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封杀国际民间组织的声音

2014年03月22日

3月20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讨论通过对中国普遍定期审议结果报告的过程中,中国几次动用会议“程序规则”封杀批评的声音,暴露其对国际民间组织的敌意和想要控制会议发言内容和形式的霸道。当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提出希望为中国维权人士曹顺利的死亡举行默哀时,中国提出会议规则只允许“一般性发言”,坚持说这不包括沉默。中国和它的支持者宣称说,允许默哀将会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当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时,中国打断发言,宣称有咨商资格的非政府组织只能引用其它有咨商资格的组织,这公然违背了人权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所遵循的惯例。

“在国内,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恐吓和骚扰等方式作为控制手段;对维权律师则以不予更新律师执照为控制手段。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缺乏这些工具,便采用操纵程序的做法”,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指出:“鉴于中国在阻止非政府组织获得联合国和其它国际论坛资格过程中所起的主导作用,其所声称的有咨商资格的非政府组织在口头发言中必须限制自己只能提及其它有咨商资格的非政府组织的说法,令人深感不安。”

一些国家政府的代表,包括加拿大、欧盟、法国、德国、爱尔兰、英国和美国,在发言中肯定尊重言论自由的权利和对独立的国际民间组织参与联合国事务的坚决支持。

3月20日的人权理事会会议是在维权人士曹顺利死亡后不到一个星期举行的。曹顺利是在2013年9月,在联合国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之前一个月,准备登机去日内瓦参加一个国际人权组织的培训时被“失踪”的,随后被拘押了6个月,其间遭受折磨,最后悲惨死去。她遭受中国当局的迫害,显然是因为她近几年来积极利运用中国法律,要求当局允许民间社会参与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过程的直接结果。国际社会对她死亡的原因表达了严重关切,认为她在被拘留期间因被拒绝给予其所需的药物和治疗而导致她的死亡。

去年秋天,曹顺利的失踪引起许多国家政府和国际机构及专家的日益强烈的关注,他们在去年10月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会议前后以及在今年3月20日的会议上发表声明,严重关切中国当局以强力手段阻止中国民间社会参与对它的普遍定期审议过程。几个国家的政府对曹顺利死亡的情况也表达了强烈的关注,其中德国代表说得最尖锐:“为了认真参与(普遍定期审议),曹顺利女士付出了她的生命。”

在本届会议结束时,人权理事会正式通过了对中国的第二个普遍定期审议结果的报告——综合评价其遵守联合国人权义务的情况。中国接受了联合国成员国提出的252条建议中的204条。如此高的接受率并不令人奇怪,因为在去年10月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中,许多国家的政府热衷表现保证对中国的支持。[1]在204条接受的建议中,中国表示有31条已经实施,8条正在实施。关于被拒绝的建议,中国称是因为其“不具操作性,与中国的现状不符。”



[1] 这些国家的建议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现行政策和做法,特别是关于民间社会和法律改革。

联合国通过对中国的普遍定期审议报告时提交的报告(第25届人权理事会例会,第41次会议)(只有英文)
Related Links
曹顺利的未竟之志: 国际和国内的反应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