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間社會

3月2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討論通過對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報告的過程中,中國幾次動用會議“程序規則”封殺批評的聲音,暴露其對國際民間組織的敵意和想要控制會議發言內容和形式的霸道。當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提出希望為中國維權人士 曹順利 的死亡舉行默哀時,中國提出會議規則只允許“一般性發言”,堅持說這不包括沉默。中國和它的支持者宣稱說,允許默哀將會開創一個危險的先例。當另一個非政府組織發表一份聯合聲明時,中國打斷發言,宣稱有諮商資格的非政府組織只能引用其它有諮商資格的組織,這公然違背了人權委員會和人權理事會所遵循的慣例。 “在國內,中國當局對維權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
2014年3月14日,曹順利的家人在接到病危通知趕到北京解放軍309醫院時曹順利已經去世。自從2月20日她被從北京999急救中心轉到該院後,她一直被戴著呼吸機,不省人事。曹順利的悲慘死亡,引起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呼籲對此進行全面的獨立的調查。 中國政府在回應外界指責時稱,曹順利得到了“積極認真治療,合法權益得到保障”。 曹順利生前一直不倦地為在中國建立一個公正的社會而呼籲。從2008 年開始,到2013 年9 月14 日她被強迫失踪,曹順利一直運用中國的法律途徑來要求民間社會參與國家人權狀況報告起草的過程,並要求政府有更大的透明度。 北京警方於2013年10月21日以涉嫌“...
國內維權人士發出聯署呼籲書,譴責中國政府迫害曹順利並致其死亡,並提出以下要求: 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自2013年9月14日被警方帶走直到去世的詳細經過; 查明並向公眾交代曹順利女士具體死亡原因及準確時間; 追究參與迫害並導致曹順利女士死亡的所有責任人之刑事責任; 就迫害曹順利女士致死一事向全國民眾公開道歉。 关于严厉谴责中国政府将曹顺利女士迫害致死的紧急联署 2014年3月14日下午4时许,著名维权人士曹顺利在北京309医院去世。 曹顺利女士于2013年9月14日准备赴日内瓦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在失踪近一个月后,...
維權人士 曹順利 在被拘押6個月後,今天下午在北京309醫院去世。她於去年9月被警方關押在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其間健康狀況急劇惡化,身患多種疾病得不到治療,今年2月病危被送進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後轉入解放軍309醫院搶救。 曹順利的弟弟 曹雲立 告訴 中國人權 ,今天下午3點多,他接到醫院蘇主任的電話,說他姐姐病危,當他4點鐘趕到醫院時,他姐姐已經去世。 曹雲立悲憤地說:“簡直是慘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後,都不敢再看了!你想像不到,他們(當局)對待人怎麼這麼狠!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把人折磨成這個樣!關押時有病不給治療,人瘦得皮包骨! ” 曹順利的律師 王宇 告訴 中國人權 ,...
(一) 與 志永 的第一次見面,是在朝陽門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由於堵車,我遲到了整整一個小時。打他電話,想告訴他我會晚到,他的手機處於關機狀態。到了約定的地點,我一眼就認出了他。他抬頭,溫和而略帶靦腆的微笑。 乍見之下,他像是校園裡的一名在讀研究生,沉靜如水,書卷氣很濃。他一邊專心於電腦上的文字,一邊等我。他說,為了保證專心致志,他工作時不開手機。 我們一見如故,直接進入正題:下一步我們做什麼?他提到幾點:憲政研究、訪民救助、法律援助。我告訴他,我已經在整理現行法律、法規與規章,找出其違憲之處,及下位法對上位法的違反、各種“法”的矛盾與衝突。他建議,由他、滕彪和我三人一起,做憲政研究,...
北京維權人士劉曉芳告訴 中國人權 ,2月28日上午,曹順利的弟弟曹雲立接到解放軍309醫院電話,通知曹順利病危。劉曉芳和曹雲立隨後趕到309醫院,醫院的蘇大夫告訴他們,曹順利的生命只能維持兩三天,現在全靠藥物和醫療儀器維持生命。蘇大夫說,曹順利的病狀叫“惡液質”,各個器官極度衰竭,身體的右胯出現“褥瘡”是病人長期臥床加上營養不良引起的。蘇大夫強調說,病人到醫院時,已經不行了,他們是在盡力搶救。 2月27日下午,曹雲立告訴劉曉芳,檢察院已經批好了“取保候審”,但不告知誰是擔保人。 2月20日,曹順利在北京海淀區清河999醫院急救室進行急救時,朝陽區看守所王所長通知曹雲立,...
今天, 曹順利 女士的律師王宇等人發起網絡聯署呼籲書(附後),強烈要求警方公佈曹順利的病況,並對此進行調查,追究責任者。 關於曹順利事件呼籲書 2014年02月24日 我們對曹順利女士因朝陽區看守所遲延治療致使病情惡化表示極大的關注。 2013年9月14日,曹順利女士在北京首都機場出入境處欲前往日內瓦參加人權培訓時突然失踪。 在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後,2013年10月22日,律師接手此案,消息才得以公佈:曹順利先是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刑事拘留,後罪名變更為“尋釁滋事罪”。 曹順利女士是因為參與自2013年6月起開始的在外交部門前持續兩個月的靜坐活動而被秘密抓捕的。 外交部門前的這場活動,...

頁面

訂閱 民間社會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