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不是“顛覆犯”了

2020年01月15日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今日在推特上發文,宣告經過她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她的監視居住,並歸還扣押她的物品,但對她如何涉嫌顛覆國家政權仍然語焉不詳,並且威脅她不准公開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施明磊呼籲國際社會關注當局濫用刑事強制措施,用監視居住限制家屬的活動並恐嚇威脅家屬等株連手段。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


我不是“顛覆犯”了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經過持續不斷地抗爭,長沙國安終於解除對我的監視居住!長沙國安明知道我跟案件無關,對我監視居住的目的就是讓我不要發聲,用監視居住的手段限制家屬的活動和恐嚇威脅家屬,濫用刑事強制措施,這種株連的趨勢應引起國際關注。

2020年1月15日,是 #長沙公益仨 #程淵 #劉永澤 #吳葛健雄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任意羈押第177天,也是我被監視居住第177天,177天了,我老公音信全無,不讓律師會見,不讓家屬探訪,不讓通訊,與外界完全隔絕,到底在遭受什麼樣的酷刑!

今天,我收到了解除監視居住決定書,同時長沙國安歸還了我被扣押的物品。

今天下午,深圳國安沈警官約我下午三點在社區見面,因為長沙國安來找我。沈警官說是個好消息。

我找了一個姐妹幫我看著孩子,去社區見面。今天是三個人,分別是長沙國安張磊警官(警號:431364)、不知名長沙國安、不知名街道辦人員。

長沙國安給了我一個解除監視居住告知書,歸還了扣押的我的物品。(截止今晚,身份證還在深圳國安,說本周找人給我送來。銀行卡還未解凍)

臨走前,他們問我有其它問題沒有?我說我至今不瞭解我是如何顛覆國家政權的?顛覆的事實和依據是什麼?你能跟我講講嗎?他們語焉不詳。這個問題看來是個謎之問題。

我思索著,是啊,快180天了,我經歷了死蔭的幽谷。

還記得7月22日程淵被抓之日,我是家裡第一個出門的,林警官和一群人埋伏在我家消防通道的門洞那裡,一夥人沖進來我以為是綁匪要來綁架的恐怖情形;

還記得那日我被戴黑頭套、手銬,被迫與我女兒分離一天一夜,被迫讓我師母接走孩子,挎著LV包包號稱她女兒跟我女兒同齡的女國安半夜威脅說要去提我女兒一起審的絕望;

還記得深圳國安韓警官四人夜裡突然沖來我家,當著我女兒面審訊我時我深深的恐懼;還記得處理我控告長沙國安濫用職權違法給我監視居住之事的長沙檢察院鄧峰檢察官來深與我談法,當他說到我出去工作也是違法時,我的憤怒和無奈。

還記得,那日長沙國安林警官將我名字現場填寫到“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監視居住告知書時,我的反應。那是一種極大的“什麼?我?顛覆?”的無語和錯愕。

我也曾絕望、恐懼、憂慮、退縮。但因著上帝的絕對公義,我的恐懼被除去。我選擇將所經歷的真相100%公開。一次次,公開後受到威脅,一次次,我禱告神,因他又剛強壯膽,再次公開。

也因著上帝的公義、愛,我更加理解和愛我那有諸多不完美但卻常常追求公平正義、為弱勢群體呼籲發聲的丈夫。因為在今天這樣的世道裡,說的人多,做的人卻少。你在工作上的竭力,著實成為很多人的幫助。

末了,長沙國安囑咐我,不要公開今天的文書,涉嫌國家機密。我也擔心啊,會不會給我弄個新罪名?說我“涉嫌洩漏國家機密”?當然,說不定再弄個別的罪名?

隨他們去吧,2020年,我只求主讓我們家人們,剛強壯膽,一起經歷這極大的難處,求上帝的公義行在此地,釋放 #長沙公益仨 !

施明磊
2020年1月15日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