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三:苦寻丈夫无果

2015年07月25日

以前总是抱怨日子过得太快,从7月10号起,每一分钟都在煎熬。家被搜查结束时,我想着再难受,也不会超过48小时。等足这个时间,我就请律师会见和平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的预料,我这个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家属,觉得我知道的法律知识,统统不管用了。

我着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连公安局刑警队的门都迈不进去;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无所获。第二次是人失踪后的第八天,因为有律师随行,终于走进了公安分局的法制处。被告知人不在他们分局,让我们去禁毒支队看看。还好,在禁毒支队遇到了一个特别高大魁梧的警察,相对客气的态度把我们一干众人让到了会客室,关上门。我心里却突然不争气的紧张起来,这是要把律师们抓起来吗?我应该再写几份委托书才是。

还好,几分钟后那个警察又进来了,把我们带到楼上,楼上接待的人听我们说是被分局支过来的 ,也有点莫名奇妙。用电脑查了 没有李和平这个人。大家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河西分局看守所。看守所的接待处很气派,要拾阶而上,仿佛古王朝的大殿,臣民得俯身弯腰。我记得很多政府部门都是这种格局。我苦笑着,怀着期盼的心来到查询窗口,当电脑上出现李*平三个字时,我是激动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是工作人员问:“是个女的吧?”我赶紧说:“不是女的 是个男的。”工作人员很干脆:“那没有,这个叫李玉平。”巨大的失望涌上心头,我还以为找到下落了。现在看来依然是没有。

如果一家家看守所找下去 能够找到我的丈夫,我愿意一家家找下去。可是,律师说,有一种秘密监视居住,我又去哪里寻找这秘密的地方呢?

原文链接: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5/07/201507242207.shtml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