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大树:想念许志永(图)

2017年06月16日

许志永1

好多年了,许志永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当世中国知识分子第一人,我对他的敬意无可替代。而且每想到他,就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想到他,我就对那些在名利场中油光满面、脑满肠肥的中国“知识分子”充满了厌恶和鄙视,那些人,也把“灵魂”、“公义”、“诗性”这些美好的词语挂在嘴边,倾销而出时毫不费力,但是他们只是一堆装帧精美的留声机片,为了在权贵豪绅的高堂华屋之中扮演优伶,换取身价和赏金。他们内心并没有对这些词的真正感应,也正因为没有感应,才能够在行动中糟践这些词,并不感到羞愧。但是许志永,是用生命在守护这些词义。

多少年来,许志永与中国最悲惨的人们为伴,奔走辗转在地狱生活的最前线:围观黑监狱以帮助访民逃生,给冬天住桥洞的访民送棉被,为黑砖窑、毒奶粉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去教育部请愿推动农民工子女入学平权,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给最高权贵写信,出没在社会热点或冤狱事件的风暴中心……在这个过程中,许志永也遭受过毒打,也跟国宝置腹推心,也忍痛放弃陪伴刚出生的女儿,并且终于在2014年被投进监狱。多少年了,许志永没有一天生活在聚光灯和鲜花掌声之中,他见过了最黑暗的人心,最无耻的特权,最惨烈的不公,最凄凉的牺牲,他最常常接受的,大概就是愤怒、悲哀和无力的心绪的馈赠,可是,在难以计数的苦难与邪恶的重压之下,在孤身面对最庞大的权势机器碾压的风险之中,他仍然是坚信自由与爱的光明之子。

鲁迅曾说,“凡有牺牲在祭坛前沥血之后,所留给大家的,实在只有‘散胙’这一件事了”。鲁迅是为庸众的麻木负心而愤恨,为革命先驱者的湮没无闻而抱不平。这有道理,但我有时候觉得鲁迅也没有完全将狭隘脱尽:先驱者其实又何尝是期待着被纪念而牺牲呢?即如许志永,除了那些得到他的帮助、曾蒙他为之而出死入生者,或许还记得这个恩人,当世还感佩他的劳苦者又有几人?然而他没有愤愤不平。他视这一切为运命,为天职,活着一天,就要为这些事尽一份力。非为名垂青史,甚至也不是为了求得心之所安——做到前者已属不易,强如鲁迅也未能超脱,但做到后者可能更难,有的人付出是为了赎罪,为了安慰自己的良心,那多少仍然免不了是利己。然而许志永不是那样,许志永做这一切,是受到价值观的召唤,许志永是得道之人,只能为了道而活着。鸟为食亡,人为财死,许志永为道存。

一个人只有这样,才能够不生忿忿之心,不至于恨恨而死。被打几个耳光,忍受肉身的折磨和凌辱;唤不起民众和“知识分子”,腹背受敌;看不到转机,道路漫长且孤单;所有这一切又能怎么样呢? 许志永已有能忍受这一切的力量。任其他人醉生梦死,卖身为奴;任其他人圆滑虚伪,既拒还迎;任其他人卑劣下作,鬼鬼祟祟;任其他人昏庸愚昧,倒行逆施。我想,许志永对此不可能无所感,但他也不会过于为之所动,他自有岿然不动的定力,把最大的精力,用在最需要自己的事业上。他别有自己的力量之源,不假外求,发自内心。他的内心之不同,在于有道的伴随。

所以他不需要世人的赞美,不需要历史的铭记,活着的意义,仅在于看到道遍施于地,看到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公义、有爱的中国。作为职志,不需要英雄感的支撑,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样的清醒、单纯、坚韧,这是我爱的许志永。世人或推崇钱理群的真诚,刘晓波的勇气,秦晖的学问,但我独爱许志永细致入微的爱心,与得道的智慧。在这片纷乱野蛮的大地上,许志永的存在,彰显了一种独到的、无可替代的价值。

可是这样一个许志永,也被投入监狱了。一个容不下许志永的集团,会是怎样的物事?作为中国人里所能产生的最好的知识分子,人类文明的精华,所有精神花朵中最洁净美丽的蓓蕾,居然也要被摧残,被抹杀,这是何等可怕的现象?那些生活在邪恶之中而不自知的人,妄图毁灭正义,劫持他人,永安于黑暗之中,这可能吗?幸而道生万物,还不可能灭尽。在香港,在台湾,在网络间,在书本里……

“幸而”,许志永的刑期也“只是”四年。快了吧,重回人间的许志永,仍然会继续自己的路吧?今天是端午节了,我想念许志永,在监狱里,你也会跟狱警和监友们谈谈公民意识,谈谈悲悯与爱吗?世人或以为你是不幸的,你也确实不幸,吃了很多无谓的苦,但我想,或许你也有自己的幸福,那幸福来自于内心,你的内心因为有道而光明,这不是自欺欺人。如果有人不懂,那就让他们不懂去吧。

文章的最后,我从还可以翻墙看到的你的文章中摘录一段吧。你的文章写得太好,可摘录的实在太多,这一段并不最具摘录意义,但我为了省力,也不再多找了:

国宝:我就奇怪,你从小成绩很好,家庭也没遭受什么迫害,毕业工作也都顺利,本来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为什么走上了这条路?凡事都有因果,因是什么呢?

我:你以为人都是为自己活着,只有遭遇不公才会反抗,只有发生了不幸事变人生轨迹才会改变,这个逻辑不适用我。我有能力在这个体制下过上富裕舒适的生活,也不觉得自己受过什么迫害,每次被非法限制自由甚至被殴打也都是为别人,这是应有的担当。可是这个国家有那么多人遭遇不公,那么多人受到伤害,根源在于专制制度,专制必须结束。读初三那年确定理想的时时候没发生什么事,那时生活半径不超过10公里,所以,我相信天命。如果非要找因果的话,这是一个民族的命运,历经如此多坎坷磨难,是该涅槃为一个自由、公义、爱的新生命了,这就是我来到这世间的因果。 转自:大树之家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7-06-0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11期,2017年6月9日—6月2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