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封殺國際民間組織的聲音

2014年03月22日

3月2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討論通過對中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報告的過程中,中國幾次動用會議“程序規則”封殺批評的聲音,暴露其對國際民間組織的敵意和想要控制會議發言內容和形式的霸道。當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提出希望為中國維權人士曹順利的死亡舉行默哀時,中國提出會議規則只允許“一般性發言”,堅持說這不包括沉默。中國和它的支持者宣稱說,允許默哀將會開創一個危險的先例。當另一個非政府組織發表一份聯合聲明時,中國打斷發言,宣稱有諮商資格的非政府組織只能引用其它有諮商資格的組織,這公然違背了人權委員會和人權理事會所遵循的慣例。

“在國內,中國當局對維權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恐嚇和騷擾等方式作為控製手段;對維權律師則以不予更新律師執照為控製手段。中國在國際舞台上缺乏這些工具,便採用操縱程序的做法”,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指出:“鑑於中國在阻止非​​政府組織獲得聯合國和其它國際論壇資格過程中所起的主導作用,其所聲稱的有諮商資格的非政府組織在口頭髮言中必須限制自己只能提及其它有諮商資格的非政府組織的說法,令人深感不安。 ”

一些國家政府的代表,包括加拿大、歐盟、法國、德國、愛爾蘭、英國和美國,在發言中肯定尊重言論自由的權利和對獨立的國際民間組織參與聯合國事務的堅決支持。

3月20日的人權理事會會議是在維權人士曹順利死亡後不到一個星期舉行的。曹順利是在2013年9月,在聯合國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之前一個月,準備登機去日內瓦參加一個國際人權組織的培訓時被“失踪”的,隨後被拘押了6個月,其間遭受折磨,最後悲慘死去。她遭受中國當局的迫害,顯然是因為她近幾年來積極利運用中國法律,要求當局允許民間社會參與對中國的普遍定期審議過程的直接結果。國際社會對她死亡的原因表達了嚴重關切,認為她在被拘留期間因被拒絕給予其所需的藥物和治療而導致她的死亡。

去年秋天,曹順利的失踪引起許多國家政府和國際機構及專家的日益強烈的關注,他們在去年10月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會議前後以及在今年3月20日的會議上發表聲明,嚴重關切中國當局以強力手段阻止中國民間社會參與對它的普遍定期審議過程。幾個國家的政府對曹順利死亡的情況也表達了強烈的關注,其中德國代表說得最尖銳:“為了認真參與(普遍定期審議),曹順利女士付出了她的生命。 ”

在本屆會議結束時,人權理事會正式通過了對中國的第二個普遍定期審議結果的報告——綜合評價其遵守聯合國人權義務的情況。中國接受了聯合國成員國提出的252條建議中的204條。如此高的接受率並不令人奇怪,因為在去年10月對中國的普遍定期審議中,許多國家的政府熱衷表現保證對中國的支持。 [1]在204條接受的建議中,中國表示有31條已經實施,8條正在實施。關於被拒絕的建議,中國稱是因為其“不具操作性,與中國的現狀不符。 ”



[1]這些國家的建議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的現行政策和做法,特別是關於民間社會和法律改革。

聯合國通過對中國的普遍定期審議報告時提交的報告(第25屆人權理事會例會,第41次會議)(只有英文)
Related Links
曹順利的未竟之志: 國際和國內的反應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