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Document

【冯正虎】上海护宪维权人士冯正虎出门外出时受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的无理阻扰,并被警察滥开传唤证带到派出所关押了约3个小时。对此,冯正虎按照法律向各有关部门投诉。他的维权过程让人们看到:派出所滥用一张传唤证,至少可以引发27场官司。这场由他和警察与法官共同参与表演的“1大于27”的司法行为艺术表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上海司法有法不依、行政乱作为、司法不作为的现状。
[王荔蕻寻衅滋事案] 王荔蕻是北京的一位颇受尊敬的维权人士,因为组织网民于2010年4月16日到福建马尾法院围观“福建三网民”案的开庭审理,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1年8月12日开庭审理。律师刘晓原和韩一村为其做无罪辩护。
【遭强拆以死抗争 李佳妮案】上海虹口区居民李佳妮的家于2008年4月10日遭暴力强拆,导致怀孕快9个月的李佳妮早产,孩子出生后夭折。遭强拆后李佳妮和丈夫计斌居无定所并进行上访。为终结他们的上访,2011年6月24日,虹口区政府召开邀请李佳妮参加的听证会,但听证会却不让代理、不许旁听、也不让李佳妮本人进入。听证会结束后5天,6月29日,李佳妮在广州的一个旅馆里用木炭烟熏房间结束了年仅28岁的生命。在遗书里,李佳妮称自己选择在广州自杀,是“为了把这件上海的丑事扩大,政府能快点解决!”“希望我的死可以影响到中央,把我们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可怜老百姓可以有自己的住房!愿上海一些腐败官员,...
【上海访民申请游行】2011年8月3日,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村民第十三次去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示威,请求公安局批准马桥镇8个村300名村民于2011年8月8日举行游行示威活动,示威目的为要求上海市各级政府对申请人13000亩基本农田被违法征收一事展开调查,并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违法责任。
【北海白虎头村征地案】北海白虎头村民选村长许坤2011年4月29日被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银海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许坤不服,提出上诉,请求宣告无罪。8月3日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毛恒凤] 决定书说,毛恒凤因高血压在其一年半劳教期间被送监狱医院治疗至今,现医院建议其到社会医院治疗,遂决定不再对其执行剩余劳教期。
贵州大众橡胶有限公司的300多名工人于7月20日和21日冒着酷暑举行静坐示威,抗议公司老板侵吞国有资产、盘剥工人利益,要求当局加以解决。20日,当局先派官员到现场宣读文件,继而出动防暴警察前来威胁,静坐工人表示不解决问题就不停止抗议。21日,工人继续举行静坐。报道该消息的民间记者写道:“中国的工人已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要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斗争,而其中团结和坚持最重要。”
传朱虞夫被审查起诉,家属提出取保候审申请 2011年3月5日上午,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创始人之一的朱虞夫先生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同时被抄家,抄走两台电脑等物品,随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于2011年4月11日逮捕,羁押于杭州市上城区公安看守所,据传该案现已侦查结束,移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朱虞夫先生患有高血压和高血脂等疾病,之前因中国民主党遭政治迫害案,两次入狱长达九年之久,故也留下了很多劳改后遗症,身体健康状况一直让家属担心。昨天(2011年7月12日),朱虞夫的妻子蒋杭丽向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了取保候审申请书,根据相关法律,检察院应当七日内作出决定或答复。 噢,...
【齐崇淮案】齐崇淮是一位资深记者,以揭露官员腐败和社会不公闻名。2007年,在他于新华网发表文章揭露滕州市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建豪华政府楼之后被拘留,2008年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他本应于6月25日刑满释放,但检察机关却以上次审理齐崇淮案件时未被法院支持的指控再次起诉他。6月9日法院对齐崇淮案重新审判,以“敲诈勒索罪”和“职务侵占罪”将他判刑12年,扣除已执行的4年,还需执行8年。齐在自辩词里指出,对其所谓的“漏罪”的指控,从公安机关5月26日侦查,到检察机关起诉到法院,到法院于27日向自己送达起诉书,仅仅用了24小时。他认为“现在的法律已经贬值到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时代了”。
【齐崇淮案】齐崇淮是一位资深记者,以揭露官员腐败和社会不公闻名。2007年,在他于新华网发表文章揭露滕州市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建豪华政府楼之后被拘留,2008年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4年。他本应于本月25日刑满释放,但检察机关却以上次审理齐崇淮案件时未被法院支持的指控再次起诉他。6月9日法院对齐崇淮案重新审判,两位律师以“对同一个行为重复起诉违犯了法律常识和国际上禁止双重处罚的原则”为题为其做了无罪辩护。齐当庭被以 “敲诈勒索罪”判刑3年,“职务侵占罪”判刑9年,合并执行12年,扣除已执行的4年,还需执行8年。

页面

订阅 Document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