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戴着镣铐跳舞——评习近平和中共十八大

2012年11月30日

中国人权:中共十八大已经结束,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高文谦:中共十八大折腾了大半年,现在总算是谢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松了一口气,中国人权的这个中国政局观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来评价中共十八大,是一个很大的题目。中国现行的政治制度是党国体制,党盘踞在整个社会之上,垄断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结果,不仅事关中国未来的走向,而且对世界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如何给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从中共党史的角度来说,十八大在历史上的定位也将是非常负面的,可以与文革时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关头,当政者又一次错失了机会,像九大一样逆历史潮流而动,力图稳住既成格局,这将会给中国今后的社会转型造成更大的困扰,我相信这一点日后会看得越来越清楚。

本来,薄王事件是历史给中共当政者的一次改过自新、改弦更张的机会。中国政局为此受到很大冲击,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受到民众的强烈质疑,中共高层一度乱了阵脚,人心惶惶,不知所措。中共十八大重新稳住了阵脚,至少是暂时的。表现主要有两点:第一,在党内各派激烈的权争中,完成了代际的权力交接。新的常委班子色彩平庸保守,大都是靠派系平衡上来的。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刘云山。这些年来,中宣部就是一个“阎王殿”,刘云山是封杀网络、新闻界、思想界、出版界最大的杀手。他进入常委,掌管意识形态,人们还能对十八大后抱有任何期望吗?第二,在今后走什么路、举什么旗的问题上,中共十八大宣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要走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实际上就是拒绝政改,把路堵死,而且拒绝去毛化,整个摆出来一副死不改悔的架势,决心不进行任何改变,要一条道走到黑。因此,中共十八后,社会各阶层普遍感到失望,这是很自然的。

中国人权:十八大以后中共有没有可能进行真正的改革?

高文谦: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为什么呢?因为首先,胡锦涛在十八大的政治报告中提出“不走老路邪路”,摆明了要维持现状,这给中共今后施政的路径选择定了一个调子。当然,政改与否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必然,而不是当政者的一厢情愿。胡锦涛说拒绝政改就拒绝得了吗?毛泽东这样一个强人,他一生,到最后的时候还费尽心机想保住文革,但他一死,马上就把他老婆抓起来了,文革的案子就翻过来了,这本身是一个历史潮流和人心向背的问题。

胡锦涛说不走老路邪路,实际上是死路一条。我相信,这一点中共高层都心知肚明。接班的习近平心里应该更清楚。即便是习近平只是想坐稳自己的位子,只想维持住这个局面,他也必须出手,做出某些调整来,缓和社会矛盾、争取民意。所以,我的看法是,十八大后大的改变不会有,但小的调整、局部的调整、小修小补还是会有的。

第二点, 我想强调的是,中共的党代会固然很重要,按照党章规定这是党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也不必把它看得很重。因为从中共党的历史来看,任何重大的转折并不是在党代会,而是在两次党代会之间的中央全会或政治局扩大会议。比如说,遵义会议确立毛的领导,那是一次紧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比如说,毛发动文革是在66年5月政治局扩大会议;再比如说,毛林交恶是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使中共九大破局;粉碎“四人帮”,就否定了中共十大;开创改革开放时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否定了中共十一大的政治路线。所以说,对中国的未来也不必太过悲观,总是形势比人强。如果习近平不能解决中国目前的困局,他不变也不行。

中国人权:十八大后习近平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高文谦:应该说,习近平的日子并不好过。他首先面对的是胡锦涛交给他的一个烂摊子,可以说是内外困局。而且他面对的政治环境相当恶劣——上面有两个婆婆,一个是江泽民,一个是胡锦涛,而且共产党的祠堂里还有毛、邓两位神龛供着,可以说是形格势禁。打个形象的比喻,习近平是戴着镣铐跳舞,特别是胡锦涛在中共十八大宣示“不走老路邪路”,这等于是给习近平戴了一个紧箍咒,对今后习、李施政画地为牢。习李今后的施政环境相当恶劣,不仅面对内外困局,而且手脚还被捆绑起来。

习近平接的是胡锦涛的班。胡锦涛最大的政治遗产就是刚性维稳,胡锦涛被权贵集团所绑架,当政十年不作为,当维持会长,用高压维稳的办法把问题压下去,而不是真正解决问题,使得中国原有的各种矛盾已经逼近全面爆发的临界点,而且逼出了中国第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现在的局面是遍地烽火,危机四伏。胡锦涛的做法被人批评为“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现在总算把炸弹传了出去,没有在自己手里爆炸,但这将成为习近平沉重的政治包袱。

我注意到,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小组会上提出“走什么路、举什么旗的问题”,当然这是在呼应胡锦涛的“不走老路邪路”的话,但他这个话里还是做了一个活扣,还有一定的解释余地。为什么这么说呢?什么叫老路邪路?就和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样,谁也说不清楚。当年邓小平说不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我相信现在胡锦涛、习近平他们也说不清楚什么是老路和邪路。中国现在继续坚持马列毛教条、拒绝普世价值、自外于世界潮流之外,这不是封闭僵化、这不是老路又是什么?相对于毛泽东晚年的继续革命,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不是邪路又是什么?

至于习近平上台后会采取什么策略,我认为他的回旋余地很小。习近平的家庭出身、经历和地位,决定了他有着双重人格。换句话说,实际上有两个习近平:一个是童年时遭受磨难、早早体验了社会的不公,血管里流淌着其父——党内著名开明派习仲勋的血;另一个习近平是共产党红色江山的传人,必须设法保住党天下。这种双重人格,决定了习近平在施政时会执两用中,尽量避免党内各派的纷争,在邓右和毛左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采取“卷旗不倒旗”的策略,“打左灯向右转”,在继续执行邓小平路线的同时,进行某种纠偏,着手解决一些社会矛盾,适当向民生倾斜,以缓解民怨。

历史留给共产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习近平不可能像江泽民一样可以做十年的太平天子,也没有历史条件像胡锦涛一样做十年的维持会长,今后十年,等待习近平的将是一个非常严峻的局面。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不敢触动权贵集团,面对诸多社会问题,只是小修小补,而不做一个根本性的改变的话,那么中国的社会矛盾将会越来越尖锐,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大规模的街头风潮。而在那个时候,习近平采取什么决策,不仅将决定他自己的命运,同时也决定中国今后的命运。换句话说,面对大规模的街头风潮,他是镇压还是不镇压?一旦这种局面发生,习近平会有三种结局,如果在发生大规模街头风潮的情况下,他最后决定退让,顺应历史潮流,启动政改,那么他将成为蒋经国第二;如果他坚持镇压,而且镇压成功,他将成为邓小平第二,所谓杀20万人稳定20年;但是如果他镇压失败,或军队倒戈的话,他将成为齐奥塞斯库第二。历史给习近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高文谦,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中文出版物主编。曾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人员。1993年移居美国,先后在伍德威尔逊中心、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和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作访问学者。著有《晚年周恩来》一书。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