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胡平:谁是投降派?谁是强硬派?

New!
2019年07月19日

7月4日,香港《苹果日报》引述北京消息披露,中美共10轮谈判得出的协议草案,在中共内部引发激烈争斗。

4月底的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将协议草案交付常委表决,赞同协议草案的有3位常委: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和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反对协议草案的也有3位:中共人大委员长栗战书、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以及常务副总理韩正。最后是习近平投下决定性的一票:反对。其后,协议草案又拿到政治局讨论,25名政治局成员以大比数通过了上述投票结果,这份协议草案因此被“判处死刑”。

《苹果日报》披露的这个内部消息,北美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在6月14日就已经披露过,最早披露这一消息的是明镜网,时间是6月5日。根据这则消息,主持贸易谈判的副总理刘鹤遭到内部批判。因为刘鹤主持贸易谈判是得到习近平充分授权的,习近平本人也亲自过问了每一轮谈判,于是很多人得出结论,是习近平迫于党内强硬派的压力,才不得不做出推翻协议草案这一重大改变。

我们知道,就在上个月(6月),中共官媒接连发表文章狠批“崇美恐美”言论,狠批“对美投降派”。按照上面的说法,中共官媒大批判的矛头所向就是刘鹤,甚至就是刘鹤的后台习近平。

我对这种说法高度存疑。以往的事实证明,要说在中共高层谁是强硬派,习近平才是最大的强硬派。习近平推行国进民退,中共宣传部门鼓噪“厉害了,我的国”。贸易战开打之初,习近平又提出“以牙还牙”,可见其立场之强硬。只是贸易战打响之后,中国经济受到不小的损害,党内体制内一些主张经济自由化的官员和学者借此机会倒逼改革,迫使习近平从原来的强硬立场后退,做出若干改革与让步,于是就有了前阶段与美国达成的协议草案。

可是后来,习近平又听信了另外一些强硬派官员和学者的观点,认为中国根本不需要做那么多让步,美国方面也有很多麻烦,因此中国完全可以杀个回马枪,把原来答应过的一部分让步收回来。既然习近平原来答应让步是迫于党内体制内温和派的压力,本来就心不甘情不愿,因此那种主张杀回马枪的观点正中其下怀。可是由于原来做出的让步都是习近平本人批准的,自己再出来反悔未免不像话,所以就以政治局常委开会的名义,假借亲信同僚之手把协议草案推翻。在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的头号亲信栗战书带头投下反对票,可见其心领神会。这样一来,习近平就可以回归到他本来就偏爱的强硬立场,同时又趁机发动一场大批判,批判“对美投降派”,为“厉害了,我的国”翻案,打压党内体制内那些温和派。

由于中共当局的出尔反尔,导致原本已接近达成协议的中美贸易谈判再次陷入僵局。中共当局是怎样出尔反尔的?我想,我上面的解析也许更符合实际。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7-1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6期,2019年7月19日—2019年8月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