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执行主任的话

2009年06月04日

“六四”已经过去20年了。20年前,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由学生、工人、知识分子和普通市民参与的声势浩大的“反腐败,要民主”运动。尽管中共高层内部曾对如何处理这场运动产生过分歧,但最终还是决定动用军队来镇压自己的人民。

20年来,当局对言论的强行控制已经导致了年轻一代对1989年春天所发生的事件一无所知。就连国际社会的领袖们现在都在敦促中国民众要“向前看”,忘记那些正是因为对昨天镇压的姑息而导致今天正在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实。

在这期《中国人权论坛》中,我们要呈现给您的是那些他们的人生因“六四”而永远改变的人们的故事,反映出呼唤正义、疗治历史伤痛的挑战依然未尽。文章的作者虽来自各行各业,但他们都有着对这个国家和人民深切的爱。他们所经历的苦难表明,要建设属於中国人民更美好的未来,首先必须医治好这一民族的创伤。

回忆和责任部分,从曾是中共官方历史学家高文谦的亲身经历开始。那天,当他看见白发苍苍的教授们举着“跪久了,站起来遛遛”的横幅时,热泪夺眶而出。在他看来,这正是这个政权加诸人民的恐惧政治文化的明证。陈子明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活生生的孙立勇,这位北京的警察、“自己队伍中的叛逆者”,为批评政府的镇压付出了巨大代价。廖亦武武文建的采访,记录了这位1989年才19岁的学徒厨师和有抱负的画家,最后作为“六四暴徒”入狱服刑7年。侯杰笔下的王连禧,被戒严部队的士兵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枪的暴行所激怒,愤而加入烧军车的行列,结果这位患智障的环卫工人被判了18年有期徒刑。丁子霖蒋捷连的母亲,当年才17岁的蒋捷连在6月3日晚被射杀。丁子霖也是“天安门母亲”的创办人,她代表的这一群体17年来一直在向企图封杀历史的政府寻求“真相、赔偿和问责”。她在接受李衡的采访中说,为了彰显现代社会的一些基本原则和理念,政府必须对自己向无辜民众采取的行动负责,那就是对生命的尊重。这一部分最后是藏人和维吾尔人对1989年事件的看法。

在有关建设社会公正部分,有两篇文章谈到了“六四”对中国社会的持续影响。“六四”镇压后名列政府通缉名单之首的学生领袖王丹认为,“六四”镇压为中国的制度性腐败的猖獗打开了大门。胡平指出,没有“六四”镇压后伴随而来的高压政治控制,就不会有今天中国的经济“奇迹”。何清涟解释了为什么被地方政府掠夺了土地的中国农民将成为社会抗争的主要力量。在讨论政治合法性的文章中,滕彪问道,一个未获人民明确赞同的政权怎么能证明自己的统治是合法的呢?他认为《零八宪章》正是一份挑战这样的政府的历史性文件。这部分的最后是一平的书评,他提醒我们诗歌的重要性:尽管它无法阻挡坦克,但却哺育和滋养着生命。

本期还包括了一份“六四”入狱者名单。在这份名单上都是因参与“六四”有关活动而至今仍被监禁的个人。我们呼吁读者写信给中国当局(本刊提供了样本信),敦促他们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这一历史机遇,特赦这些“六四”囚犯,使医治历史创伤﹑实现社会正义的工作得以开始。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
谭竞嫦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