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骨折女危害大閱兵?滬官毒手治訪民!(圖)

2019年10月05日

據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開英、劉小玉、韋開珍、周靜珠、王永風等數名上海訪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觀看閱兵飛機時,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稱是上海市公安處的陌生人包圍,被強制押到右外東莊90號接濟站(上海政府設立在京城關押維權者的臨時黑監獄),之後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審訊,隨後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間,家住黃浦區的訪民在火車到達上海站後即被戴上手銬,到派出所後被銬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區的幾人,家屬持法律抗議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書;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劉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後,也同樣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關部門投訴並索要刑事拘留通知書,均未被理睬。

馬亞蓮說:像葛、劉等人無任何違法言行,僅因維權身份和節點期間在京逗留即被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的案例在上海屢見不鮮,被關黑監獄者更是難記其數;僅此次大閱兵前後,被刑事拘留者已知的就超過50個。


骨折女危害大閱兵?滬官毒手治訪民!(附葛開英拘留通知書)

馬亞蓮

 

2019年10月1日,國慶七十周年大閱兵,整齊劃一的走步和氣勢龐大的佇列、高科技裝備,讓好多“精英”們血脈噴張、情緒激昂。但“精英”們卻絕想不到,有如此威武霸氣的軍隊和政權,卻仍無法安撫各級官員呈薄玻璃狀的惴惴之心,他們連弓都未見著,僅就一個“訪”字就讓他們驚悸恐慌。於是,防訪(民)甚於防恐,只要在首都逮著訪民或異議者,哪怕只是在馬路上行走,就可隨時扣押,押回地方隨時拘留,而這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扭曲和狠態,呈洶洶之火旺燃了官們的靈魂,中華大地華蓋之下遍佈哀鳴!

2019年10月1日,上海黃浦區訪民葛開英和普陀區訪民劉小玉、韋開珍、周靜珠、王永風等人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觀看閱兵飛機時,被一群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包圍,他們自稱是上海市公安處的,但並未出示任何證件。強制將葛等人押到右外東莊90號接濟站(毛澤東時代設立的提供全國訪民臨時居住點,十年前成為上海政府設立在京城關押維權者的臨時黑監獄)。之後押回上海送往各轄區派出所審訊,期間不肯出示任何法律檔,隨後全部被刑事拘留。其中黃浦區的在火車到達上海站後即被戴上手銬,到派出所後銬在凳子上。而普陀區的其他幾人,家屬持法律抗議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家屬通知書。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劉小玉,在派出所扣押整晚後,也未能逃脫被整治的劫數,同樣送往了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關部門投訴並索要刑事拘留通知書,都未被理睬。

葛、劉等人無任何違法言行,僅因維權身份和節點期間在京逗留即被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的案例,在上海屢見不鮮,人數呈幾何倍增長;被關黑監獄者更是難記其數。此次大閱兵前後,被刑事拘留者目前本人已知的就超過50個(包括本人之前撰文披露的蒲美英,見文“ 大閱兵,防範和對付的是人民嗎? ”),他們都只是手無寸鐵的中老年者,他們能在戒備森嚴下破壞大閱兵?骨折的弱女劉小玉能在觀看人群中殺出重圍敗壞官員“政績”?若真有此能力,就不會那麼容易被上海駐京截訪辦輕易在馬路上被定點查獲;就不會家和謀生的理髮店被輕易強拆。

而更讓人疑惑的是,有那麼強大的定位儀器和抓捕能力,有那麼強大的軍隊和高科技武器,怎沒用來收取釣魚島、南海……等被外國侵略的國土?沒用來早日光復臺灣?沒用來鎮壓要求真普選的港民?卻獨獨用來對付大陸有冤的弱民,殺雞焉用牛刀?拿民眾高稅武裝的軍隊和員警、傾舉國之力的閱兵,受震懾的卻是大陸之弱民,這種彈藥反轉自家的陣仗和設計,唯當前的華政局彈道學專家獨有。滬上諺語:銅面老虎,獨吃自家人!

勞教被廢除前,本人就斷言刑事拘留和判刑將成為腐官整治冤民的措施和主器。果然“尋釁滋事”脫穎而出,成為官家對付任何有可能損害他們偽“政績”的寵“罪”,而令人無比驚歎、瞠目和震驚的是,該“罪”的大規模常態化、普遍化和擴大化,監獄,夠用嗎?

噢,想起來了,難怪港民遊行“肆無忌憚”不懼監獄,因為他們那地小監獄關不下。

大陸呢?夠膽有“種”的就將全體對官員不利者全部“繩之於法”,而不要選擇性地整治,效果不好!否則怎會前赴後繼、此起彼伏、熊熊蔓延!當然,前提是,抓緊強拆步伐,騰地建造更多的監獄。

先進的裝備武裝了身體,卻獨獨遺漏了腦袋,短板的智商必然只會糟蹋高科技,好比:繡花枕頭一把草!

林語堂說“一個人的徹悟程度就是他經受痛苦的深度”,當越來越多人在痛苦中徹悟,政治監獄就必坍塌,重型武器才會用對地方而熠熠發光!

然他們狂歡中,他們酒酣中,他們卻不知:舉國皆尋釁,滋事必官者!處處都是獄,官者在籠中!

 

朱亞平(葛開英丈夫)手機:13816594682

蔡盛(劉小玉丈夫)手機:13311811548

馬亞蓮(手機:13761265924) 

20191005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