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二: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2015年07月24日

和平被警方无手续带走后,我们从开始的等待警方给拘留文书,到48小时后的主动寻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后来听说有律师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带走,我再也无法镇定了。

把孩子们送进车站进站口,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儿子并不想走,我说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带着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们两个都未成年。坏人来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们带走,110管不了。至少你离开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着。这话我也是安慰自己。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到哪里真正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呢?女儿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儿子已经15岁了,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抄家过程,明显的沉默下去了。儿子被劝走了,我为了活跃气氛,安慰他亲自去接他,问他想去哪里,我们可以自驾游。但是我也知道这可能是空想。

儿子认真地说:爸爸什么也没干!我很欣慰。我说你真要被带走,也不要怕。

当孩子们走了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害怕到不能睡觉。开着灯睡不着,睡下了想起来有律师半夜被撬门控制在床上, 觉得自己应该穿着衣服睡 ,并且不能穿裙子。因为我不知道警察抓女人时,派的是否是女警?门外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让我的心吊了起来。。一直到脚步声消失 我都不能入睡。早晨有轻轻的敲门声,我的心都紧缩了起来。敲了一阵子,没有声音了,我都担心是不是人已经进来了?

我在想,我没有杀人放火,怎么到了一见高大魁梧的男人 都本能的怀疑是警察,可能要来抓我跟孩子的?我如此的恐怖,由何而来呢?

原文链接: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7/20150724043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