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tatement

2001年,国际奥委会投票决定授权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尽管其人权记录不彰和北京在10个类别的评选中只有一个达到最高评级。近15年过去了,中国不仅未能改善其人权状况,而且自习近平2012 年掌权以来,发动各种运动并以立法来缩小中国的民间社会空间、控制信息传播和言论表达,并阻碍法治。尽管中国政府违背承诺和侵犯人权,却又成为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竞争者。 今年 3 月下旬,国际奥委会评委会派团前往中国,对其是否适合主办 2022年冬奥会进行评估;而就在那个月早些时候,中国当局因拘留五位女权人士上了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这些女权人士所做的只是倡导性别平等和反对在公交车上的性骚扰。今年7月初,...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中国人权 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法院判决书指控高瑜向境外泄露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九号文件;该文件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中,列出了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改革开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高瑜的判决,是当局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号。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指控对政治性案件进行判决,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国’口号的虚伪”。...
在维权活跃人士 曹顺利 逝世一周年之际, 中国人权 对她深表怀念和敬意。曹顺利因长期不懈地呼吁中国政府扩大施政的透明度,并要求公民参与国家人权进程的权利而遭受迫害,2014年3月,在被当局非法拘禁6个月之后,在北京309医院去世,享年52岁。曹顺利身患多种疾病,在被关押期间,当局拒绝给予她必要的治疗。 曹顺利毕业于北京大学,是法学硕士。在走上维权道路后,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利用中国的法律来要求政府问责以及要求公民知情权、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权的活动中。她从事的这些活动,标志着中国公民社会的成长——公民们正在使用法律和其他和平手段去争取中国宪法及国际法所保护的基本人权。 “...
在香港民众要求真普选的公民抗命运动和平地进行了74天之后,香港警方今天对金钟占领区进行了清场。但是,并非像港府和北京中央政府所希望的那样——清场会解决一个“政治麻烦”;恰恰相反,正如一个抗议标语所宣布的那样,这意味着港人为保卫香港的未来所进行的公民抗命的“雨伞运动”,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当香港抗议人士宣布将以不同的方式继续开展公民抗命运动的计划时,这已经证明:没有任何法院的禁制令或法警能够阻止香港的政治环境和人们政治参与意识所发生的重大改变。 两个多月来,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中央政府一直无力对一个政治问题拿出一个建设性的政治解决方案。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抗议地点的每个角落,...
1989年,中国各地成千上万的民众发出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但中国领导人却以坦克和武力进行回应,试图在经济改革的同时压制民众对政治改革的要求。其结果是,中国人民所得到的是不可持续和不公平的发展、不断增加的社会冲突以及巨大的环境和人权代价。 25 年后的今天,香港人民站起来,要求北京兑现其“一国两制”的承诺。他们拒绝接受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 年 8 月 31 日作出的关于“选举”香港特首的决定;该决定要求候选人必须获得北京控制的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的支持。面对北京的威胁和强硬立场,香港学生们以“公民不服从”行动——罢课和和平静坐——争取名副其实的普选。他们的行动获得了香港工会和市民的支持和声援...
3月20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讨论通过对中国普遍定期审议结果报告的过程中,中国几次动用会议“程序规则”封杀批评的声音,暴露其对国际民间组织的敌意和想要控制会议发言内容和形式的霸道。当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提出希望为中国维权人士 曹顺利 的死亡举行默哀时,中国提出会议规则只允许“一般性发言”,坚持说这不包括沉默。中国和它的支持者宣称说,允许默哀将会开创一个危险的先例。当另一个非政府组织发表一份联合声明时,中国打断发言,宣称有咨商资格的非政府组织只能引用其它有咨商资格的组织,这公然违背了人权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所遵循的惯例。 “在国内,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及其家人以拘留、失踪、...
维权人士 曹顺利 在被拘押6个月后,今天下午在北京309医院去世。她于去年9月被警方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其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身患多种疾病得不到治疗,今年2月病危被送进北京999急救中心急救,后转入解放军309医院抢救。 曹顺利的弟弟 曹云立 告诉 中国人权 ,今天下午3点多,他接到医院苏主任的电话,说他姐姐病危,当他4点钟赶到医院时,他姐姐已经去世。 曹云立悲愤地说:“简直是惨不忍睹,我看了一眼后,都不敢再看了!你想象不到,他们(当局)对待人怎么这么狠!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把人折磨成这个样!关押时有病不给治疗,人瘦得皮包骨!” 曹顺利的律师 王宇 告诉 中国人权 ,...

页面

订阅 Statement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