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曉波初次會見手記

2016年06月07日

廣東佛山第一家為工人提供服務的公益組織“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於2015年12月4日被佛山市公安局以涉嫌“職務侵占”的罪名刑事拘留,其後將近3個月,一直不被允許會見律師。2016年2月27日,何曉波第一次會見了律師,稱堅信自己沒有觸犯刑法。尚滿慶律師在“會見手記”中詳細講述了會見前後及會見的情況。


何曉波初次會見手記

2月25日上午,我意外接到何曉波妻子楊敏電話,說辦案單位告訴她律​​師可以會見,下午我接到南海看守所電話通知,可以“會見何曉波!”。於是27日凌晨三點登上高鐵(票難買,可能是春運加開),一路無眠,腦海裡不停在設想各種會見場景,回想楊敏以前的囑託,問曉波在裡面怎麼樣?挨打沒有?有沒有想家里人?……

七點到達廣州南站,天空漂著小雨,跟第一次來一樣,搭乘快線前往南海客運站,九點十五分終於趕到達南海看守所(1月20號第一次準備會見時,發現南海看守所生意非常好,擔心排不上號!),這次遞交手續一切順利,九點半終於會見到何曉波(忘了跟何曉波握手,遺憾)。

曉波身體一切安好(口述未被刑訊逼供、疲勞審訊--問了他兩次,一再確認)。曉波說,刑事拘留當日(12月4日)入所體檢肝部右下有血管瘤,12月15日,拘留所主動送曉波到附近醫院觀察治療七日(B超)。對於指控罪名“職務侵占”,何曉波表示,因為工作的實際情況,有開設個人賬戶接受部分捐款,但是機構開支與個人工資是分開的,絕對沒有挪用公款。曉波堅信自己沒有觸犯刑法。具體解釋已經在訊問筆錄中記載,希望律師在閱卷時注意。(楊敏也寫過自己和曉波在一起之後的“血淚史”,墊錢無數,不知道警方說的“侵占”從何而來?)。

我詢問曉波是否收到楊敏寫的信,曉波確認沒有收到。告訴曉波我也會給他寫信,讓他注意查收。曉波解釋在給楊敏信中提到之前不請律師的承諾是有時效的,他自己希望獲得律師幫助,並且當場簽署了《授權委託確認書》。

曉波被抓之後,將近三個月,一直沒有見到律師,之前的代理律師因為種種原因被迫退出。

我們都一度擔心對方是"假律師"和"假當事人",萬幸,我們很快就確認了對方的身份,確定對面坐的就是彼此想見而終於見到的人。

看的出曉波有些激動,隨著談話進行,慢慢平靜下來。曉波時不時把手臂往後縮一下,可能不太想讓人過多關注他受傷的手掌。第一眼,感覺這位北方漢子有些害羞--可能因為我更“壞像”。曉波頭髮有些半長不短,氣色還好,身體壯實。

也聊了南飛雁的工作,主要捐贈來源有哪些。這個機構曉波一手創立,在民政局合法註冊,佛山首個幫助工傷工人依法維權的公益機構,已經運轉了八年。人生有多少個八年。無數工傷工人在曉波和南飛雁的幫助下拿到合理賠償,沒有走上報復社會的道路,曉波卻因此蒙受牢獄之災。我為我的當事人感到驕傲。

我告訴曉波,央視播出了污名勞工維權人士的“新聞”視頻,新華社發了署名記者鄒偉的污名文章,把“南飛雁”寫成“打工族”的分支機構,還把他跟曾飛洋(“打工族”負責人)寫成“以“免費維權”為幌子、長期接受境外組織資助、在境內插手勞資糾紛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嚴重踐踏工人權益”等等,曉波明確表示否認,雖然他多年曾在番禺打工族工作過,但由於理念不同和個人關注點不同,南飛雁和番禺打工族兩個機構沒有任何隸屬合作關係。

我說,要為楊敏感到驕傲,1月份,楊敏向法院起訴新華社記者誹謗,乾了我想幹沒敢干的事。曉波聽到這裡,憨憨地笑了,北方人特有的那種表情,像是老農民看見麥子熟了開心地笑。曉波囑託我下次把鄒偉的文章打印出來帶給他看,我答應了,也告訴曉波注意身體,有不舒服隨時告知管教,我回去了也會給他寫信,下次會見看他能不能收到。

隨後將預先打印好的,關於刑事偵查、起訴、審判期限和證明標準的法條,給何曉波看,告訴他坦然面對,是否有罪由法院判決來決定,要對自己有信心。何曉波對家人、同事、特別是楊敏情況一一詢問,告知一切都好。雖然楊敏目前暫時對外聯繫不便,有“不明身份的人”住在家中已經一周。後來得知她人身安全尚好,也理解楊敏的處境,就沒有多說些什麼。

我告訴曉波朋友們都在幫著照顧楊敏和女兒們,不用過於掛念。曉波對南飛雁同仁不離不棄表示感謝,希望大家照顧好自己及南飛雁。

會見持續了約兩個小時,十一點零五分,管教人員通知說有辦案單位要提審曉波(不確定是不是經偵)。提前結束會見,我前往何曉波家中與楊敏見面,進門時發現可能是外媒記者在樓下,“不明身份的人”問是不是我把記者帶來的,真不是啊,我膽子可小了(大家信不信我就不知道了)。我向楊敏轉達會見何曉波情況,告知她曉波安好,讓她看了曉波簽字的確認函和授權委託書,代曉波轉達,“照顧好自己及兩個女兒”。楊敏稍覺寬慰。這裡我代表曉波和楊敏感謝諸位的掛念和無私幫助。

3月7號是何曉波被批捕滿兩個月,也是公安羈押偵查羈押到期,按程序應該移送檢察院或者申請偵查延長,我也得趕在這個日子前給檢察院遞交文件,取保申請,拘押必要性審查申請等。就快了,我們拭目以待吧。

尚滿慶  20​​16年2月29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