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Statement

New!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在四月六日至七日中美兩個世界大國的領導人舉行首腦會議前夕, 中國人權 敦促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嚴重侵犯人權、詆毀法治和鎮壓民間社會的行為。 習近平政府試圖迴避中國人權問題,打著“主權平等”的旗號攻擊其批評者,拒絕人權的普世性。特朗普政府必須堅定地把國際人權標準作為處理美中關係的核心原則。當中國聲稱自己為全球政治領袖,其無視本國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行為已經產生了區域和全球性的影響,包括對美國經濟和美國人民。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特朗普總統上台時承諾糾正美國嚴重的對華貿易逆差和創造就業機會,他不應忽視這個事實:中國的‘競爭優勢’...
日前,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 周世鋒 和維權人士 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國 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相繼開庭審理並作出一審判決。據網上發布的官方庭審筆錄和媒體報導,四名被告均表示認罪和悔罪,並接受​​判決。當局還發布了對同時期被捕、被指控相同罪名並獲取保受審的王宇律師的採訪視頻,在視頻中,王宇稱其律所主任周世鋒不是一個“合格的律師”,並對自己發表的“不當的言論”及接受過外媒的採訪表示“很慚愧也很懺悔”。 這五人是中國當局在2015年7月份開始的在全國范圍內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打壓行動中被捕的,一共有300多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成為打壓目標;迄今仍有18人被警方羈押,並已被正式逮捕,...
中國政府對1989年民主運動所進行的“六四鎮壓”已經過去27個年頭,隨著“六四”難屬們年歲已高並相繼去世,國際社會的廣泛和更有效的行動對支持難屬的正義訴求愈發至關重要。 中國政府當年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實施軍事鎮壓導致許多人死亡,並拒絕承擔責任,採取各種手段逃避懲罰。自1989年以來,當局不斷試圖歪曲和掩埋真相,強迫整個民族遺忘那段歷史,讓年輕一代對此毫無所知。當局不僅禁止公開舉行“六四”紀念活動,還對那些私下進行紀念活動的民眾予以拘留並進行刑事指控。 當局使用​​各種非法手段——綁架、恐嚇、監視、限制行動自由、封鎖通訊,試圖阻斷“六四”難屬對死難親人的記憶,破壞相互給予精神支持的難屬群體的團結...
《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旨在分化和控制中國公民社會 中國立法機構今天通過《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這部法律草案的二審稿去年4月公佈後引起廣泛的關注,國際社會各界擔憂它可能會削弱境外組織在推動中國正在日益成長的公民社會所起的作用和貢獻。新頒布的這個法律,繼續保留了草案的所有結構、意識形態和國際法問題外,還區分了“有利於”和“危害”中國的活動,前者如:在教育、衛生、文化和自然科學項目上的合作(第3條、第53條);後者如:危害中國的國家統一、安全和民族團結,損害中國的社會公共利益(第5條)。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的郭林茂在當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些“有利”的活動將會“排除在外...
中美人權對話定於8月13 — 14日舉行——正值外界普遍認為中國政府自1989年以來實施最嚴厲打壓之際。雖然中國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國,美國需要與其合作以共享國際安全和貿易利益,但這是一個關鍵時刻,美國政府應利用這次對話和9月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訪美,支持此刻在中國正受到 嚴厲鎮壓 的律師和獨立的民間社會行動人士。此外,中國政府在立法過程中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設限的做法,極大地擴展了其對正在成長中的公民社會發揮作用的控制。這兩種趨勢破壞了中國在國際秩序中作為一個大國和作為美國的一個重要夥伴的國家所需要的穩定和法治,因此是有損於美國的核心戰略利益的。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
國際奧委會決定授權北京舉辦2022年冬季奧運會,公然無視中國政府最近對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規模空前的鎮壓,以及中國水資源短缺已經達到危機水平的事實。這一決定將進一步損害中國最弱勢的群體,同時也將削弱國際奧委會還剩下的公信力。國際奧林匹克界現在必須要好好照照鏡子,問一問這將會把什麼樣的人權代價和環境成本強加於中國民眾身上。 國際奧委會做出這項決定,正值中國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以及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不斷惡化之際。自7月初以來,在全國各地23個省市有 260多名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 被中國當局拘留、訊問或被失踪。同時,國家控制的媒體開動宣傳機器對人權律師進行抹黑和詆毀,指控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是“...
尊敬的主席先生: 在本周吉隆坡舉行的第128次國際奧委會(IOC)會議選舉主辦城市的前夕,我們寫信敦促國際奧委會不要採取任何將進一步損害奧運品牌、損害國際奧委會的信譽和獨特的奧林匹克精神的行動。鑑於國際奧委會評委會2015年6月的報告中已認識到中國存在人權問題,最近中國國內的事態發展,向國際奧委會提出了嚴重的問題——是否相信中國政府有能力遵守承諾,解決被國際社會關注的人權問題。 今年3月下旬,國際奧委會評委會派團前往中國,6月公佈報告。中國當局7月初在全國范圍內對維權律師和活躍人士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打壓。這種大規模鎮壓是由中國公安機關和黨的宣傳部門聯合執行的,包括拘留、抹黑律師的名譽,給貼上“...
2001年,國際奧委會投票決定授權中國舉辦2008年奧運會,儘管其人權記錄不彰和北京在10個類別的評選中只有一個達到最高評級。近15年過去了,中國不僅未能改善其人權狀況,而且自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發動各種運動並以立法來縮小中國的民間社會空間、控制信息傳播和言論表達,並阻礙法治。儘管中國政府違背承諾和侵犯人權,卻又成為申辦2022年冬奧會的競爭者。 今年3月下旬,國際奧委會評委會派團前往中國,對其是否適合主辦2022年冬奧會進行評估;而就在那個月早些時候,中國當局因拘留五位女權人士上了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這些女權人士所做的只是倡導性別平等和反對在公交車上的性騷擾。今年7月初,...
71歲的獨立記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中國人權 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法院判決書指控高瑜向境外洩露了中共中央辦公廳2013年印發的九號文件;該文件在“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值得注意的突出問題”中,列出了七條錯誤思潮和主張——宣揚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西方新聞觀、歷史虛無主義,以及質疑改革開放。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對高瑜的判決,是當局嚴厲控制言論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號。用‘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指控對政治性案件進行判決,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國’口號的虛偽”。...

頁面

訂閱 Statement

更多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