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歷史鉤沉

New!
——民初的西式民主實驗僅維持了不到一年便倉促謝幕,個中原因,制度移植出現的水土不服,以及中國因長期的專制皇權統治而缺乏驟然推行民主政治的基本土壤都是過去常常被討論到的。但也必須看到,議會政治作為一項外來的政治制度,從建立到健全,本身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中間必將經歷漫長的自我調整和自我完善的過程。
New!
——我們這一代最大的負資產,就是那個十年的洗禮。缺乏教育再加上自負,使得我們這代人有的時候,顯得特別的畸形。巨大的自卑和自負交替在一個人身上顯現,顯得特別的吊詭。這一代,實際上也是最慘的一代人。等待著我們的,將是一個慘到沒法言說的晚景。
New!
——準確瞭解了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在很大程度上瞭解了中國的革命。反過來說就是,不瞭解中國流氓的特點和作用,就不能充分瞭解中國的革命。流氓各個民族各個國家都有,但中國的流氓自有「中國特色」,因而,中國的革命與中國的流氓之間,也會表現出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關係。
——七歲那年我在做什麼?那是個三反五反、清算鬥爭世道不彰的混亂時期,父親去了香港,母親被關起來勞動改造。我因為年紀小不懂驚恐,生存的本能讓我直覺找到簡單的生存方法。今天回首我不禁讚嘆造物的神奇,童年的災難使我很早感受到上天的眷顧。
——香港“回歸”23年的歷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淪陷過程。香港《國安法》一出,港人將被迫失去他們原來的生活方式。特寫此文,祭奠行將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國人永遠記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陸苦難的善舉。
我們固然無法控制外部的大環境,但是,如果在我們內心的深處能夠堅守做人的底線的話,我們就能提醒自己,以及教育我們的子女,絕不為虎作倀,絕不落井下石,絕不指鹿為馬,或者恩將仇報。 (本文系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終身教授文貫中先生4月23號在徐匯中學66屆高三同學​​畢業50週年聚會上的講話,首發於共識網。) 尊敬的曾憲一校長(或校長代表): 尊敬的各位老師: 久別的各位老同學: 謝謝徐匯中學的領導對這次聚會的鼎力相助,謝謝參加這次聚會的籌備工作的同學,他們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使我們得以在這裡濟濟一堂,再次相聚。有機會做簡短髮言,內心十分感慨。畢業之後,很多同學在各個領域取得傑出成就。...
但直到今天,不但未看到民主憲政的一絲曙光,而文革的霧霾不時又對人們露出了鬼臉。這是我在文革爆發五十週年之際,最感到痛心的一點! 中華民族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連鄧小平都稱之為浩劫的“文革”年代,彈指間已過去五十年了。共產極權專制國家,從本質上講,就是一座大監獄。在這座“大監獄”中又星羅棋佈著不計其數的用高牆電網圍成的小監獄。文革到來時我和許多“右派”、“反革命”正好被囚於四川省的一所監獄裡,從而逃過了被紅衛兵批鬥、遊街、活活打死的命運。多少年後,舊友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你要好好感謝黨打你成右派,又保送你進勞改隊,確實救了你,否則紅衛兵不整死你才怪,算你運氣好。 ”這種“中國特色”的“好運”...
訂閱 歷史鉤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