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家信訪局,一座空城蓄血淚! ——蠻橫推拒個訪、強力截阻集訪的規定所依何來?

2015年08月30日

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或冒著刺骨寒風或頂著烈日暴晒在馬路上、胡同里排數小時甚至幾天的隊,等待到國家信訪局上訪,但到窗口登記處卻被蠻橫拒絕受理,或被截阻;如今,因9月初要“大閱兵”,從8月中旬起,北京大小馬路、胡同和旅館已開始盤查、清理上訪維權者,國家信訪局成了無人空城。

國家信訪局,一座空城蓄血淚!
——蠻橫推拒個訪、強力截阻集訪的規定所依何來?

馬亞蓮

國家信訪局,集全國各地不同行業、不同性質、不同層次的人員來訪,舉報控訴的也是國內發生的各種不同內容、類別的大小冤屈和問題。而不同省市、級別的官員也都穿梭於此,表達各種態度、進行各種交易、發生各種觀念碰撞和達成。……等等。毫不誇張地說,國家信訪局的這座龐大建築內,每天都在上演並活生生反映和代表的——是一個國家的民情和民生、是一個國家的整體素養和文化、更是反映一個國家法治、官員能力和廉政程度的集中地。

故稱其為一座能反映國家綜合實力、素養、人文、民生的城池,當不為過。

然在社會矛盾激烈、問題層出不窮的當下,這座本應擁堵、鼎沸的城池,現卻人煙稀少、俱寂無聲。對比尤為衝突、強烈的是,看鐵門外,熙攘嘈雜;觀鐵門內,空洞虛幻,一座空城!

“我在接濟站睡到半夜醒來感到難受,噁心嘔吐厲害,吐不出物,頭脹、二腿無力。……接濟站醫務室醫生量血壓160/95,……接濟站才油漆過,味道很濃,是嘔吐和血壓升高的原因。”

2015年8月28日,參加上海訪民每月底到國家信訪局大集訪的維權者沈佩蘭,與其他所有被強力截阻的上海維權者一樣,在通往國家信訪局胡同口的外馬路上,被截持到上海駐京黑監獄——位於北京南站的接濟站關押(毛澤東時代建立的給全國進京告狀者免費住宿地),當晚發生上述油漆中毒症狀(其他很多訪民也反映聞到濃烈的油漆味很難受),29日沈與其他維權者一起被押回上海後,依舊軟綿、頭疼劇烈的她幸運的被放回家中療養,當然門口設崗監管是必不可少的。至於健康受損的醫藥費和賠償,政府隻字未提。(沈佩蘭手機:137648885120)

實際上,國家信訪局聯合地方政府對維權者的推拒、打壓和管控由來已久,這次尤因大閱兵在即而更陣​​勢洶洶、雷霆萬鈞。

2015年7月30、31日上海李惠芳、陳啟勇、徐秋琴、陸福忠、丁偉民、楊立分別在藉宿處和國家信訪局胡同口外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欲達殺一儆百之作用。

2015年8月中旬起,北京大小馬路、胡同和旅館已開始盤查、清理維權者;上海各區、各街道就陸續開始對維權者看管,並在北京、上海火車站設大批人馬攔截,至26、27、28日攔截人數每日達100~200多人,比如:黃浦區楊萍、浦東新區崔福芳……還有更多的則在藉宿地和國家信訪局胡同口外被暴力阻截,比如:黃浦區童佩莉、孫成玉、陸苗龍、浦東新區傅宇……

如同以往,逢重大節點時,押回上海後,或關黑監獄、或花錢買“平安”,或監管於家中。往往越佔理、冤屈越重的越受嚴控和打壓,而受損越少的越能拿到“維穩費”,且各區、各街道維穩費數額相差巨大。此荒謬奇特的怪象背後,到底缺失了性質多嚴重的公平公正、隱藏了多大貓膩、貪腐?此文暫略。

一直絞汁腦筋鑽究:怎樣的維權行為?才是符合中央、地方的正常維權,才能為中央和地方官吏所接受,而不必承受暴力截阻甚至莫名的牢獄之災?

單獨個訪時,國家信訪局以不許越級上訪蠻橫推拒,那理由可真是左右逢源、令人張口瞠目憋悶。聽國家信訪局來訪窗口登記處處長對何為越級上訪的解釋(本人曾因怒指窗口無理推拒並抗爭,而有幸親聆處長謬論):凡未拿到過省或直轄市級信訪書面答复或結論而進京告狀的,一律屬於越級上訪不予接待;凡拿到過省或直轄市級信訪書面答复或結論的,就都屬於終結結論,國家信訪局也不再予以接待。至於地方堅不出具或出具違法結論,國家信訪局也絕對不管,管不著!總之,橫豎就是不接待、不理。對於我提出國家信訪局佔著那麼大塊地皮,就是養閒人玩耍嗎?該口頭和實際行使的規定,所依何據?該處長邊說那你去告呀,邊試圖離開。當我攔住其“諮詢”到哪裡去告?她即在眾多保安的護駕下快速逃離。

於是,全國各地頂著刺骨寒風或烈日暴晒在馬路上、胡同里排數小時甚至幾天隊的來訪者,都全部在國家信訪局大院子的窗口登記處被截推扔回當地。

引頸回望國家信訪局,空蕩寥寂、魅影愰愰。

而不識時務的強烈指責、反抗者,要么被鼻青眼腫、骨頭散架,要么被通知當地遣返,要么就是送拘留所“教育”,鮮有我那天能幸運地全身而退者。

於是訪民們就只能被逼集訪告狀,雖然前幾次都能派5名代表進去遞交上千人身份證登記人數並略談訴求,但其實都明白所有的登記和訴求都只是表面文章,國家信訪局根本只是敷衍,否則就不會集體訪人數越來越龐大,而訴求卻杳無音訊。何況,每次都被事前事後的警告和威脅,並盤查帶頭者。可除此外,底層百姓又有何良策應對強大的國家機器?

索性,現在乾脆撕破臉頂槓上,連法條規定的集體訪也被口頭和實際取締了,北京警察和上海駐京辦明確告知訪民:不許集體訪,今後國家信訪局也不再給予集體訪登記,你們到國家信訪局的集訪屬於非法集會,是公安部明令必須取締的違法行為。大抓捕也給訪民的質疑和僥倖作出了最鐵性的拳證。

新訪民們會說:我們的運氣真是不好,習大大上台後口口言稱要依法治國、依法行政,可現在我們卻連反映控訴的渠道都全部堵塞了。

可老訪民們卻知道,信訪渠道從改革開放後就沒暢通過,只是面子功夫不同和輪換著不斷重複手法而已,但過去的整治措施無疑比現在更嚴重惡劣。國家信訪局、最高法院和中央各部門即使表面接待,但實際卻推拒、不管或通知當地政府帶回。多年前更動輒用比法西斯更殘酷的收容遣送整治堅定的維權者。只是雖然人權狀況略有改觀,但民主進程的極其緩慢,依舊容許了執政大小官吏任性妄為的空間。

而時隔幾年就耍權全部不接待,不知是接待員們要表達、怨懟其職權不夠解決民冤、以此促民眾向中央直接反映的手段,還是愉悅他們看底層民眾掙扎百態的興致?但無論哪種情況,或許間而有之,都是失職、瀆職,都是將民眾推向深淵、將法治推入泥沼的惡舉。

在國家信訪局和中央各部門,包括最高法院、全國人大、最高檢察院等,各種悲情、慘狀從未間斷;各种血淚噴濺的場景從未缺失;在那些通往信訪辦駐地的胡同里和接待室,屈死的諸多亡靈,一直都在遊走、叫屈、呻吟。

國家信訪局,早就是一座蓄滿、溢出血淚的無人空城!

閱兵式,沒地可去、尚在外遊蕩的冤屈者們,看來只能跟著中共的鑼鼓與號角,圍觀你啦!那或許才真是國家信訪局和各地官吏堵截正常信訪的用意?舉民同慶嘛!

馬亞蓮(手機:13761265924)2015年8月30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