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我们还要屈辱下去吗?

2020年06月08日

——特朗普对香港的制裁手段似乎后退了,而且不够具体。美国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牺牲。正如制裁北韩、伊朗,北韩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牺牲。问题是纵容恶的话就会令恶更嚣张。香港年轻人去年决意揽炒,就是不惜牺牲也有抗拒强权的压迫。


特朗普对香港的制裁手段,最重要的是:一、采取行动取消香港在关税及入境的优惠待遇;二、指示政府展开程序撤销给予香港的特殊政策,将取消与香港的双边引渡条例,和取消豁免向香港出口军民两用技术的管制;三、制裁直接或间接损害香港自治和自由的中港官员。

相对于早前传出的消息,特朗普似乎后退了,而且不够具体。早前传出的制裁对象点明是中国官员、人大代表和香港官员;明确规定暂停一年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并表示一年后如果没有改善就永久撤销。

在美国留学的赵思乐在Facebook上说,她在华盛顿听来的各种猜测都比这严重,而即使是猜测中的措施,她觉得也仍然在中国准备忍受的疼痛范围之内。现在,可能是低于中国的预期了。

即使这个减辣制裁,也没有得到西方国家普遍跟随。欧盟27国外长举行会议,就香港局势发表声明,表示欧盟“严重关切”中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认为不符合中国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国际承诺和《基本法》,严重削弱香港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但欧盟不打算制裁中国和香港,认为制裁不能解决问题,欧盟会继续透过对话向中国传达对香港的忧虑。日本和其他西方国家也大致采取类似立场。

在美国白宫5月20日发表的对华战略方针,改变了过去的单边政策,表示要提高与“联盟和伙伴关系的适应力来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特别提到“美国政府肯定了盟友和伙伴们为制订更清晰、更有力的对华方针而采取的措施。”美国制裁的低于预期,很可能是未能取得众盟友的支持,或只得到口头支持而不愿意采取同一行动。

这不仅是因为多数国家都忙于疫情,而且是即使反送中唤起全球关注,各国仍然更关注自己国家的疫情、经济、政治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制裁中国,自己也要付出代价。各国多不愿意牺牲现有的利益与国际关系,即使知道中国邪恶,知道香港危殆。相对来说,美国对中国算是有所觉醒,但近日美国国内所关注议题,香港仍然只占很小部份。中国会是美国大选的议题之一,但香港所占比例不大。

这听起来很泄气,但各国政治人物大都是利益优先于正义。这是正义往往敌不过强权的原因。虽泄气还是要面对事实。香港的情况好不到哪里。特朗普宣布制裁政策后,没有见到香港有反对派政党发表声明呼应,除了众志。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一如自己外访的立场,是希望保持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认为香港是自由民主阵营的一员,希望外国“俾机会港人撑住”。在“勾结外国势力”这顶大帽子下,反对派似乎不想被认为美国的制裁是他们争取回来的。更有人提议可用23条立法换取中共撤回国安法,令香港保留特殊地位。建制派梁美芬也有此议。

美国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牺牲。正如制裁北韩、伊朗,北韩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牺牲。问题是纵容恶的话就会令恶更嚣张。香港年轻人去年决意揽炒,就是不惜牺牲也有抗拒强权的压迫。要求外国“俾机会港人撑住”,是想香港人不承担代价就白白得到好处?还是想美国和西方继续喂养一个威胁世界的巨兽?

丘吉尔在讲到张伯伦对德国扩张的妥协时说:“在战争与屈辱面前,你选择了屈辱!可是,屈辱过后,你仍得面对战争!”香港人已经选择屈辱无数次了,结果是强权的压迫只会加深。经历去年反送中,我们还要屈辱下去吗?

 

——转自作者脸书(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