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江天勇

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1日凌晨,江天勇的妻子对外发布江律师失踪的消息,之前,江律师乘坐高铁准备返回北京。在他失踪前最后发给他亲友的资讯是:在11月21日晚间从长沙南站乘高铁返回北京,正点抵达时间为11月22日早晨6点30分。江天勇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
无论你认罪或是不认罪,家门永远为你敞开!即或官方法庭判你有罪,又如何呢?多少朋友把你的庭审看为为你颁发奖章的时刻。有没有那奖章,我不在乎。在我们结婚二十年的时间里,你的良善,正直,怜悯,对公义的寻求,我都知道。我为你继续呼吁,直到你有真正的自由!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到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现在不能确认陈律师、张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且会见需办案单位同意为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要求。张磊律师要求看守所转交给江天勇的信;信中说,如果两周之内没有收到复信,他将控告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及相关机构侵犯他们之间的通信权利。 此前家人聘请的两位律师为陈进学和覃臣寿;覃臣寿律师因接手江天勇案遭官方在年检中设卡被迫退出代理。 江天勇案进展:律师会见被拒绝,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称江天勇已委托两位律师 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15日早上,我和张磊律师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的江天勇,...
江天勇的辩护律师陈进学致信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第五次要求会见江天勇;此前,陈进学律师和江天勇的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覃臣寿共8次要求会见江天勇,该局都以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许律师会见;该局还向律师转交了一份署名为江天勇的解聘陈进学、覃臣寿律师的声明。陈进学律师认为,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允许律师会见的理由不成立;即使是解聘律师,按照《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也可以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当面向其确认解除委托关系。 律师会见江天勇要求书 要求人: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陈进学律师 2017年6月5日,江天勇父亲收到你局的通知书,...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
尽管全球正义力量千呼万唤,共产党邪恶势力恪守愚蠢及暴虐人权罪恶的气焰未有丝毫消减。709事件的两个核心人物的命运尚在不卜中,全璋律师生死不明,屠夫先生仍被黑暗势力野蛮囚禁中。而作为709历史事件一部分的江天勇律师最近又被反动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709反人类暴行肆虐下去的邪恶意志昭然。
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家人今天发表声明,谴责当局拒绝让家人聘请的律师会见 江天勇 。江天勇于2016年11月在长沙失踪,2017年5月31日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 江天勇的妻子和父母在声明中称当局的做法是上演一出所谓“依法治国”的丑剧,拒绝接受当局所谓江天勇已委托了另外两位律师(官派)的说法。 江天勇的家人为其聘请的两位律师为: 陈进学 律师、 张磊 律师。 以下为江天勇律师家人的声明。 关于谴责当局为江天勇强行指定官派律师的声明 江天勇的家人 2017年6月15日,我们家属聘请的律师到长沙一看要求会见江天勇,被曾姓副长以“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为由拒绝。看来当局重施故伎,...
如特别报告员所强调的,江天勇是从事那种工作的核心人物,这有助于稳定,而不是与维稳相冲突(第75段)。成员国必须要求释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维权工作而遭受惩罚的人,抵制将合法行使受中国和国际法保护的权利定罪的行径。国家主权不能被合法地用来攻击联合国专家的独立性,及破坏既定的实况调查团的职权。
谢谢爸爸和709案的叔叔阿姨们,你们的苦难经历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让我明白每个人都是有使命。爸爸,我不再埋怨您对我的陪伴不够。您有太多的放不下,这个民族仍旧被魔鬼所操控,去唤醒沉睡的人们,去赋予被奴役的人们一定的力量,是您的使命。爱将战胜邪恶,我已经感受到我们相见的日期越来越近。

页面

订阅 江天勇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