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清涟:哀香港

New!
2020年06月10日

——香港“回归”23年的历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沦陷过程。香港《国安法》一出,港人将被迫失去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特写此文,祭奠行将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国人永远记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陆苦难的善举。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5月29日宣布,鉴于中国执意强化对香港的控制,将去除香港截至目前享有的部分与美国相关的特殊地位。虽然具体措施还未成行,但是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利空已经出尽,因此亚洲股市行情向好。这一幕只剩下中共当局的谢幕式——香港300万人签名支持港版《国安法》,还有香港反抗者悲愤无奈的反抗。

港版《国安法》让香港人痛失以往的生活方式

邓小平当年香港“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在中国逐级传达,还配有当时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的解说,其中著名的话是“马照跑,舞照跳”,听过传达的人都印象深刻。当时,对外部世界包括香港都比较懵懂的大多数中国人,都以为香港的生活方式就是跳舞、赛马兼赌马,加上富裕生活。只有广东人知道,那是港英治理下的盛世景况,依靠完全不同的政治治理模式达成。香港的生活方式不是跳舞、赌马、港式餐饮等物质层面,它包括除选举之外的多种政治权利,比如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还有择业自由、迁徙自由等经济权利;当然,也包括中国人后来知道的一夫多妻制的自由。其他权利,中共不让中国人拥有,但对最后这点却是放开的,例如赌王何鸿燊四姨太梁安琪就荣任江西侨联副主席。因此,深圳多了20万每天清晨通关去香港上学的“跨境儿童”(其中有港陆两地正常婚姻的孩子),媒体报道正在为这批身份认同有困难的孩子担心。

生活方式有多重要?美国在《2020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报告》中,将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NSS)的四大支柱的第一目标:保护美国的人民、家园和生活方式。生活方式与价值观息息相关,报告专列一节“我们的价值观所面临的挑战”,认为中共在全球范围内倡导的价值主张,挑战了美国人的基本信念,即每个人都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因此,香港人捍卫他们从港英时期形成的生活模式,是正义之战。中共推行的一国一制,是野蛮对文明的亵渎。

香港多次承接大陆的苦难

广东人非常清楚地知道香港不同于大陆,大多数在香港有亲戚,逃港潮蔚然成风。据专研逃港历史的作家陈秉安的研究,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大陆一共出现过4次大规模的逃港潮,分别是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逃港者各个阶层的都有,主要来自广东、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全国12个省、62个市(县)。1979年这一次,是由习近平之父习仲勋处理,他采取开放开明态度,由此赢得“改革者”的好名声,得到邓小平首肯。据说邓小平说了一句话:“把经济搞上去,人民生活好了,逃港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那时候,香港曾是大陆人向往的天堂。在逃港者当中,只有广东人被抓到只判劳教或被关押“教育”之后释放,其他各省逃港者赌的是自己的生命。1968年是文革时期全国实施军管之时,我家乡邵阳市曾枪毙6个逃港者,最大的是邵阳市建筑公司一队一位叫张健的泥瓦工,30岁。在公告中说他受资产阶级思想影响,然后说服了其余5位17-20岁的青年,策划了这次逃港事件。当时,邵阳市每年都有生猪、辣椒干、百合干、黄花菜等出口至香港,邵阳市一些青年就偷偷藏身于这些货运车里逃港,如果遇上装辣椒干的货车,被呛死的也发生好几例。张健及其同伴不幸被搜查出来,当成“叛国投敌”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在被枪毙之时还未满18岁的小青年。

香港的新闻自由、出版自由名列世界前茅

香港的出版自由与新闻自由曾居世界前列。在内地多省被视为“反动杂志”的《争鸣》,是香港特产。陆港恢复探亲后,一些人偷偷带回的《争鸣》杂志被内地人争相传阅,非常有助于消解中共给自己套上的神圣光环。华人出版界的名人何频,1989年六四后出国,创办了明镜出版集团,开创了一个被港人称之为“政治八卦”的出版品种,其中以《中共太子党》之类最为有名。这个系列虽然被港人称之为“政治八卦”,但也有不少严肃书籍,比如《中共太子党》一书,所述多有所本。我的《现代化的陷阱》一书,在国内走了13家出版社几乎绝望之时,曾由明镜出版社以《中国的陷阱》之名在1997年9月出版。

但九七之后,香港渐失新闻自由与出版自由,其中如何失去这个过程,我在《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一书中专列一章分析,此处不赘。

这个系列后来出了仿效者,《习近平的情人们》就是一例,据参与写作者西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是小说创作。此事引发了铜锣湾书店事件,多人被抓,有的还是在香港被跨境追捕。何频开创的“政治八卦”系列就此终结,但其余波一直荡漾至今。

香港曾是红二代(太子党)的天堂

香港向大陆开放之后,除了婚姻关系及子女依亲,大陆人去不了香港,只能望“天堂”兴叹。但有一种人有赴港居留的特权,那就是中国的红二代们。这些人到底有多少?恐怕只有国安部才掌握。自80年代“改革开放”开始, 大陆社会迅速形成了一个约有数万之众的权贵子弟阶层,几乎囊括了所有高级党政军官员的子女或亲属。他们通过“国家安全”部门暗箱操作改名出境,拥有了港澳身份并保留其大陆身份。这个群体获得美、英、加、澳州等国国籍,比成为香港人晚了好些年。深圳就住有大批拥有香港身份的红二代或者沾亲带故者。这种特权越到后来越不需要遮掩,李小琳有香港身份,那是九七之后大批中央国企到香港设分部名正言顺弄来的身份。

这些人在香港有特殊地位,直到习近平反腐之后,香港还曾经是这类人的避风港。最著名的藏身之地就是香港四季酒店望北楼,后来还被周梅森写进《人民的名义》这部电影剧本。

《习近平的情人们》这部“小黄书”,以及“望北楼”避风港,终于引出了香港特区政府的《送中条例》,然后引发持续数月的“反送中”抗议活动,引出了美国的《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抗议者们欢呼美国这部法案的出台,是希望这部法案能够迫使习近平考虑香港的整体利益,从而做出让步,放慢“二次回归”的步伐,让香港获得一点喘息时间,再寻找机会。他们没想到习近平已经成了“向前向前向前”的“战狼”,毫不让步,最后不惜以《国安法》揽炒香港,让香港终结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

这些红二们失去了香港一国两制给予他们的保护。他们的财富与特权,今后只能仰承最高领导的鼻息。

香港国安法是通向一国一制的铺路石

在中国官方对国安法的解读中,国家安全包括政治安全、国土安全、生态安全、社会安全等11个方面。国土安全主要视为保护领土完整,香港、台湾不可丢。但整部法的核心就是“国家安全”和“政治安全”,即中共的政权安全,政治制度不可改变。从冷战时期开始,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Dulles)宣称要透过和平演变,以经济或其他方法,将共产主义国家转变为民主国家;再到冷战终结后的颜色革命,目标都是改变中共政权性质,让中国民主化,中国也因此视美国为最大敌人。《中国国安法》中对“国家安全”的广泛定义必然会影响到香港《国安法》,5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公布的香港《国安法》决议草案称,将授权人大常委会制定法律防范、制止和惩治四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包括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几乎是按“反送中”活动量身定做的一部法律,预示着香港《国安法》将成为一个打压异见与一切反对言行的口袋罪。

香港明珠碎裂于《国安法》碾压之下

有香港精英劝慰香港民众说,“不要害怕,香港国安法要惩罚的人最多也就1%,剩余那99%是安全的”。这话是哄小孩玩儿的说法,中国每年因违反国家安全法而受惩的人,可能不到1%。但这1%的受惩率形成了寒蝉效应,剩下的99%因为害怕失去一切,自觉噤声,少数还会自觉成为当局的帮凶,比如这次昧着良心围剿方方的五、粉、残们。

香港“回归”23年的历程,就是一步一步失去自由的沦陷过程,先是媒体变成粉红色与红色,再就是出版业几乎全被中联办系列人马接管(见《红色渗透》一书),与此同时则是对香港教育系统的改造。香港人仅仅只保有游行示威与自由言说的权利,香港《国安法》一出,港人将被迫失去他们原来的生活方式。

在香港《国安法》行将出台之际,特写此文,祭奠行将消失的自由香港,提醒中国人永远记住英治香港承接大陆苦难的善举。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