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致拜登政府的聯署信: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

New!
2021年02月18日

中國人權與23個非政府組織及人士一起,聯名致信美國總統拜登,促其政府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因爲「對中國政府在國內外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爲所采取的措施需要進行根本改變。」以下爲中國人權翻譯的聯署信的中文譯文(英文原文:點擊這裏)。


2021年2月17日

約瑟夫·R·拜登
美利堅合衆國總統
白宮
賓夕法尼亞西北大道1600號
華盛頓特區,郵編20500

關于:以人權爲中心制定對華政策

尊敬的拜登總統:

我們代表24個致力于促進中國尊重人權的組織和個人寫信,促請您的政府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我們知道新政府正在審議對華方針,我們注意到幷且贊同您的言論,以及其他高級官員包括國家安全顧問杰克·沙利文和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的言論——這些言論都反映了中國政府在香港和新疆維吾爾地區侵犯人權的嚴重性。我們也贊同您對針對美國亞裔人的種族主義的譴責

對中國政府在國內外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爲所采取的措施需要進行根本改變,而先前采取的許多方法已不再適用或足够有力。我們歡迎美國政府高級官員發表的聲明——美國將會讓中國政府「對其濫用國際體系的行爲負責」,以及建議美國將對其嚴重侵犯人權行爲施加後果。

我們敦促您和您的政府采取以下步驟,來表明美國將迎接這一挑戰:

  • 將人權作爲對華政策的中心。應將中國政府不斷升級和令人震驚的侵權行爲作爲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領導人會談的首要議題,幷通過您和美國其他高級官員的公開評論予以背書。在會見中國高級官員時,應要求:釋放被非法拘禁者;改革侵犯人權的法律;實現網絡和媒體自由;維護國際人權和基本自由標準。只有當來自于中國和美國的獨立民間社會團體能够參與,幷且具體的目標和成果能够進行公開討論時,美國才應考慮重啓雙邊人權對話。
  • 在促進中國人權的國際機構中發揮積極作用。中國政府已經削弱了關鍵的國際人權機構,最值得注意的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國拒絕了聯合國許多特別程序的訪問要求,通過操縱經社理事會下的非政府組織委員會,阻止了民間社會參與聯合國機制,而且不遵守國際勞工組織的標準。我們對美國决定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幷加大對其機制的支持感到鼓舞;美國應領頭組織一個由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組成的多邊聯盟,以確保尊重人權的個人和政府出任聯合國系統的關鍵職位。此聯盟還應支持獨立的民間社會團體和人權捍衛者參與聯合國的行動,以推動對中國政府人權記錄的國際仔細審查。此外,美國應采取緊急行動,支持2020年6月聯合國50位人權專家發出的對中國采取緊急行動的呼籲,其中包括召開人權理事會特別會議,以及任命特別報告員對中國政府侵犯人權行爲進行監察和報告。最後,美國還應該緊急支持對中國在新疆以及維族地區針對維吾爾族和其他突厥族穆斯林的侵犯人權罪行進行國際調查。
  • 集中關注科技。 美國應通過實施全面的隱私權立法和改革監管立法,在科技方面發揮堅守原則的全球領導作用,同時與志同道合的的其它政府合作,制定尊重人權的收集個人數據和使用人工智能技術的標準。美國需要與尊重人權的國家合作,揭露幷給中國政府正在推動的最惡劣形式的大規模數據收集技術打上標記,例如人臉識別、種族特徵分析和基因組監測。美國應該對被發現協助中國政府進行大規模監控的技術公司采取一系列升級行動,包括通過實施全球馬格尼茨基法進行制裁。
  • 爲中國各地人權捍衛者和公民社會活動人士提供强有力的堅定支持。首先與活動人士、獨立作家、記者、學者、律師和受迫害的少數民族和宗教領袖建立牢固的聯繫,幷在他們之間建立牢固的聯繫,而且致力于在他們因其活動而成爲打擊目標時提供援助。我們也敦促您與他們現在美國的同仁接觸。中國的人權改善將來自內部,而這些人則是起關鍵作用者。
  • 將2022年奧運會視爲外交事務。鑒于中國政府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爲以及國際奧委會不願對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進行人權盡職調查,因此請勿派高規格或高級官員前往此届奧運會。美國政府還應開始向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和人士說明他們在中國所面臨的風險,尤其是在技術監控和嚴格限制言論自由權方面的風險。
  • 維持現有的針對性制裁保留對中國高級政府官員和實體清單指定爲從事侵犯人權行爲的中國公司和政府機構的制裁。要將目標對準那些據可信指控從事了嚴重侵犯人權行爲的主要政府官員、國營機構及公司,包括國營或軍營企業,幷根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 》、《2020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 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以及其他有關香港和維吾爾地區/新疆侵犯人權的法律和政策,對其追究法律責任。如果能與其他尊重人權的政府合作,這些制裁將更加有效。
  • 反制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産黨的宣傳。美國應通過給予獨立中文媒體和有影響力的獨立意見人士優先訪問美國高級官員的權利,幷通過資助獨立的中文新聞平臺和技術來對抗中國政府的審查制度和網絡監控,反擊中國國家主導的觀點。
  • 謹慎選擇用詞。請確保整個政府部門在發表公開言論和政策時要嚴格區分中國政府和人民,包括中國各地的少數民族。譴責「中國」侵犯人權即是不正確地將政府和人民混爲一談了。在此類問題上要采取謹慎態度,幷避免重述中國政府的主要宣傳要點——其中許多說法事實上是錯誤的,幷爲其嚴重侵犯人權開脫,例如「中國使數百萬人擺脫了貧困」。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其政府正在以數十年來前所未有的規模侵犯人權。您的政府采取的行動和回應對于制止——甚或逆轉——該危機至關重要。我們各組織期待著與您和您的政府一起從事這項緊迫的工作。

謹啓

茱莉・米爾薩普(Julie Millsap) | 維吾爾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
滕彪 | 中國死刑關注(China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傅希秋 | 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
楊建利 | 公民力量(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
安娜·李·斯坦格爾(Anna Lee Stangl) | 世界基督徒團結會(CSW
王丹 | 對話中國(Dialogue China
安妮·博雅堅(Annie Boyajian) |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安德魯·安德森(Andrew Anderson)| 前綫衛士(Frontline Defenders
朱牧民 | 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
貝內迪克特·羅杰斯(Benedict Rogers) | 香港觀察(Hong Kong Watch
周鋒鎖 | 人道中國(Humanitarian China
譚競嫦 | 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
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 |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吳玉婷(Andrea Worden) | 人權倡導者
丹曲嘉措(Tencho Gyatso) |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莎拉·布魯克斯(Sarah Brooks) | 國際人權服務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曼迪·麥考恩(Mandie McKeown) | 國際西藏網絡秘書處(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Secretariat
詹姆斯·泰格(James Tager) | 美國筆會(PEN America
彼得・達林(Peter Dahlin) | 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
王天成 | 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China’s Democratic Transition
任磊 | 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The Network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艾爾菲達·伊爾特比爾(Elfidar Iltebir) | 美國維吾爾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歐默爾·卡納特(Omer Kanat) | 維吾爾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克裏斯蒂娜·奧爾尼(Kristina Olney) | 共産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抄送:

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國家安全顧問
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總統副助理兼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度-太平洋事務協調員
勞拉·羅森貝格(Laura Rosenberger):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高級主管
尚蒂·卡拉蒂爾(Shanti Kalathil):國家安全委員會民主和人權協調員
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國務卿
斯科特·布斯比(Scott Busby):主管民主、人權與勞工局的副助理國務卿
喬納森·弗裏茨(Jonathan Fritz):主管東亞和太平洋地區事務局中國、蒙古和臺灣協調的副助理國務卿
麗莎·彼得森(Lisa Peterson):主管民主、人權和勞工局的代理助理國務卿
金星(Sung Kim):主管東亞和太平洋地區事務局的代理助理國務卿。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