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习近平现象与香港之死

New!
2020年06月25日

——香港之死有可能是特朗普被选为美国总统的历史后果之一。习近平看到了特朗普其实并不在意中国的人权,这促使习近平做出了毁掉香港这一历史性的决定。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的,将不仅仅是香港人,因为失去了香港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失衡、更危险的世界。​


香港是中国文明与西方文明正面冲突的产物。当大清王朝决定割土求和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当时不起眼的渔港,会成为屈指可数的国际大都市,更不可能想到的是,这片小小的殖民地,百余年来竟能对人数最多且历史悠久的文明,产生如此巨大和深刻的影响。从洪秀全、孙中山,到中共起家的省港大罢工,中国建构现代国家的每一步,香港都扮演了微妙的角色,更不用说,没有香港,完全不能想象中国的经济崛起。正因如此,香港今日的死亡结局,在一年前都是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

但是,敢想常人之不敢想,恰恰是当今中国独裁者习近平最突出,也最令人不解的品格。习近平究竟想干甚么?一直都是所有关心中国和世界大势的人试图回答而无法回答的问题,这是因为,任何一个理论框架,其实都无法对习的行为和选择做出逻辑自洽的解释,更不用说给出靠谱的预测。

习近平现象,不仅是中国,也是人类前所未有的经验,因为在他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不靠本事和德行,意外获得如此巨大而不受制约的权力。他不仅可以支配世上无人能及的巨量资源,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影响无以计数的人口之生死和命运。他从来没有为担负这样的责任做准备,但从他的经验看,如果他出于自知或良知放弃权力,就不仅会被清算,而且可能导致政权崩溃、天下大乱,即使不这样,他也将遭到天下耻笑,因为他竟然傻到不当皇帝而自取羞辱。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所谓“底线思维”,翻译成大白话,就是用尽一切手段来保权位,多一天算一天,管他身后是不是“洪水滔天”。

这种状况前无古人,因为历史上皇帝都指望传位给子女,这种状况恐怕也将后无来者,因为很难想象未来的中国和世界会允许这样的险境再度发生。但眼下,中国和世界将不得不面对习近平现象带来的巨大挑战。香港之死是这一挑战的最新发展。在我看来,单纯从党国利益和意识形态的角度,其实都无法解释习近平为甚么一定要置香港于死地。港人的顽强抗争让习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很没面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当然,如果毁掉香港意味着习近平马上就会失去权位,习近平也会选择忍耐。

这就涉及到一个更重要,也更不易回答的问题,那就是习近平为甚么能走这么远?为甚么不仅中国没有力量阻止习近平的“任性”,美国和整个自由世界也没能阻止习近平。从大的格局来说,民主政治的危机,美国和西方的相对衰落,中国多年腐蚀西方精英获得的成功等等,这些都是许多人已经看到的重要原因。但这些现象并不能推出香港必死的结论。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会有一些重要的偶然因素。

最近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曝光的有关特朗普与习近平的特殊交易让我们看到,香港之死有可能是特朗普被选为美国总统的历史后果之一。习近平看到了特朗普其实并不在意中国的人权,这促使习近平做出了毁掉香港这一历史性的决定。为这个决定付出代价的,将不仅仅是香港人,因为失去了香港的世界,会是一个更失衡、更危险的世界。成就习近平现象的一个重大历史因素,就是未能走出“周期律”的中国,现在不仅可以再次自毁,也有了毁灭世界的可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