如此,他仍然對我們說:“我在裡面的5年,家人為我的擔驚受怕不次於我在裡面,所以很內疚。 ”他說他很想陪陪家人,身體需要恢復,非常願意到美國來看牙醫。但他同時說,在監獄時,警察曾對他說“想到美國是做夢,尤其美國政府讓你去! ”

請讓我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被關進沙雅監獄前的所謂“緩刑期間”,2006年12月22號——2011年12月22號,那五年,高智晟有6次以上的強制失踪,其中最長一次失踪達二十個月。現在我才知道,這二十個月中,他是被關押在某軍隊地下室。他描述2007年7月遭受酷刑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讓人讀來觸目驚心、肝膽俱裂,但失踪20個月期間所遭受的酷刑又超過2007年7月的那次。冬天時,屋子裡沒有暖氣,他卻只能穿著夏季衣服,心里數著數字從白天熬到晚上,日復一日。從沒有恐懼過冬天的他,現在很懼怕冷。

這是一個國家對一個個人的迫害,我個人根本無能為力,因此我只能繼續請求媒體的關注和報導,更需要以美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能發出正義的聲音,這樣才能對我的丈夫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對高智晟的迫害並非因為中共的當權者與高律師有什麼私仇,而是中共邪惡政權對高律師一身正氣的恐懼。然而他對個案的幫助畢竟無力改變整個制度,乃至遭到當局的威脅。自2005年起,高智晟的情況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因為他開始為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輪功及其它受迫害團體辦案,中國當局也公開對他進行打壓和迫害,政府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 2006年8月,警方非法綁架他,並2006年12月22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給高智晟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就在緩刑到期的前四天,中共新華社對外報導:“未來三年高智晟在監獄”。並在2011年底秘密地把高智晟律師轉移到異常邊遠的新疆阿克蘇地區沙雅縣監獄關押,在這期間,家人只允許探視他兩次,每次30分鐘。其實,監獄通知只有15分鐘探​​視時間,遭高晟晟拒絕。至於中共對我和孩子造成的巨大的精神及心理創傷,和我們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的逃亡之路以及最初在美國所經歷的艱難,與高智晟的遭遇相比已經微不足道。

高智晟,一位在國際、國內都有很高知名度的律師,所經受的迫害是中國普遍存在的人權狀況的縮影。因此今天我在這裡,殷切希望奧巴馬總統和Kerry國務卿能公開表達對高智晟的關切,這是美國支持中國人權的最坦率、直接的方式。你們的聲音不僅會給身處苦難中的高智晟以光明和鼓舞,也會給國內那些渴望自由和人權的中國人民以光明和鼓舞高智晟本人,我們全家急切需要從人道主義出發,幫助他到美國看牙病。致衷心的感謝!謝謝大家!

新聞發布錄音

来源: 希望之聲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