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北京公民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警察带走(视频和肖国珍撰写的关于侯欣的文章)

2013年04月01日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2013年3月31日下午,北京公民侯欣、袁冬、张宝成和马新立等4人到西单闹市展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等横幅,发表反腐演讲,被警察强行带走,后被确认四人被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现场视频见。

北京律师肖国珍撰文介绍其中被抓的女公民侯欣的民主主张和维权故事。


侠女侯欣

肖国珍

侯欣进去了。没有理由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我又一次低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威力。

往事并不如烟。一幕幕场景,再现。

记得与侯欣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2年12月8日,金太一品轩,康国雄老师约我过去的。鲍彤、姚监复、陶世龙、盛禹九、杨天石、胡甫成等民主老人都在,各有高见。

侯欣讲话,一鸣惊人,言语铿锵情怀激越、掷地但闻金石之声:“和平,和平,和平已经不复存在了!二十三年前,在广场,我的同学死在我的身边,从那时起,就丧失了一切和平!你说要政改,请你给我路线图!你一百年不动摇,我傻啊!狼总是要吃羊的,独裁者就认大炮!让一个撒旦统治到死?坐而论道,清谈误国,在这里能哭死董卓?我不主张暴力,但人民不能放弃暴力!枪杆子不具有方向性价值,同时枪杆子具有普世效用价值,在普世价值指引下射出的子弹就是正义的子弹。不公开财产,官员就是盗贼!要么公开,要么滚蛋!行动就是一切!”言者酣畅淋漓,闻者热血沸腾。

我“演讲”的主题是:若修宪,首先就要废除四项基本原则。

话毕,侯欣来到我身边,促膝而谈,握手言欢——以后每次见面(不超过五次吧)——都是如此。我们相见恨晚。

两会期间,诸友被软禁,其中自有侯欣。多日未见,我们彼此想念。她接到我电话,终于赶来。她告诉我她是如何逃出来的:装作要买菜,到超市购得两根白菜后,回头看“尾巴”仍在,于是继续装作要去大市场,一转身将白菜扔到垃圾桶里,拔腿就逃,才得以见我。她兴高采烈,讲了最近的一个上街的故事:诸友一起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有友A摄像,被数宝宝围追堵截,A为保住珍贵的照片,夺路而逃。其间跑进超市,混进人群,急中生智,将摄像机放入存包柜,记住密码,撕碎密码条,泰然自若地走出,被宝宝逮住,宝宝苦无证据,只好放人。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昨天。我们一起聚餐。中餐。老时间,老地方。追思肖默先生,共谈国是。同室聚餐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前辈,还有杜光、郭道晖、胡竟成、曹思源、高瑜、李伟东等诸位老师。

“我代表北京街头民主派委托来讲话”,侯欣说,“从二月份起,我们共上街十二次,其中四次成功八次失败。有人说,你不用上街,我们男人上。我说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当中国男人上街时,我就退出。偌大中国,岂是无人?是的,我想对官员们说,亮媳妇不如亮财产!骗了我们六十四年,现在,我连你的标点符号也不信了!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始,为民主做炮灰,乃我三生有幸!我们离亡国已经不远了!我现在保证,我一周上一次街!我的想法很简单:让长辈前人,死而瞑目;让子孙后代,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她的话,能点燃南极的冰——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同时,她不乏理性地说:“各位老师,我们需要什么?我们需要三样东西:你们的道义支持、理论指导、网络呼吁!”

聚会结束时,我已找不到她。后来我推断,不到一个小时,她又“上街”了,她和袁冬(13691261484)、张宝成(13717977833)、马新立(13671026723)等三位勇士,到西单展示“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横幅,反对腐败,被警方带走,其中张宝成和袁冬在西单西大街派出所,侯欣和马新立在二龙路派出所。

朋友们不断地打电话进来。最早的消息是行政拘留三日。

下午,杨子立先生与诸友在二龙路派出所围观,向我打电话咨询。与子立见面,我说:“今晚我要写侯欣。”正当此时,袁冬夫人朱雅春女士打我电话,告诉我,她已与警方确认,也已与袁冬通话,他们四人被关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袁冬已被刑拘,其他三人不详。最后一个电话,手机显示是21点。

我必须立即写下来,哪怕这篇文字,以我一贯的严格要求,是不完整的,我也必须在今晚发出去。

是的,侯欣,以她的行动,实践了她的承诺。

是的。

偌大中国,岂是无人?

中华儿女,今安在?我堂堂中华,竟然需要一个弱女子来担当牢狱?

是的。

我们需要三样东西:你们的道义支持、理论指导、网络呼吁!

肖国珍律师2013年4月1日23:55

最新证实:四勇士均已被刑拘,包括侯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