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孙承康、于清的证词 ── 遇难者孙辉的父母

1999年01月31日

孙辉,男,1970 年出生宁夏石嘴山市,遇难时 19 岁,生前为北京大学化学系 88 级 4 班学生;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於北京复兴门附近遇难;现骨灰存放於石嘴山家中。

1989 年 6 月 4 日 8 时左右,孙辉骑自行车去寻找 4 日凌晨从天安门广场撤出而未归的班长和几位同学,当他行至复兴门附近时中弹,子弹从左腋窝穿过心脏由右腋窝射出,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倒在大街上。当时孙辉穿有印着“北京大学”字样的背心,字迹清晰鲜明。(事后他的一位老师说,如当天不穿此衣,也许会躲过这埸灾难)当时民众把尸体送到北京市儿童医院,医院根据孙辉的衣着及学生证打电话通知了北京大学,并把遗体送回到北大。当时北大学生情绪激奋,要求抬尸游行,学校很害怕,立即下令仃课将学生放假。我们赶到北大是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看到孩子身上几乎全是血迹,其状惨不忍睹。

孙辉的遗体是在八宝山火化的,当时有北大化学系几位领导、孙辉的老师和孙辉在京的一些同班同学在埸。起先我们想把孙辉的骨灰带回家,校方考虑当时北京局势紧张,劝我们寄存在八宝山;我们於三年后把孙辉的骨灰取回宁夏,至今仍存放在家中。

孙辉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里的第一名、三好学生;他性格开朗,热爱同学,孝顺父母,在家乡尊老爱幼,是邻居公认的好孩子。当噩耗传到故乡时,亲戚、邻居、同学及很多同情者,排着长队来家吊唁,人人痛惜英年早逝。孙辉的死,毁掉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是我们全家的骄傲,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而现在一切都没有了,留下的是一堆白骨!
他母亲痛不欲生,眼睛哭瞎了,头发全白,心脏病越来越重,怕看电视,怕听电视里的枪声,人衰老得不成样子。十年啦!仍然念念不忘爱子,经常以泪洗面,经常住医院,每年都花好多钱,全家经济变得十分紧张。

孙辉的祖母痛失爱孙一埸大病不起含恨撒手而去,不到一年我家痛失两位亲人;我虽然刚强无泪,但一年内牙都掉光了。从此家里再没有欢乐气氛。

孙辉遇难后,当局严格限制我们的行动,不准我出差,出远门必须经保卫部门批准,一言一行居委会都进行监视;孙辉的姐姐在他遇难的第二年毕业,当局规定只能回原籍,不准进机关、不准重用,不准调离,最后只好辞职。

95 年我被提前退休,想到郑州女儿家养养病,可我们人还没到郑州,而郑州的派出所及女儿单位保卫部门已安排好监视我们的人员。由於我所在单位效益不好,养老金不能按时发放,老伴天天吃药打针,我只好在郑州租个房子,搞点小买卖,可是当局竟派人找到房东,说我们是政治犯,房东吓的再不敢把房子租给我们了。

失子之痛,精神上的压力,我活得比死还难受。

我的儿子被李鹏这个屠夫杀害了,如今我又年迈。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中国无我立足之地,处处受监视,无一点自由,我要大声疾呼世上有良知的人们支持我们讨回一个公道,还我们儿子的血债!惩罚中国屠夫李鹏!

孙承康、于清

1999 年 2 月 2 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