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致拜登政府的联署信: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

New!
2021年02月18日

中国人权与23个非政府组织及人士一起,联名致信美国总统拜登,促其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因为“对中国政府在国内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所采取的措施需要进行根本改变。”以下为中国人权翻译的联署信的中文译文(英文原文:点击这里)。


2021年2月17日

约瑟夫·R·拜登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白宫
宾夕法尼亚西北大道1600号
华盛顿特区,邮编20500

关于:以人权为中心制定对华政策

尊敬的拜登总统:

我们代表24个致力于促进中国尊重人权的组织和个人写信,促请您的政府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我们知道新政府正在审议对华方针,我们注意到并且赞同您的言论,以及其他高级官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言论——这些言论都反映了中国政府在香港和新疆维吾尔地区侵犯人权的严重性。我们也赞同您对针对美国亚裔人的种族主义的谴责

对中国政府在国内外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所采取的措施需要进行根本改变,而先前采取的许多方法已不再适用或足够有力。我们欢迎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发表的声明——美国将会让中国政府“对其滥用国际体系的行为负责”,以及建议美国将对其严重侵犯人权行为施加后果。

我们敦促您和您的政府采取以下步骤,来表明美国将迎接这一挑战:

  • 将人权作为对华政策的中心。应将中国政府不断升级和令人震惊的侵权行为作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会谈的首要议题,并通过您和美国其他高级官员的公开评论予以背书。在会见中国高级官员时,应要求:释放被非法拘禁者;改革侵犯人权的法律;实现网络和媒体自由;维护国际人权和基本自由标准。只有当来自于中国和美国的独立民间社会团体能够参与,并且具体的目标和成果能够进行公开讨论时,美国才应考虑重启双边人权对话。
  • 在促进中国人权的国际机构中发挥积极作用。中国政府已经削弱了关键的国际人权机构,最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国拒绝了联合国许多特别程序的访问要求,通过操纵经社理事会下的非政府组织委员会,阻止了民间社会参与联合国机制,而且不遵守国际劳工组织的标准。我们对美国决定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加大对其机制的支持感到鼓舞;美国应领头组织一个由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组成的多边联盟,以确保尊重人权的个人和政府出任联合国系统的关键职位。此联盟还应支持独立的民间社会团体和人权捍卫者参与联合国的行动,以推动对中国政府人权记录的国际仔细审查。此外,美国应采取紧急行动,支持2020年6月联合国50位人权专家发出的对中国采取紧急行动的呼吁,其中包括召开人权理事会特别会议,以及任命特别报告员对中国政府侵犯人权行为进行监察和报告。最后,美国还应该紧急支持对中国在新疆以及维族地区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族穆斯林的侵犯人权罪行进行国际调查。
  • 集中关注科技。 美国应通过实施全面的隐私权立法和改革监管立法,在科技方面发挥坚守原则的全球领导作用,同时与志同道合的的其它政府合作,制定尊重人权的收集个人数据和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标准。美国需要与尊重人权的国家合作,揭露并给中国政府正在推动的最恶劣形式的大规模数据收集技术打上标记,例如人脸识别、种族特征分析和基因组监测。美国应该对被发现协助中国政府进行大规模监控的技术公司采取一系列升级行动,包括通过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法进行制裁。
  • 为中国各地人权捍卫者和公民社会活动人士提供强有力的坚定支持。首先与活动人士、独立作家、记者、学者、律师和受迫害的少数民族和宗教领袖建立牢固的联系,并在他们之间建立牢固的联系,而且致力于在他们因其活动而成为打击目标时提供援助。我们也敦促您与他们现在美国的同仁接触。中国的人权改善将来自内部,而这些人则是起关键作用者。
  • 将2022年奥运会视为外交事务。鉴于中国政府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以及国际奥委会不愿对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人权尽职调查,因此请勿派高规格或高级官员前往此届奥运会。美国政府还应开始向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和人士说明他们在中国所面临的风险,尤其是在技术监控和严格限制言论自由权方面的风险。
  • 维持现有的针对性制裁保留对中国高级政府官员和实体清单指定为从事侵犯人权行为的中国公司和政府机构的制裁。要将目标对准那些据可信指控从事了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主要政府官员、国营机构及公司,包括国营或军营企业,并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2020年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 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及其他有关香港和维吾尔地区/新疆侵犯人权的法律和政策,对其追究法律责任。如果能与其他尊重人权的政府合作,这些制裁将更加有效。
  • 反制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美国应通过给予独立中文媒体和有影响力的独立意见人士优先访问美国高级官员的权利,并通过资助独立的中文新闻平台和技术来对抗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和网络监控,反击中国国家主导的观点。
  • 谨慎选择用词。请确保整个政府部门在发表公开言论和政策时要严格区分中国政府和人民,包括中国各地的少数民族。谴责“中国”侵犯人权即是不正确地将政府和人民混为一谈了。在此类问题上要采取谨慎态度,并避免重述中国政府的主要宣传要点——其中许多说法事实上是错误的,并为其严重侵犯人权开脱,例如“中国使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政府正在以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规模侵犯人权。您的政府采取的行动和回应对于制止——甚或逆转——该危机至关重要。我们各组织期待着与您和您的政府一起从事这项紧迫的工作。

谨启

茱莉・米尔萨普(Julie Millsap) | 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
滕彪 | 中国死刑关注(China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傅希秋 | 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
杨建利 | 公民力量(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
安娜·李·斯坦格尔(Anna Lee Stangl) | 世界基督徒团结会(CSW
王丹 | 对话中国(Dialogue China
安妮·博雅坚(Annie Boyajian) |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安德鲁·安德森(Andrew Anderson)| 前线卫士(Frontline Defenders
朱牧民 | 香港民主委员会(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
贝内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 | 香港观察(Hong Kong Watch
周锋锁 | 人道中国(Humanitarian China
谭竞嫦 | 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
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吴玉婷(Andrea Worden) | 人权倡导者
丹曲嘉措(Tencho Gyatso) |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莎拉·布鲁克斯(Sarah Brooks) | 国际人权服务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曼迪·麦考恩(Mandie McKeown) | 国际西藏网络秘书处(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Secretariat
詹姆斯·泰格(James Tager) | 美国笔会(PEN America
彼得・达林(Peter Dahlin) |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
王天成 | 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China’s Democratic Transition
任磊 | 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The Network of 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艾尔菲达·伊尔特比尔(Elfidar Iltebir) | 美国维吾尔协会(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欧默尔·卡纳特(Omer Kanat) | 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克里斯蒂娜·奥尔尼(Kristina Olney) |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抄送:

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国家安全顾问
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总统副助理兼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度-太平洋事务协调员
劳拉·罗森贝格(Laura Rosenberger):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高级主管
尚蒂·卡拉蒂尔(Shanti Kalathil):国家安全委员会民主和人权协调员
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国务卿
斯科特·布斯比(Scott Busby):主管民主、人权与劳工局的副助理国务卿
乔纳森·弗里茨(Jonathan Fritz):主管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事务局中国、蒙古和台湾协调的副助理国务卿
丽莎·彼得森(Lisa Peterson):主管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的代理助理国务卿
金星(Sung Kim):主管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事务局的代理助理国务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