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北京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被警察帶走(視頻和肖國珍撰寫的關於侯欣的文章)

2013年04月01日

【要求官員財產公開】2013年3月31日下午,北京公民侯欣、袁冬、張寶成和馬新立等4人到西單鬧市展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等橫幅,發表反腐演講,被警察強行帶走,後被確認四人被刑事拘留,目前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現場視頻見。

北京律師肖國珍撰文介紹其中被抓的女公民侯欣的民主主張和維權故事。


俠女侯欣

肖國珍

侯欣進去了。沒有理由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我又一次低估了人民民主專政的威力。

往事並不如煙。一幕幕場景,再現。

記得與侯欣的第一次見面,是在2012年12月8日,金太一品軒,康國雄老師約我過去的。鮑彤、姚監复、陶世龍、盛禹九、楊天石、胡甫成等民主老人都在,各有高見。

侯欣講話,一鳴驚人,言語鏗鏘情懷激越、擲地但聞金石之聲:“和平,和平,和平已經不復存在了!二十三年前,在廣場,我的同學死在我的身邊,從那時起,就喪失了一切和平!你說要政改,請你給我路線圖!你一百年不動搖,我傻啊!狼總是要吃羊的,獨裁者就認大砲!讓一個撒旦統治到死?坐而論道,清談誤國,在這裡能哭死董卓?我不主張暴力,但人民不能放棄暴力!槍桿子不具有方向性價值,同時槍桿子具有普世效用價值,在普世價值指引下射出的子彈就是正義的子彈。不公開財產,官員就是盜賊!要么公開,要么滾蛋!行動就是一切! ”言者酣暢淋漓,聞者熱血沸騰。

我“演講”的主題是:若修憲,首先就要廢除四項基本原則。

話畢,侯欣來到我身邊,促膝而談,握手言歡——以後每次見面(不超過五次吧)——都是如此。我們相見恨晚。

兩會期間,諸友被軟禁,其中自有侯欣。多日未見,我們彼此想念。她接到我電話,終於趕來。她告訴我她是如何逃出來的:裝作要買菜,到超市購得兩根白菜後,回頭看“尾巴”仍在,於是繼續裝作要去大市場,一轉身將白菜扔到垃圾桶裡,拔腿就逃,才得以見我。她興高采烈,講了最近的一個上街的故事:諸友一起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有友A攝像,被數寶寶圍追堵截,A為保住珍貴的照片,奪路而逃。其間跑進超市,混進人群,急中生智,將攝像機放入存包櫃,記住密碼,撕碎密碼條,泰然自若地走出,被寶寶逮住,寶寶苦無證據,只好放人。

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昨天。我們一起聚餐。中餐。老時間,老地方。追思肖默先生,共談國是。同室聚餐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前輩,還有杜光、郭道暉、胡竟成、曹思源、高瑜、李偉東等諸位老師。

“我代表北京街頭民主派委託來講話”,侯欣說,“從二月份起,我們共上街十二次,其中四次成功八次失敗。有人說,你不用上街,我們男人上。我說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當中國男人上街時,我就退出。偌大中國,豈是無人?是的,我想對官員們說,亮媳婦不如亮財產!騙了我們六十四年,現在,我連你的標點符號也不信了!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始,為民主做炮灰,乃我三生有幸!我們離亡國已經不遠了!我現在保證,我一周上一次街!我的想法很簡單:讓長輩前人,死而瞑目;讓子孫後代,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

她的話,能點燃南極的冰——這是我的第一感覺。

同時,她不乏理性地說:“各位老師,我們需要什麼?我們需要三樣東西:你們的道義支持、理論指導、網絡呼籲! ”

聚會結束時,我已找不到她。後來我推斷,不到一個小時,她又“上街”了,她和袁冬(13691261484)、張寶成(13717977833)、馬新立(13671026723)等三位勇士,到西單展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橫幅,反對腐敗,被警方帶走,其中張寶成和袁冬在西單西大街派出所,侯欣和馬新立在二龍路派出所。

朋友們不斷地打電話進來。最早的消息是行政拘留三日。

下午,楊子立先生與諸友在二龍路派出所圍觀,向我打電話諮詢。與子立見面,我說:“今晚我要寫侯欣。 ”正當此時,袁冬夫人朱雅春女士打我電話,告訴我,她已與警方確認,也已與袁冬通話,他們四人被關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袁冬已被刑拘,其他三人不詳。最後一個電話,手機顯示是21點。

我必須立即寫下來,哪怕這篇文字,以我一貫的嚴格要求,是不完整的,我也必須在今晚發出去。

是的,侯欣,以她的行動,實踐了她的承諾。

是的。

偌大中國,豈是無人?

中華兒女,今安在?我堂堂中華,竟然需要一個弱女子來擔當牢獄?

是的。

我們需要三樣東西:你們的道義支持、理論指導、網絡呼籲!

肖國珍律師2013年4月1日23:55

最新證實:四勇士均已被刑拘,包括侯欣。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