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丁咚:一次选举背后的变局

2020年01月16日

台湾地区新一届选举已尘埃落定,蔡英文以较大优势获胜,韩国瑜掀起的韩流潮未能延续其强劲声势,兵败滑铁卢。这是预料之中、但同时亦是危险的结果。

台湾新一届领导人选举之所以重要,就因为其带来的新任期处于一个十分关键的时间点上——与美国新一届总统选举所产生的任期高度重合。

而美国对华政策转型进入深水区,从战略对手到战略敌人定位的最后界限越来越近。

在此背景下,美国新一届大选不久后也将进行,新的美国总统任期在美中关系演进中具有承前启后的关键意义,可能决定未来数十年的美中关系。

这就意味着民进党当局很可能将成为美国对华政策转变的组成部分和重要因素,美台关系在西太平洋乃至整个印太的意义比重将越来越大。

在蔡英文的第一任期,两岸关系持续恶化,美国借机以国会为主导陆续出台了有利于台的法案,美国政府对台动作亦频频,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台关系实质化持续推动,在新的国防授权法案中进一步将其“实化”和具体化。

基于此,在蔡英文新的任期,随着两岸关系紧张加剧,美台对彼此的战略需求将上升到新高度,因此势必更加同声共气,导致美国的介入力度进一步加强、范围进一步扩大。

美国对台介入首先依据的是“台湾关系法”,但多年来受制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别是受制于其整体对外战略,美国将中美关系大局摆在首位,恪守底线。

不过在其对华定位质变,“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重返历史舞台的情况下,它将更多地从美中两大国战略竞争和地缘战略格局下思考和规划台湾的方位和美台关系。如果美中关系跨越最后界限——战略敌人,那么它还将升级其对台战略。

作为自称的一项“包容性”战略,“印太战略”已经并将继续成为美台关系的重要纽带与合作途径。

台湾当局敏锐地从中觉察到其政治和战略价值,早在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中首次将中国界定为“战略对手”,并声称轰轰烈烈的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正在展开之后不久,蔡英文就呼应美方倡议,在会见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时,主动提及“台湾是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的相关方”,可以在这个地区做出更多的贡献,稍后又说,在大国博弈中,台湾也可以成为“棋手”。

次年5月蔡英文在与日本代表团会谈时再次称,台湾乐见印太战略形成,并愿意加入其中。

在新一届竞选的冲刺阶段,蔡英文政府强调“将在台美良好互动基础上,持续深化台美紧密安全伙伴关系,共同促进印太区域的和平、稳定及繁荣。”

从美方来看,其国防部于2019年6月1日首度发布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报告》中明确将台湾纳入其中,称“作为印太民主地区,新加坡、台湾、新西兰和蒙古”是美国的可靠、得力和固有的合作伙伴。

由此可见,在美方的规划中,台湾在印太战略中处于仅次于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地位,事实上已经成为该战略的“棋手”角色。

美国在西太平洋拥有持久的战略利益,随着国际局势演变和美中关系剧变,该地区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美台双方自觉地将双方关系纳入到“印太战略”的框架和体系下,从美国的角度来说,是要以此为重要抓手,构建西太平洋的地缘战略秩序,确保其在整个印太的领导地位,并预应美中关系进一步质变,在必要的时候将台作为遏制大国的桥头堡;从台湾的角度来说,是要依靠“印太战略”,保持并深化与美国的战略和实质联系,在对抗大陆中占据有利方位,在美方的军事威慑和保护下,确保其安全。

政治意义是美方的第二个考量。印太战略的前缀是“自由和开放”,台湾被视为“民主地区”,在美国的战略蓝图中,异质的台湾将在对抗大陆中起到前锋作用,并与某个已经处于动荡态势中的地区形成联动,对陆形成巨大心理和现实压力。

台湾在军事上具有独特意义。一旦新型冷战全面开动,台湾就是第一岛链中“不沉的航空母舰”,与日本、菲律宾连成一线,向北它可以继续向朝鲜半岛拓展,向南它可以将整个南海纳入囊中。美国正在大力实施的“航行和飞越自由”行动以及对南海地区局势的介入,如果放在这个架构下观察,就可以看出其深远图谋。

无论如何,两岸关系的紧张,为美国提供了机会,台湾也从中获益;如果两岸关系继续恶化,美国将得到更大机会,台湾也将如虎添翼。如果不能认真反省,汲取教训,该地区将进入多事之秋,在今后三年,多个大国都面临换届的背景下,武力冲突的风险亦将水涨船高。

转载请署名“丁咚”且注明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印太观察’(shishiruijian)”。

 

——转自新世纪(2020-01-1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8期,2020年1月3日—2020年1月16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