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我个人期盼西方民主国家向中共当局施加最大的压力,让刘晓波到国外接受治疗。我更呼吁,中共当局公布刘晓波的病情报告及治疗方案。我也相信,在未来的民主中国,在实现转型正义的过程中,每一个加害过刘晓波的凶手,从作为中共党魁的胡锦涛和习近平到狱卒和狱医们,都会被送到法庭的审判席上。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事情,我看就是再重新读一遍刘晓波先生的《08宪章》,想一想我们自己应该怎么办。我看大家都这样做,对刘晓波先生也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帮助,也是一种支持!
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如果刘晓波一直坚持,坚持到底,他就是圣人了,不是也是了——这样都不是,怎样才能是呢?圣人就是这样炼成的。没有人天生完美,完美就体现在对完美的不断追求。那些终生追求完美的人就是完美的。
被强敌环绕的习近平,再也没有上台之初的“自信”,他一手发动网络严打,一手掀起皇帝崇拜,不是左右逢源,乃是左支右绌——无论是日渐觉醒的民间社会,还是离心离德的文武百官,都让习近平感到处处威胁、步步惊心,他希望能两手抓、两手硬,但他真有毛泽东的本领吗?
今天,中国民间网络舆论嬉笑怒骂,“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正在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犹如决堤的洪水——这也是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的根本原因。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今年6月5日,《当代商报》前编辑师涛就其微信朋友圈被定点屏蔽一事发表声明,谴责微信这套社交系统已可耻地沦为权贵们的帮凶。之后,他在网易注册了一个易信号,尽管发言和转贴都很谨慎,但还是遭到了被禁止登录的厄运。为此师涛再次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微信和易信运营商的这种助纣为虐行为。师涛因在“六四”15周年前夕向海外发送中央办公厅《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的内容摘要而被捕,后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2013年获释。 师涛声明 我的微信朋友圈自6月5日被定点屏蔽(个别美国友人可看到)后,立即在网易注册了一个易信号。在友人的劝说下,一直很谨慎发言与转贴。不料,几天前,易信突然无法登录。...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中国人权 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法院判决书指控高瑜向境外泄露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九号文件;该文件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中,列出了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改革开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高瑜的判决,是当局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号。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指控对政治性案件进行判决,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国’口号的虚伪”。...
中国监管网络信息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8月7日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对提供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作出新规定,涉及微信 (腾讯)、 易信 (网易)、飞信(中国移动)等,严厉限制一般公众帐号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自2011年1月腾讯推出微信以来,即时通信服务在中国大幅增长。这些服务使得群体成员和注册用户能够即时分享信息。用户还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在微博上用链接来分享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制定这一规定是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点击查看 中国人权 的英文 译文 ) 新规定(简称“微信十条”)...

页面

订阅 信息控制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