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我們還要屈辱下去嗎?

2020年06月08日

——特朗普對香港的制裁手段似乎後退了,而且不夠具體。美國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犧牲。正如制裁北韓、伊朗,北韓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犧牲。問題是縱容惡的話就會令惡更囂張。香港年輕人去年決意攬炒,就是不惜犧牲也有抗拒強權的壓迫。


特朗普對香港的制裁手段,最重要的是:一、採取行動取消香港在關稅及入境的優惠待遇;二、指示政府展開程序撤銷給予香港的特殊政策,將取消與香港的雙邊引渡條例,和取消豁免向香港出口軍民兩用技術的管制;三、制裁直接或間接損害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港官員。

相對於早前傳出的消息,特朗普似乎後退了,而且不夠具體。早前傳出的制裁對象點明是中國官員、人大代表和香港官員;明確規定暫停一年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並表示一年後如果沒有改善就永久撤銷。

在美國留學的趙思樂在Facebook上說,她在華盛頓聽來的各種猜測都比這嚴重,而即使是猜測中的措施,她覺得也仍然在中國準備忍受的疼痛範圍之內。現在,可能是低於中國的預期了。

即使這個減辣制裁,也沒有得到西方國家普遍跟隨。歐盟27國外長舉行會議,就香港局勢發表聲明,表示歐盟「嚴重關切」中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認為不符合中國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的國際承諾和《基本法》,嚴重削弱香港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歐盟不打算制裁中國和香港,認為制裁不能解決問題,歐盟會繼續透過對話向中國傳達對香港的憂慮。日本和其他西方國家也大致採取類似立場。

在美國白宮5月20日發表的對華戰略方針,改變了過去的單邊政策,表示要提高與「聯盟和夥伴關係的適應力來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特別提到「美國政府肯定了盟友和夥伴們為制訂更清晰、更有力的對華方針而採取的措施。」美國制裁的低於預期,很可能是未能取得眾盟友的支持,或只得到口頭支持而不願意採取同一行動。

這不僅是因為多數國家都忙於疫情,而且是即使反送中喚起全球關注,各國仍然更關注自己國家的疫情、經濟、政治等問題。更重要的,是制裁中國,自己也要付出代價。各國多不願意犧牲現有的利益與國際關係,即使知道中國邪惡,知道香港危殆。相對來說,美國對中國算是有所覺醒,但近日美國國內所關注議題,香港仍然只佔很小部份。中國會是美國大選的議題之一,但香港所佔比例不大。

這聽起來很洩氣,但各國政治人物大都是利益優先於正義。這是正義往往敵不過強權的原因。雖洩氣還是要面對事實。香港的情況好不到哪裏。特朗普宣佈制裁政策後,沒有見到香港有反對派政黨發表聲明呼應,除了眾志。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一如自己外訪的立場,是希望保持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認為香港是自由民主陣營的一員,希望外國「俾機會港人撐住」。在「勾結外國勢力」這頂大帽子下,反對派似乎不想被認為美國的制裁是他們爭取回來的。更有人提議可用23條立法換取中共撤回國安法,令香港保留特殊地位。建制派梁美芬也有此議。

美國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犧牲。正如制裁北韓、伊朗,北韓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犧牲。問題是縱容惡的話就會令惡更囂張。香港年輕人去年決意攬炒,就是不惜犧牲也有抗拒強權的壓迫。要求外國「俾機會港人撐住」,是想香港人不承擔代價就白白得到好處?還是想美國和西方繼續餵養一個威脅世界的巨獸?

邱吉爾在講到張伯倫對德國擴張的妥協時說:「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香港人已經選擇屈辱無數次了,結果是強權的壓迫只會加深。經歷去年反送中,我們還要屈辱下去嗎?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