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2018年03月17日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为维护表面光鲜亮丽的形象,不计规则、代价和后果砸重金维稳的恶政,早就亮瞎了盼望光明者的眼眸,希望之心在当局高调鼓噪的绚烂中沉淀、死去。但炼狱后重生的激愤和意志,支撑着冤屈者们百折不挠地继续抗争前行。上访,经现实一次次重捶后,已从之前相信和盼望中央政府为其伸冤,演变成不屈抗争的手段。

自从用收容遣送、劳教整碾维权者的恶法在国内外强烈谴责声中相继废除后,地方恶官挖空心思竭尽各种手段打压维权者的举措层出不穷,酷吏凶残程度效仿收容遣送和劳教,且呈全面铺开之势,违法性质无疑更为恶劣!比如,用刑事拘留、判刑替代劳教;关押精神病院用药物摧残神经意志;雇佣刑满释放者、黑社会流氓和外省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年轻无业者,号称“特保”看管、暴虐维权者……

本文中列举的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就都是这类新恶政下的受害者之一,还有更多维权者也正受困其中,很多遭遇更为险恶。但他们都未因此屈服官权并停止反抗的脚步,即便他们知道,此时的首都,早就是硝烟四起的强力暴截战场,且非正常选举下的人代会,根本就是愚弄、折腾和伐治人民的刃民会!但仍一如既往地蜂拥人代会址城市北京,向当局和世界告示公民之心的存在。

一、七旬陆立明遭精神病院和入狱一年半整治,释放后不思“悔改”进京抗争再被失踪

陆立明,一个原本沉默寡言、低调务实的温和老人,现成为官方眼中的“一根筋”和“扎刺”,被拆迁和维权过程中遭受的一系列官盗蛮横行径,让大半辈子循规蹈矩的他在年过七旬时人生瞬转。悲叹难已的是,因坚信党中央和“人民”政府,多次向中南海红墙投掷控告信,而体尝了凡人畏惧的整治。他曾被连续非法拘禁240天,被违法以莫须有的罪名行政拘留二十九次,其中数次因病情高危被北京警方暂缓执行,二次被北京公安改为取保候审,应该说他的这些经历在维权圈并不稀奇、严重。但2016年2月3日,恼羞成怒的官员索性将他全身捆绑关入精神病院却是多数人未曾体验的,后因上海访民集体营救才使他免于更大的灾祸。2016年12月15日,上海杨浦区政府因陆立明再次进京申冤加以重惩,不顾他的高龄和危病将其抓捕入狱一年六个月。早就从维权前人、先烈处得知艰险、获得经验而心理过硬的他,非但以强大的意志力活着走出牢笼,还未如当局所愿低头伏首。2018年3月全国二会召开之时,病情高危的陆立明再次昂首挺进首都,用此举对抗上海当局的恶政并打破上访率下降的谎言和癔梦。

现从家属处获悉,2018年3月16号14点左右,陆立明在北京和平门地铁站换乘时被北京警察查验身份证,因机器显示其访民身份被扣押,随后送至府右街派出所,目前陆的手机已无法联系。鉴于以往,其必然再受权力魔爪的凌虐。

陆立明13818053074(已被关机),陆妻18751817422。

【陆立明情况简介请阅:坚“信”党中央被“犯罪”,上海陆立明刑满将释放
https://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7/11/201711252142.shtml

二、小老板陈宝良强拆前生活赛小康,二十年维权落魄无依屡遭欺

陈宝良,原住上海杨浦区淞沪路116号,系有合法营业执照的服装个体经营户。1998年违法强拆后,其被强迫失业至今长达二十年,如同其他所有维权者,地方政府始终不肯根据《信访条例》第四条依法、及时解决合法诉求。本生活滋润的全家,因强迁后生活无着而急剧下降最终沦为困难户。当前,对于真正社会贫困人员,中央政府都要求地方“精准扶贫”,与很多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本世纪二十年代初的早期维权者一样,陈家的“困难”纯属政府造成,如果政府真有诚意解决,理该先从目前生活困境着手予以弥补和解决。然杨浦区政府和所属街道,口头一次次称尽快解决和落实,实际却单单脱空,连春节补助都不予理睬,本性敦厚的陈宝良被逼无奈多次进京控告和讨饭生存。每次被押回上海后,都被街道雇佣的黑保安看管在家中,不许迈出房门一步,连买米菜都不准,陈宝良拨打110全被拒理。

2018年2月,无法维持生活的陈宝良于春节期间逃离上海,到开支大大低于上海的首都讨生活并控告,3月16日在天安门广场周边地区讨饭被北京警方拦截后,送到北京久敬庄全国访民临时关押地,由上海驻京截访办接手送到北京南站接济站,3月17日被4个警察押乘1461火车回沪,无任何违法行为的陈宝良,回沪后显然难逃被权治惩处的命运。陈宝良手机:15618831663

三、文雅谢穗好维权被暴殴,红颜怒冠进京再抗争

上海市虹口区提篮桥街道维权者谢穗好,一个弱弱文雅的女性和良母,因2003年5月26日被非法强拆而走上泣血维权路。与绝大多数维权女性一样,因天生体力所限成为最易被暴力侵害的对象。她同样因维权被无数次关押黑监狱,每次都由街道雇佣的外省市无业“特保”对其看守,期间不许出房门一步,饮食极差、生活必需品缺失,还随时面临围殴致伤。2016年4月1日提篮桥派出所5个警察2个黑保安冲入她家,无任何手续将她强行抬出家门带到派出所后,押到拘留所关押十天,整个过程未出示任何手续和处罚理由、决定,谢穗好多次讨要、控告都被拒理。2017年5月14日她再次被关押在提篮桥派出所地下室“面包房”内,由那些外省市“特保”看守并抢夺手机不许她报案和通知家属,被关押36小时,直至16日中午放出。2017年3月7日她被虹口区政府从北京南站接济站接出由“特保”押回上海关到郊区崇明长兴岛,手机被抢还因抗争被暴殴致眼底出血(有验伤单),视力明显下降。

2018年2月为躲避黑监狱监管、虐待的谢穗好于春节期间逃离上海,在北京胆战心惊度过一个月。3月16日前往人大代表驻地递交请求人大履行监督职责书后,欲自行离开时被北京警察以了解个人冤情为由送至羊坊店派出所,谁知根本不问冤情就通知上海驻京截访办接走,当日乘坐G133被押回沪,现同样处于失联状态。由此可见,谢穗好也依旧将被“特保”拘禁、虐待。

谢穗好13916688647(已被关机)【十九大法治再跌破,上海谢穗好黑监狱受虐待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7/11/201711050305.shtml

四、丧天良用婴儿要挟强逼浦美英、顾建国签字放产,遭拒后无手续关押并强拆洗劫合法企业和房产,浦、顾维权控告屡遭黑监狱拘禁、暴殴

浦美英、顾建国系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村民,2014年因拒绝签下严重损害他们利益的所谓拆迁协议,当地政府趁他们儿媳在医院生孩子之际,分三拨人马以黑社会手段施淫威逼。一拨人前往医院不顾产妇跪地泣求,抢走刚出生正在被哺乳的婴儿,逼她打电话给婆家和丈夫签下严重不对等“协议”,目的未达即暴殴儿子致骨折并无手续关押到强迁地的毛坯房中,后因产妇家人多次抗议、交涉,才于数天后归还婴儿;第二拨人马威逼正在家中的浦美英和顾建国母亲、妹妹签字,被拒后同样无手续关押到强迁地毛坯房内(与儿子同关);第三拨人马抓捕正在外喝喜酒的顾建国,关押进另一处强迁地毛坯房内。浦、顾家人分二处被无手续关押7到10天后放出,原住地和企业已被无任何手续拆毁、洗劫一空,全家老小从此居无定所、失去生存之本。浦、顾投身维权至今,浦美英有税务登记、营业执照和条行码的72平方米合法企业、浦美英和顾建国、儿子三口之家房屋均未得丝毫补偿,相反屡遭地方官员报复和黑监狱整治。

2017年12月顾、浦欲前往桐乡,在长途汽车站被拦截后,当地政府派出的5个“特保”和2个镇府人员强行将他们押上车送到江桥派出所,其间顾、浦遭到围殴致伤。到派出所后多次报案,却被敷衍不理并拒绝开具验伤单,警察还与“特保”合力拖拉二人欲送往黑监狱软禁。在顾、浦拚死抵抗后,才松手但却不许他们走出派出所一步,不提供饮食,几天后才放他们回家。

2018年2月,处于激愤和难以安身状态的浦、顾于春节期间逃离上海进京控告。3月5日在马路上被北京警察查出访民身份后送入久敬庄全国访民临时集中关押点,被上海驻京截访办接出押送返沪后失联,毫无疑问是被“特保”监管了。

顾建国13816045995,浦美英13501635846

【浦、顾十九大遭遇:上海雇黑保安殴打维权者,警方不理还充当帮凶
https://www.hrichina.org/chs/gong-min-yan-chang/shang-hai-gu-hei-bao-ou-da-wei-quan-zhe-jing-fang-bu-li-huan-chong-dang-bang

五、以法维权韩忠明惹官恨,二会前离京回沪仍难逃黑监狱整治

原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居民韩忠明,自2002年房屋被强拆走上维权路后,虽然本身文化程度不高,但却刻苦努力学法用法,希冀在法律的层面上解决问题。然人治极权的社会现实,让法治成为韩等所有律法崇尚者的奢望。长期艰难困苦的生活重担和政府打压下,韩无奈与身患癌症的妻子童莉雅离婚,希望以此让病妻得到更多生活、治疗补贴,也因此甘于会尽快“解决”的骗局诱惑而配合维稳,以此缓解生活和权力之手的双重压迫。

2014年韩忠明和前妻、儿子位于浦东三林镇新春村楼下桥的宅基地房屋被动迁,韩家原黄浦区被强拆私产未得解决下,又增添了新的维权事宜。韩忠明了解到该集体土地征用无国土资源部的批复,属于未批先征,即与儿子、童莉雅将涉及违法的政府部门告上法庭,韩因此严重得罪了浦东新区三林镇的吏官们。2017年9月党的十九大期间,经黄浦区半淞园街道沟通后,已承诺放弃进京申诉、忙于筹备儿子婚事的韩忠明和病人童莉雅,却被浦东新区三林镇雇佣的8个外地黑保安日夜贴身看管,数日后为阻挠韩与同基地民众去政府部门查询信息公开,强行将韩忠明秘密拘禁并虐待,韩为此绝食三天抗争,终争得向法院递交控告有关部门违法批地的诉状。

基于前难,2018年2月春节期间韩即逃离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多次电话沟通并承诺,倘若浦东新区三林镇再来看管和拘禁,半淞园街道定会协调解决。韩忠明轻信并于全国二会召开前离京回沪。然数日后即被浦东新区三林镇派人强行截往当地派出所,韩、童急电半淞园街道前来协调,但三林镇为阻止韩到法院打官司拒不放人,半淞园街道和派出所见状也背弃承诺不再有任何作为,韩忠明再次被秘密拘禁。2017年9月,韩儿和童莉雅多方投诉、报警,均被拒理,童莉雅日前病情加重,长期依靠韩照料的老年痴呆八旬老母和下肢瘫痪坐轮椅弟弟,失去照顾陷于困境,身患癌症的韩姐强撑病体前往照看,但显然力不从心。

童莉雅13795219512,韩忠明13671719261(已被关机)

【韩家情况简介: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韩忠明,失踪后报警被拒立案
https://www.hrichina.org/chs/gong-min-yan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