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Knowpia:把富国快速搞成穷国,只需这三招(图)

New!
2019年09月24日

 

当全国人民都为“大救星”而欢欣鼓舞时,国家的末日已经不远了——张鹏

(我于2019年2月发了此文,结果点评踊跃,很快超过了公众号的限制,即每篇文章只能公开100条。但没有发出的许多点评都非常有深度,所以,我决定重新发布此文,以便再开放100个点评。本文仅限于讨论外国的情况,不涉及中国政治,请各位在点评中严守这一原则,千万不要使用敏感词。)

 

最近全球媒体都在报道委内瑞拉的动荡,包括它的经济崩溃和难民潮。但这个国家的矿产资源之丰富让其他国家羡慕不已,它的已探明石油储量位列世界第一,天然气、煤、铁矿等也有巨大的储量。可以说,这个国家的人民根本不需要像中国人那么勤劳就可以取得比中国人均高几倍的收入,早就可以进入发达国家的水平。

另一个在前几年也让世界刮目相看的国家是津巴布韦。它也是一个矿产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非洲南部国家。在1980年独立之初的津巴布韦被誉为“非洲面包篮”,来自津巴布韦的粮食养活了非洲的饥民。当时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曾一度仅次于南非,位居非洲第二。这里的人民可谓安居乐业,生活一片欣欣向荣。此时津巴布韦的货币也相当坚挺,1津巴布韦元兑换1.47美元。

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两个国家的现状:分别成为美洲和非洲最贫穷的国家,货币贬值上亿倍,人民纷纷外逃。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短短十几年到二十多年。为什么两个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在短期内变得民不聊生、一贫如洗?其实,他们走到这一步的原因可以用12个字来总结:两个伟大领袖、三个爱国大招

两个领袖是指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他们曾经是全国人民爱戴的民族英雄,是大救星。他们上台后首先做的是对外政策上坚决反美,对内政策上采取了被广大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的三个爱国大招

 

第一招:国进民退

委内瑞拉是典型的国进民退失败案例。其做法是将国家的资源集中在政府官僚们手中。委内瑞拉政府的国有化进程非常迅速,在钢铁、铝工业、国有旅馆建筑、造船等领域大肆扩张,建立中央集权的国有企业。同时,政府实施严格的价格控制,结果导致政府赤字大幅度增长,债台高筑。

津巴布韦也是国进民退的激进案例。从90年代开始,执政党实行左翼色彩的意识形态,津巴布韦总体上拒斥私人资本的存在。国进民退导致生产效率低下,而公务员队伍庞大。要养活这么多吃皇粮的人,唯一的办法是印钞。结果,极度的通货膨胀让津巴布韦沦的货币等同废纸。

 

第二招:劫富济贫

2011年初,委内瑞拉政府颁布了新规定来对付石油公司的“暴利”:当油价超过70美元每桶时,企业须将超额收入的80%交给政府;当油价超过80美元每桶、90美元每桶时,上交比例分别达90%和95%。

查韦斯政府的这些作为导致委内瑞拉石油产业的投资和产量都出现了严重下降。被查韦斯打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私人资本纷纷出逃。而国企的效率极度低下。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尽管在油价持续上涨的年份中,委内瑞拉自1999年起的累积经济增长率在南美洲七大经济体中最低。

查韦斯自称为人民的领袖,在食品越是短缺,政府却越是热衷于价格管制,甚至为12种“基本食物”制定了最高价格,严禁涨价。政府还热衷于在一些“贫民社区”的连锁超市中提供廉价商品,这里每一件商品包装上都印着“宪法保障人民的权利”的字样。当然,并非每一个委内瑞拉人都有幸成为这里的“人民”。

津巴布韦做得更绝,他们直接没收白人农场主的土地分给黑人。但后者根本就不会经营管理,结果全国很快陷入极度饥荒。

 

第三招:闭关锁国

委内瑞拉的主要做法是限制国际贸易和打压外资。查韦斯做了两件事:将石油放出去让国外资本投进来;将石油收回来让国外资本滚蛋。另外,该国实行玻利瓦尔社会主义实践,可以用简单一句话概括:只要是美国支持的,他们就反对;只要是外国资本掌控的,他们就没收。

津巴布韦的做法也有一样,他们以外国资本掌控本国资源的担忧为由,对外企和外资的打压让其很难在津巴布韦落户。结果导致外国投资不足,国际贸易停滞,加上国内公共开支以及随之而来的庞大公务员规模让津巴布韦的财政迅速崩溃。
 

小结

你一定会可怜两个国家的人民,把他们的不幸归罪于两位领袖。但我不这样认为。看看这些饿得半死并拼命喊口号要推翻政府的示威者,正是当年拼命喊口号拥护“伟大领袖”上台、参与抢夺富人和外资财产的“劳苦大众”。穷人们虽然曾经抢到了富人的财产,但他们将一个国家的经济与社会体制彻底摧毁了。结果如何?真正有钱的人早已经移民国外。而穷人们比以前更穷了。这是不是一个愚昧民族应该付出的代价?

 

——转自knowpia.k76(2019- 09-0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0期,2019年9月13日—2019年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