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控制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今年6月5日,《当代商报》前编辑师涛就其微信朋友圈被定点屏蔽一事发表声明,谴责微信这套社交系统已可耻地沦为权贵们的帮凶。之后,他在网易注册了一个易信号,尽管发言和转贴都很谨慎,但还是遭到了被禁止登录的厄运。为此师涛再次发表声明,严厉谴责微信和易信运营商的这种助纣为虐行为。师涛因在“六四”15周年前夕向海外发送中央办公厅《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的内容摘要而被捕,后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2013年获释。 师涛声明 我的微信朋友圈自6月5日被定点屏蔽(个别美国友人可看到)后,立即在网易注册了一个易信号。在友人的劝说下,一直很谨慎发言与转贴。不料,几天前,易信突然无法登录。...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中国人权 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法院判决书指控高瑜向境外泄露了中共中央办公厅2013年印发的九号文件;该文件在“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中,列出了七条错误思潮和主张——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西方新闻观、历史虚无主义,以及质疑改革开放。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对高瑜的判决,是当局严厉控制言论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号。用‘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的指控对政治性案件进行判决,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国’口号的虚伪”。...
中国监管网络信息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8月7日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对提供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作出新规定,涉及微信 (腾讯)、 易信 (网易)、飞信(中国移动)等,严厉限制一般公众帐号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自2011年1月腾讯推出微信以来,即时通信服务在中国大幅增长。这些服务使得群体成员和注册用户能够即时分享信息。用户还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在微博上用链接来分享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制定这一规定是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点击查看 中国人权 的英文 译文 ) 新规定(简称“微信十条”)...
2014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应对新闻从业人员在采集新闻及其他相关职务行为中“滥用”信息现象的新规定正式生效。( 中国人权 的英文翻译如下。) 这一规定是由主管新闻出版工作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其中条款不仅针对于新闻采编人员,而且对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也同样适用。这套管理办法是为保护含有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及“未公开披露的信息”等而专门制定的。 《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闻单位应健全 “保密制度” 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包括明确知悉范围和保密期限、妥善处理国家秘密载体、和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传递国家秘密;...
香港大学学生会出版的期刊《学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个“有自由、没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鸣。虽然有人为香港是否真的没有民主而争执,但“有自由”之说,从来没有异议,故此中英两国就香港前途谈判达成的共识声明,香港生活方式不变,并详列各种将“依法保障”的自由。有关自由其后由香港回归后生效的小宪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归之初的五六年,中国政府似乎并未侵扰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觉不俗,这可从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定期民调结果可见一斑。 [1] 以10分为满分,香港社会的自由评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间徘徊,而绝大部分时间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当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将于3 月 1 日开始生效。 该条例于2月2日首次公布,新华社称它将进一步“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然而,把该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 2010 年修订 )放在一起辨读,它对国家机密定义的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和过于宽泛,与以往没有任何变化;处于国家机密系统核心的信息控制政策也没有任何松动。 相反,修订的保密法和实施条例专门针对中国迅猛发展的互联网和数字平台采取措施: 扩大国家秘密保护的范围,涵盖所有的公共信息网络,如互联网、 传统媒体和全部领域(硬件、 软件、 服务提供商等), 并对广大的参与者规定了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订阅 信息控制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协)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经济改革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大跃进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历史/经验
香港 软禁 家庭教会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监督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参与 国际人权 国际投资 国际关系
国际贸易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残疾人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南方街头运动 南方周末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台湾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Xinjiang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