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戴著鐐銬跳舞——評習近平和中共十八大

2012年11月30日

中國人權:中共十八大已經結束,你對此有什麼評論?

高文謙:中共十八大折騰了大半年,現在總算是謝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鬆了一口氣,中國人權的這個中國政局觀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來評價中共十八大,是一個很大的題目。中國現行的政治制度是黨國體制,黨盤踞在整個社會之上,壟斷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結果,不僅事關中國未來的走向,而且對世界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我是研究中共黨史的,如何給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從中共黨史的角度來說,十八大在歷史上的定位也將是非常負面的,可以與文革時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為什麼呢?因為這是在一個重要的歷史關頭,當政者又一次錯失了機會,像九大一樣逆歷史潮流而動,力圖穩住既成格局,這將會給中國今後的社會轉型造成更大的困擾,我相信這一點日後會看得越來越清楚。

本來,薄王事件是歷史給中共當政者的一次改過自新、改弦更張的機會。中國政局為此受到很大衝擊,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受到民眾的強烈質疑,中共高層一度亂了陣腳,人心惶惶,不知所措。中共十八大重新穩住了陣腳,至少是暫時的。表現主要有兩點:第一,在黨內各派激烈的權爭中,完成了代際的權力交接。新的常委班子色彩平庸保守,大都是靠派系平衡上來的。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劉云山。這些年來,中宣部就是一個“閻王殿”,劉云山是封殺網絡、新聞界、思想界、出版界最大的殺手。他進入常委,掌管意識形態,人們還能對十八大後抱有任何期望嗎?第二,在今後走什麼路、舉什麼旗的問題上,中共十八大宣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要走所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這實際上就​​是拒絕政改,把路堵死,而且拒絕去毛化,整個擺出來一副死不改悔的架勢,決心不進行任何改變,要一條道走到黑。因此,中共十八後,社會各階層普遍感到失望,這是很自然的。

中國人權:十八大以後中共有沒有可能進行真正的改革?

高文謙:我覺得可能性不大。為什麼呢?因為首先,胡錦濤在十八大的政治報告中提出“不走老路邪路”,擺明了要維持現狀,這給中共今後施政的路徑選擇定了一個調子。當然,政改與否是中國社會轉型的必然,而不是當政者的一廂情願。胡錦濤說拒絕政改就拒絕得了嗎?毛澤東這樣一個強人,他一生,到最後的時候還費盡心機想保住文革,但他一死,馬上就把他老婆抓起來了,文革的案子就翻過來了,這本身是一個歷史潮流和人心向背的問題。

胡錦濤說不走老路邪路,實際上是死路一條。我相信,這一點中共高層都心知肚明。接班的習近平心裡應該更清楚。即便是習近平只是想坐穩自己的位子,只想維持住這個局面,他也必須出手,做出某些調整來,緩和社會矛盾、爭取民意。所以,我的看法是,十八大後大的改變不會有,但小的調整、局部的調整、小修小補還是會有的。

第二點, 我想強調的是,中共的黨代會固然很重要,按照黨章規定這是黨的最高權力機構,但是也不必把它看得很重。因為從中共黨的歷史來看,任何重大的轉折並不是在黨代會,而是在兩次黨代會之間的中央全會或政治局擴大會議。比如說,遵義會議確立毛的領導,那是一次緊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比如說,毛髮動文革是在66年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再比如說,毛林交惡是在廬山召開的九屆二中全會,使中共九大破局;粉碎“四人幫”,就否定了中共十大;開創改革開放時代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就否定了中共十一大的政治路線。所以說,對中國的未來也不必太過悲觀,總是形勢比人強。如果習近平不能解決中國目前的困局,他不變也不行。

中國人權:十八大後習近平面臨的挑戰是什麼?

高文謙:應該說,習近平的日子並不好過。他首先面對的是胡錦濤交給他的一個爛攤子,可以說是內外困局。而且他面對的政治環境相當惡劣——上面有兩個婆婆,一個是江澤民,一個是胡錦濤,而且共產黨的祠堂裡還有毛、鄧兩位神龕供著,可以說是形格勢禁。打個形象的比喻,習近平是戴著鐐銬跳舞,特別是胡錦濤在中共十八大宣示“不走老路邪路”,這等於是給習近平戴了一個緊箍咒,對今後習、李施政畫地為牢。習李今後的施政環境相當惡劣,不僅面對內外困局,而且手腳還被捆綁起來。

習近平接的是胡錦濤的班。胡錦濤最大的政治遺產就是剛性維穩,胡錦濤被權貴集團所綁架,當政十年不作為,當維持會長,用高壓維穩的辦法把問題壓下去,而不是真正解決問題,使得中國原有的各種矛盾已經逼近全面爆發的臨界點,而且逼出了中國第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現在的局面是遍地烽火,危機四伏。胡錦濤的做法被人批評為“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現在總算把炸彈傳了出去,沒有在自己手裡爆炸,但這將成為習近平沉重的政治包袱。

我注意到,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小組會上提出“走什麼路、舉什麼旗的問題”,當然這是在呼應胡錦濤的“不走老路邪路”的話,但他這個話裡還是做了一個活扣,還有一定的解釋餘地。為什麼這麼說呢?什麼叫老路邪路?就和什麼是社會主義一樣,誰也說不清楚。當年鄧小平說不清楚什麼是社會主義,我相信現在胡錦濤、習近平他們也說不清楚什麼是老路和邪路。中國現在繼續堅持馬列毛教條、拒絕普世價值、自外於世界潮流之外,這不是封閉僵化、這不是老路又是什麼?相對於毛澤東晚年的繼續革命,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不是邪路又是什麼?

至於習近平上台後會採取什麼策略,我認為他的迴旋餘地很小。習近平的家庭出身、經歷和地位,決定了他有著雙重人格。換句話說,實際上有兩個習近平:一個是童年時遭受磨難、早早體驗了社會的不公,血管裡流淌著其父——黨內著名開明派習仲勳的血;另一個習近平是共產黨紅色江山的傳人,必須設法保住黨天下。這種雙重人格,決定了習近平在施政時會執兩用中,盡量避免黨內各派的紛爭,在鄧右和毛左之間保持微妙的平衡,採取“卷旗不倒旗”的策略,“打左燈向右轉”,在繼續執行鄧小平路線的同時,進行某種糾偏,著手解決一些社會矛盾,適當向民生傾斜,以緩解民怨。

歷史留給共產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習近平不可能像江澤民一樣可以做十年的太平天子,也沒有歷史條件像胡錦濤一樣做十年的維持會長,今後十年,等待習近平的將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局面。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不敢觸動權貴集團,面對諸多社會問題,只是小修小補,而不做一個根本性的改變的話,那麼中國的社會矛盾將會越來越尖銳,最終不可避免地導致大規模的街頭風潮。而在那個時候,習近平採取什麼決策,不僅將決定他自己的命運,同時也決定中國今後的命運。換句話說,面對大規模的街頭風潮,他是鎮壓還是不鎮壓?一旦這種局面發生,習近平會有三種結局,如果在發生大規模街頭風潮的情況下,他最後決定退讓,順應歷史潮流,啟動政改,那麼他將成為蔣經國第二;如果他堅持鎮壓,而且鎮壓成功,他將成為鄧小平第二,所謂殺20萬人穩定20年;但是如果他鎮壓失敗,或軍隊倒戈的話,他將成為齊奧塞斯庫第二。歷史給習近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高文謙,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中文出版物主編。曾是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研究人員。 1993年移居美國,先後在伍德威爾遜中心、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和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作訪問學者。著有《晚年周恩來》一書。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