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關於這三天到長沙會見謝陽情況通報

2017年03月02日

“709”被捕律師謝陽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到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謝陽手續,被告知“48小時內答复你”;而48小時過去了,看守所不但沒有安排劉律師會見謝陽,也沒有收到該所所長“48小時內答复”的承諾。謝陽於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抓;2016年11月21日首次見律師,12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擾亂法庭秩序”兩項罪名起訴。


關於這三天到長沙會見謝陽情況通報

鑑於多位關心謝陽的朋友給我來電詢問會見謝陽的情況,因不能一一作答,為此在關注謝陽的朋友群裡一併告知:

我於2017年2月27日到達長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進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謝陽手續——此情況,因我與陳建剛律師同是謝陽的辯護律師,須互通信息,故我將該情況告知了陳建剛律師(詳情見附件——【今天會見不到謝陽】)。

到長沙後我的黑包莫名其妙“丟”了,(因讀書是我的生命線,包裡所攜,不過一漢王掌上圖書館,供在旅途中讀或聽而已,內無敏感內容——僅丘吉爾《二戰回憶錄》、《史記》、《紅樓夢》等著作罷了)。昨天(2017年3月1日)上午在浙江律師黃志強的陪同下,再次到長沙市第二看守所,一則找包,二則交涉謝陽會見事宜。

該所領導正在開會,尹所長要我到會議室談。我就對胡副所長說:“之前,是你跟我約定好的,要我來看守所之前跟你手機聯繫,怎麼我多次打你的手機,你都不接,我可不是打騷擾電話呀,我是業務聯繫。”胡副所長:“尹所長已經答复你了。”我就轉而問尹所長“究竟什麼時候可以安排我會見?”尹說“48小時內答复你。”我說:“請你明確一下,這次安不安排我會見?不要含糊說答复,如不讓我會見今晚我就回廣州,免得我耗在長沙,大家乾脆點。”尹還是說“48小時內答复你”。

我是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進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謝陽手續的,到今天(2017年3月2日)上午10:06,48小時已屆滿,到此時(19:57),該所不但沒有安排我去會見謝陽,而且也沒有如尹所長所說:48小時內答复我!

昨天下午回賓館,根據廣州一熱心律師提供的信息說:廣州市律協有一協助律師解決困難的機構,故按其提供電話號碼(02083556147)打過去,無人接聽,再打其提供的另一號碼(02083544943),接聽者說他們只負責投訴,不負責此方面的事。

我的心涼了半截,由於本人律師業務失敗者居多,故阿Q魂靈附體——強者我鬥不過,只有找該熱心律師算賬!

聖者云“無實學徒而具虛名必致禍變!”請朋友理解:我還沒有作好上報、上電視揚名立萬的知識準備!

2011年“茉莉花”期間我學唐吉訶德去會見唐荊陵,結果唐荊陵沒見到,我自己卻進去了;我妻子沒工作、小孩是未成年人還在讀中學,我後事還沒有安排好,我不能為了見謝陽再學唐吉訶德鬥風車了!!

我已經回廣州了,懇請朋友理解我的無能和懦弱!!

劉正清2017-3-2

 

附:

【今天會見不到謝陽】

今天(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進長沙市第二看守所準備會見謝陽。向值班人交律師會見手續時,該值班人說要我到二樓找看守所的尹所長。去看守所前我打胡副所長留給我的手機號碼無人接聽(之前胡說會見前先與他聯繫)。

我跟尹姓所長亮明我要會見謝陽,尹說謝陽不能見,有人正在提審。我說下午能見嗎?尹說下午也不能見,這幾天都不能見,他們都已經預約了,這幾天都要連續提審。

問他是哪個部門在提審。尹說是專案組。我說“好,那你48小時內安排我會見,我在長沙等。”尹說“48小時給你答复。”我說“不,不是答复,而是48小時內安排我會見!48小時內安排會見法律是剛性規定”。尹說他會跟有關部門溝通答复我。

我最後提醒他說“安排我會見不是新聞,不讓律師會見肯定是新聞!連續提審不是阻撓48小時內安排律師會見的法定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